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座位的重要性。
    进入裘庄前一段的戏还算是比较轻松的,白小年跟顾晓梦都是背景很硬的人,吴大队长也是手握兵权,王田香跟武田不敢轻易动他们,要不然依日本人的尿性,他们早就玩完儿了,这也是白小年有恃无恐的资本

    不过王田香跟武田之所以不动他们,实际上是在暗中观察、分化他们,想要让他们自乱阵脚

    “哎呀,早知道今天早餐这么丰盛,我就少吃点了”

    到了拍摄现场,苏友朋笑道,不过他现在有点入戏太深,即便是不拍摄的时候,也是捏着嗓子说话,有点怪声怪气

    周巡就打趣道:“哟,苏姐姐这嗓子唱青衣可惜了,应该唱花旦啊”

    “哈哈~~~”

    苏友朋没好气的啐了周巡一口,在场众人却都笑得不行

    张涵予看向高群树道:“高导,我这正好早晨没吃,要不先垫点儿?”

    结果再一回头,英大已经吃上了,众人赶紧一窝蜂,一桌子早餐就这么被祸祸了,其实也不怪他们,主要最近这段时间拍戏太折磨人了,经常一拍就是凌晨两三点,早晨七点钟又要起床赶拍第二天的戏,是吃也吃不好谁也睡不好

    周巡就更严重了,她是典型的体验派,一旦代入人物,就很容易出不来,即便是累得不行也经常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少吃点儿,别待会儿真正拍的时候吃不下”高群树倒也没阻止,实际上他比演员还要累,主要还是为了赶上映时间,所有入选献礼片的电影都要在八月份成片,之后还要进行审核

    周行也趁机吃上一口? 虽然这场戏没他什么事儿? 不过最近跟着高群树一起倒是学到不少东西,所以即便是可以休息? 他也一直待在片场

    “行啦? 差不多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儿是难民营呢? 道具,把这些都收一下? 一样重新上一份? 对,那盘没动的就别拿了”高群树苦笑着调度现场

    “风声,第36幕,第589镜? action”

    苏友朋饰演的白小年站在楼梯上? 随着高群树这么一声缓缓走下楼梯,现场摄影师跟着他的视角一起下楼

    “嗯,来了小白,等你呢,看看吃点什么?”王之文饰演的王田香就像是个早餐店老板一样招呼着

    白小年坐下之后看了一眼? 怪声怪气的说了一句:“这么丰盛?吃的上路饭吗?”

    桌上众人反应各不相同,金生火却一下子噎住了? 把嘴里半个煎鸡蛋吐了出来,一阵咳嗽? 顺带把筷子甩在桌子上,不满的看着白小年

    实际上? 这句话也透着白小年的底气? 一般心虚的人对死啊? 上路啊之类的词汇都比较避讳,例如金生火,而白小年却能够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显然他心里是有底气的,第一他不是老鬼,第二,他有后台,丝毫不把王田香放在眼里

    王田香干笑了两声:“你呀,就爱说笑,老唱青衣可惜了,可以试试花旦”

    实际上,王田香这句话就是讽刺白小年的,在京剧里青衣一般是端庄娴静的女子,而花旦一般是天真活泼的少女或性格泼辣的少妇,不管哪个用来形容男人,明显都不是什么好话

    这也是剧本后面王田香找白小年谈话,白小年会说:“我那谁的黑底都有,包括你”的原因

    按照道理,王田香怎么说都是特务处的处长,而且武田已经露面,就算白小年不怕王田香,也应该给武田点面子

    显然王田香这句话狠狠的刺痛了白小年的自尊心,有点类似于,同样是狗,你凭什么瞧不起我?

    然而,白小年毕竟太年轻,江湖经验不够老道,王田香这条狗可是专门咬人的,所以他从来不叫,这也是为什么王田香发现白小年的笔迹跟老鬼相似之后,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动大刑的原因

    王田香作为经验丰富的特务处长,他怎么会不知道笔迹很容易造假?但是那都不重要,只要有了这个借口,他就能整死白小年,试想一旦他连司令官的“旧情人”都敢动,以后谁还敢瞧不起他?

