第一百八十五章:镜头语言。
    “总算是开机了,这部戏我可是念了好几个月了”周巡上完香后,长出了一口气

    众人相互看了看,随即大笑,都是老演员了,难得看到一部好剧本,自然是心痒难耐

    高群树见众人都已经跃跃欲试,就笑道:“那就开始吧”

    “风声,第一幕,第一镜,action”

    华东日军司令部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杀手被绑在刑具上,王之文饰演的特务处长王田香正拿着一把刷子,对着女杀手笑道:

    “嗯,真香啊,这是一种香料,从锡兰来的,八妞最喜欢,说吧,早晚都得说,你的情报是从哪儿来的”

    原先陈国富的剧本上这种香料是从斯里兰卡来的,后来经过编剧组核对发现,1940年的斯里兰卡应该叫锡兰,直到1972年才改的名

    “咔,再来一条”

    其实这个镜头,王之文的表演已经堪称出色,一般人演这种阴狠的角色,即便是笑,也是冷笑,然而王之文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的笑是真笑,然而偏偏是这种真笑,才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不过电影不比电视剧,只要没什么问题就能过,拍电影,很多时候,导演觉得一个镜头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时候,重拍几遍那都是家常便饭,其实有时候,后面拍的几条,还不如第一条来得自然

    “咔,这条过了? 派饭”终于? 拍到第三条的时候,高群树满意了

    实际上周行也看不出来? 第三条跟第一条演员的表现有哪里不对

    “第一条的时候? 阳光是整个洒在女杀手身上的,第三条的时候? 阳光只是照在她脸上,身体藏在黑暗当中? 这样的光线对比能够更加突出女杀手此时的状态? 这就叫镜头语言”

    周行暗自翻白眼,好吧,果然当导演的必须是文艺青年,要是放在周行这里? 要么让灯光师营造出类似的效果? 要么就等到阳光能够达到需要的效果时再开拍

    当然,吐槽归吐槽,周行也不得不承认,导演对于镜头语言的掌握,是一般演员无法理解的

    “聊什么呢?神神秘秘的”女杀手? 不,应该是刘微微走了过来

    要说起来? 刘微微跟周行也算是老搭档了,当初【征服】里? 她饰演李梅,也就是一直跟在刘华强身边的女人? 然而? 实际上? 她是高群树的女朋友

    “我这不是羡慕老高嘛,就他这熊样儿,还能找着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早知道我当初考什么表演系啊,还是导演好”周行调侃道

    刘微微脸都红了,没好气的啐了一口:“呸,少来,你们男人背地里肯定没说什么好话,你可别带坏我们家老高”

    高群树冲刘微微竖起大拇指,一副还是你了解我的样子,周行一阵无语,一大早就被喂了一把狗粮,这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

    当然,闹归闹,周行也没闲着,在这部戏里,武田有大段的日语台词,其实作为专业演员,开拍前就应该做好准备,不过去年年底的时候,周行忙着跑【叶问】的路演,一直没时间练习

    好在他的记忆力已经达到100,练习起来进步神速,请来的日语翻译很快就失业了

    午休过后,拍摄继续

    在华东司令部,周行饰演的武田快步走在地牢过道中,就在他走过路口时,两个人从黑暗中钻了出来

    “武田长”王之文饰演的王田香鞠躬道,另外一个男子提着一个小箱子,摘掉帽子,笑容可掬的弯腰

    武田脚步一顿,转身看向他们

    “您一定就是六爷,久仰”周行这一段别扭的普通话台词,却让现场众人眼前一亮

    什么叫台词功力,这就叫台词功力,学习一本语言对于演员来说,其实是基本功,而像周行这种在普通话当中夹杂着日语口音的,却不多见,因为人总是有惯性的,当你学会一样语言的时候,就会很自然的脱口而出,这可比单纯讲日语台词要难多了

    “不敢不敢,太君的汉语说得实在是太好了哈”饰演六爷的这位始终笑眯眯的,他的笑容带着一丝讨好、谄媚,看上去这个人似乎人畜无害,然而,实际上,他却是另地下工作者都闻风丧胆的存在