    当年吕雉为什么能够把控汉朝朝政那么久?因为她杀了韩信,而且还是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试想韩信如此位高权重的王侯都能杀,还有谁是她不敢杀的?从此之后,文武百官都对吕后畏惧万分,威信自然也就立起来了

    “风声,第37幕,第595镜,action”

    早餐戏份拍完,王田香依次找五人谈话

    英大饰演的金生火是个老油子了,不仅不会承认自己是间谍,同时也没有出卖自己的同僚,这个老狐狸知道,这种时候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一定会被人记恨,他才不想引火上身,一通和稀泥

    “老王,你知道我,我这个军机处长说白了就是个屁,裙带关系嘛,我们家里跟司令夫人,那不是堂姐妹嘛,是不是日本人那边被渗透了?”

    然而,金生火这个老油子碰到了白小年这个不讲江湖规矩的年轻人,直接就把他的老底给抖了

    第三个谈话的是顾晓梦

    “不知道,不清楚,不确定,那你让我说什么?害人啊?”顾晓梦一如既往的跳脱,即便是这个时候,她依然能谈笑风生

    “不不不,决不能害人,电文是你经手的,再仔细想想,看哪里不对劲?”王田香离开了沙发

    周巡饰演的顾晓梦在这里停顿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嘴巴张了张,却在隔了一秒之后才开口:“所有的步骤都是按程序走的,没什么疑点”

    “你刚才想说什么?”

    “没什么”

    “刚刚,有件事过了你的脑子”

    周行在监视器里看到周巡整个镜头的面部特写,不得不承认,周巡的演技的确是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要是换个演员表达思索、迟疑,绝对不会像她这样,仅仅只是眨眨眼,说话慢上一秒

    这就是演员的创造力,剧本上只会告诉你此时顾晓梦在做什么、想什么,要说什么台词,导演跟副导演一般也只是负责告诉你该怎么走位,但是怎么去演,还是要靠演员去琢磨,说白了摆在演员面前的是一个躯壳,怎么为这个躯壳填充灵魂,这就考验演员的能力了

    角色的一颦一笑、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需要演员去根据角色的性格进行设计,一流演员能够把角色演得很像,而影后级别的表演,赋予的却是一个人物独特的灵魂

    “吴大队长看过电文,那天我给金处长传电文,吴大队长也在,按理说,这样的密电,不是业务主管,是不能看的,对吧?可是那天,吴大队长不仅没有回避,还上前看了一眼”

    顾晓梦的谈话完毕,之后就轮到了吴大队长

    张涵予饰演的吴大队长语气坚定:“本人追随汪主席多年,光受枪伤就有三回,倒是想你这样的人得了势,朝秦暮楚,谁知道你靠哪儿边儿?”

    “明白了”王田香这回倒是没有再憋着:“没抓到老鬼之前,大家还都是同事,您官又比我高一阶,我敬您三分,是给彼此留点余地,希望你平安走出这里”

    咬人的狗不叫,虽然王田香也很不爽吴大队长对他不敬,不过王田香还真没想把他往死里整,因为他也知道,特务处也就只配干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真正打起仗来还得靠吴大队长这种悍将,从这里也能看得出来,王田香是个极其聪明的人

    轮到最后一场对话,李兵兵饰演的李宁玉走过中间的客厅,周行饰演的武田正背对着她,似乎是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武田回身看了她一眼,二人四目相对,武田眼中似乎闪过一丝**的火焰

    李宁玉夹着烟:“您尽管问,但我就一句话,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也是五人中对话最短的一个

    这一段拍完已经是两天之后了,相比于之前的拍摄这段戏,算是比较轻松的,难度系数也不大,不过当高群树提出又要加班拍夜戏的时候,现场还是一片哀嚎

    场务开始布置现场,这是一场晚餐戏份,菜式都是刚做的,趁着还冒着热乎劲众人直接开动,毕竟,谁知道这场戏要拍多久,万一拍好几天呢?到时候还不馊了?

    原本没有周行的戏份,他是可以回去休息的,不过高群树却偷偷对他道:“怎么样?还顶得住吗?要不,我再教你两手?”