    “那女的很硬,用尽了一切手段,都不肯开口”王田香面色平静道

    武田微微点头:“那请六爷就对了,一切就拜托了”

    “咔,休息十分钟,再来一条”

    周行披上大衣凑到监视器前问道:“老高,演六爷这位有点眼生啊,哪儿找来的?不简单”

    虽然仅仅只是打了一个照面,周行对这位六爷印象还是挺深刻的,怎么说呢,他看起来笑眯眯的,却莫名的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一个演员的积累,他往那一站,就能带你走进人物,这是很难得的

    “哦,你说吴刚啊,老演员了,虽然不怎么出名,不过人艺出来的,演技那是没得说”高群树道

    好吧,一听是人艺出来的,周行就明白了,啥也不用说,人艺这块牌子实在是太响了,但凡是在人艺舞台磨练过的演员,出来演个电视剧什么的简直跟玩儿一样,专业技能点满的那种

    在津门的拍摄还是比较顺利的,整个过程只用了一个半月,当然,也跟津门的戏份在整部剧里的篇幅比较少有关

    三月下旬,剧组留下一部分人还原津门金融街,剩下的全都转场去了大连,裘庄的戏份,才是全剧的**与难点

    “芜湖,还是海边的空气好啊”

    裘庄内部租用了许多古董,正在进行最后的陈列,为了确保这些古董的安全,剧组暂时还没有入驻,趁着这几天,周行作为老板,就带着一众主演开始在周边赚赚,就当是旅游了

    周巡跟李兵兵相互挽着手,赤着脚踩在沙滩上,剧中的李宁玉跟顾晓梦是闺蜜,为了培养默契,周巡跟李兵兵甚至从津门开始就一直住在一间套房里相互熟悉

    其实在此之前,周巡跟李兵兵的关系算不上要好,虽然同在一家公司,不过年龄相仿的女艺人始终要面临竞争,有时候关系太好,反而容易反目成仇,还不如关系淡一点,争夺资源的时候也给大家留有余地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周巡跟李兵兵的关系倒是突飞猛进,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到了大连自然少不了吃海鲜,其实周行原先并不怎么喜欢吃海鲜,不过到了大连之后,逐渐就喜欢上了,这里的海鲜新鲜不说,还贼便宜,都是直接从渔船上收上来的

    “来,我敬大家一杯,这可是我从尔东生导演那里赢来的好酒,存了好几年一直舍不得喝”周行作为老板自然要顶上去

    “是嘛,那可得尝尝”

    众人一阵起哄,气氛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搞艺术的人嘛,都是性情中人,气氛起来了,就玩儿起了击鼓传花的游戏,高群树主动担任鼓手,拿着筷子一个劲的敲碗

    “唉,苏友朋,到你了”

    苏友朋也喝得有点多了,丝毫不怯场,清了清嗓子,用戏腔长了一段:“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这段时间苏友朋为了白小年这个角色也是下足了功夫,特意找了京剧师傅学了好几个月,别说,还真有模有样的

    击鼓传花继续,下一个遭殃的是周巡,她直接拉着李兵兵,二人跳了一段双人舞

    .......

    转过天,到了下午,裘庄的布景已经全部完成,剧组也开始正式进驻,不过高群树并没有忙着拍摄,而是一直等到晚上,开始拍摄五位主角初到裘庄的戏份

    “风声,第23幕,第356镜,action”随着高群树一声令下,所有剧组成员都开始进入高速运转状态

    漆黑的夜里,山间小道上,一辆小汽车依靠着两束前灯的灯光缓慢的前行,汽车内部,坐了五个人

    金生火跟吴志国坐在一边,顾晓梦跟李宁玉、白小年坐在一边,其实这个镜头也从侧面告诉观众白小年的“特殊性别”

    有意思的是,高群树还让顾晓梦手里拿着一支花,也不知道是为了分割画面,还是有什么隐喻

    不过下一刻,顾晓梦就捂着嘴把头伸向窗外,呕吐起来,等到她再回到车厢里时,她手里的花却不见了

    “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周行问道

    高群树却坏坏的一笑:“放心,后面顾晓梦回来的镜头我会直接剪掉的”

    好吧,原来导演都是这么玩儿的

    前往悬崖裘庄的桥上,众人四处张望,发现这里守卫森严,四处都弥漫着一股杀气

    “这特么什么地方啊?一塌糊涂”顾晓梦吐槽道

    “裘盛怀的别业,这里被日本人收啦,改成了行宫,专门招待高级军官”白小年如数家珍,其实也展现了他的小心思,其实他也希望能够在异性面前展现自己的,这是雄性与生俱来的本能,哪怕他是那样一种情况

    “看来今晚的会议非同小可啊”金生火憨憨的道

    白小年瞥了一眼远处:“说不定,会要了谁的命”

    “为什么?”金生火心下一惊

    “看不见特务处王处长来了吗?”显然白小年是很瞧不上王田香的

    “老王?”

    王田香暗藏深意的笑了笑:“大家好,请大家先回房休息,半小时后会议室见”

    “回什么房啊?开完会赶紧回去,什么都没带啊”顾晓梦其实已经觉得不对劲了,她现在之所以极力抗拒,一是在极力想要洗脱自己的嫌疑,二是,这也符合顾晓梦的人设,毕竟在敌人眼里,顾晓梦是个后台极硬,生性跳脱的大小姐

    “顾小姐稍安勿躁,先回房”王田香笑着看向顾晓梦,说完,整张脸却立马蹦了起来

    这里也暗示了王田香对顾晓梦的爱意,其实结合王田香本身的性格来说,他喜欢顾晓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作为特务处长,他就像是一只住在阴冷潮湿井里的一只癞蛤蟆,而年轻貌美,有后台,生性天真浪漫的顾晓梦,就像是一只白天鹅

    癞蛤蟆哪有不想吃天鹅肉的?

    “走”白小年第一个带头走了进去

    这里也说明了白小年的有恃无恐,仗着跟司令官的关系,他压根就瞧不上王处长,在他眼里王处长只是司令官的一条狗,他自信,这条狗不敢咬他,因为这条狗的缰绳就握在司令官手里

    “二号机位,这里给两块表一个特写,然后快速转头,对准会议桌,明白吗?”高群树正在现场调度

    周行好奇的问:“为什么要这样给镜头?”

    高群树笑道:“你小子最近问题有点多啊,不会是演员当腻了,准备来抢我们导演的饭碗吧?”

    “别说,还真有可能”周行玩笑道

    高群树也没再打趣,指着墙上的两块钟:“右边的这块标记着东京,左边的这块标记着金陵,你再看这上面的光,金陵在明,东京在暗,伪政府在明,日本在暗,这也是再度提示观众们当时的大环境”

    “待会儿你们演员就位之后,镜头甩过去,顾晓梦五个加上王田香,他们在明,而你饰演的武田隐藏在黑暗里,两相呼应,这就叫镜头语言”

    好吧,学到了,其实很多观众都认为导演嘛,不就是坐在导椅上,拿着对讲机对别人吆五喝六,演员演得不好就骂得狗血淋头,摄影有摄影师,灯光有灯光师,群演有副导演,好像导演也不是那么重要

    好像,我上我也行?

    然而,事实上,作为一名合格的导演,需要掌握得东西实在太多了,别的不说,就这样的镜头语言,很多非专业导演可能一辈子都看不懂

    “鬼谷子泄露天机,白鸽票必胜......”金生火拿起假情报读了起来

    其实之所以第一个拿起假情报的也只能是他,因为按照人物关系刻意安排的,白小年是司令官的宠儿,他才不在乎这些东西

    吴志国是个武官,压根看不懂,而顾晓梦跟李宁玉已经经手过情报了

    而金生火虽然是军机处长,却是裙带关系,他心思压根就没在工作上,这下突然把他叫过来,这才想着赶紧看看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