    “切,你不就是看我收工了,心里不平衡嘛”虽然嘴上这么说,周行还是留了下来

    现场布置好,高群树来到餐桌前:“来,张涵予你坐这边儿,跟英大坐这边”

    “苏友朋,你坐那边,就坐周巡旁边,李兵兵你跟周巡换个座位,你坐最外边儿”

    周行微微皱眉,有些搞不懂高群树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座次,难道仅仅只是为了跟来之前坐在车厢里一样,暗示白小年的“特殊?”

    “不明白吧?”高群树挑了挑眉:“不明白就对了,好好学着吧”

    “得瑟”周行没好气的吐气

    “风声,第38幕,第653镜,action”

    正式开拍,苏友朋饰演的白小年开始不断用筷子敲碗,镜头从楼梯甩下来

    周巡饰演的顾晓梦轻轻拉了拉李宁玉的手:“吃啊,想什么呢?”

    李宁玉笑了笑,眼神里却似乎透着忧虑

    突然英大饰演的金生火一拍桌子,众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

    “妖就是妖,它不是人,修行千年也成不了人”金生火骂道

    顾晓梦这个时候开始拱火了:“金处长,骂谁呢?”

    “兔爷,全不干人事”金生火这次是真气急败坏了,他可谁的黑状都没告,结果谁知道,白小年竟然把他的黑底全抖了出来

    “吃饭呢,炒什么呢?”

    苏友朋饰演的白小年终于停止了敲碗,拿起茶杯,装作要喝,然后直接泼在金生火身上

    金生火出离的愤怒了,他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是有点惊讶于白小年的跋扈,你告我黑状,我只不过是说两句,解解气而已,你居然还敢先动手?

    “卧槽,你大爷”

    说着就要去揍白小年

    周行眼前一亮,他终于知道高群树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座位了,白小年坐在金生火的斜对面,而金生火右手边是吴大队长,对面是李宁玉跟顾晓梦

    按理说,金生火要是真想打白小年,他应该走吴大队长这边,只是显然,吴大队长这个武夫肯定是不会拦他的,这样肯定就会打起来,金生火还真不敢跟白小年结下私仇,毕竟枕边风的威力可大可小

    果然如周行所料,顾晓梦跟李宁玉赶紧起身将金生火拦住

    不过让金生火没想到的是,白小年一点面子也不给,还在拱火:“别拦着,让他打啊,孬货,我就不信他硬得起来”

    这句台词就有点意思了,透着点.......暧昧?难道白小年跟金生火之间,还有点什么纠葛?或者说,白小年干脆就是金生火送给司令官的?他这个军机处长其实压根就不是跟司令夫人堂姐妹的裙带关系,而是靠白小年得来的?

    这下子金生火就有点骑虎难下了,白小年这话说出来,不打也得打了呀

    顾晓梦跟李宁玉这边还在劝呢

    “这是干什么啊?都是自己人”

    “你们别拦着我”

    就在此时,张涵予饰演的吴大队长突然一摔酒壶,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他的身上,金生火也赶紧借坡下驴

    “自己人顶个鸟用?造谣生非、含血喷人的都是自己人”

    顾晓梦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说她呢,见所有人都望着她,淡定的走回自己得座位

    还特意把椅子拉得一声响:“我,只是陈述事实”

    “事实,我让你看看什么是事实”吴大队长一扯衣领,露出半个胸膛,上面布满伤痕:“去年底打岳阳,老子身中两枪,一步没退,硬是拔了敌人两座碉堡,你在什么地方?上班看报纸喝茶,下班寻欢作乐”

    顾晓梦却反驳:“吴大队长,会打仗不代表你什么都对,高团长怎么着?少了一只胳膊,立功无数,还不是说投共就投共?”

    吴大队长气愤难当,就要走过去打顾晓梦,金生火只是试探性的拦了一下,没拦住,李宁玉却吼道:“干什么?你干什么?”

    “你给我散开,这没你事儿”

    “你动手?看你多英雄,有力气打女人?真有能耐你去跟日本人较劲啊!”

    周行看到这里不禁暗自佩服,原本以为这么安排座位只是为了给金生火跟白小年之间留有余地,没想到,同样的套路在同一个场景,居然还可以重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