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第一个杀青。
    晚餐上的两次冲突,第一次金生火佯装要打白小年,明明走吴大队长这边更近,却舍近求远,绕道走李宁玉这边,第二次,吴大队长佯装要打顾晓梦,本来他可以直接从白小年这边走过去,偏偏选择了另外一条最远也是阻碍最多的路

    显然,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真打,无非是发泄情绪,或者说做给王田香看而已

    看似软弱可欺的金生火,跟看似莽撞的吴大队长,实则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在那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活下来的都是聪明人

    “这一屋子都是死人啊?眼看着个大男人打女人?”李兵兵饰演的李宁玉拉着顾晓梦愤怒的上楼

    “都是自己人嘛,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王田香表面上这么说,实则暗喜,总算是把他们给分化了

    “咔,这条过了,收工”

    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了,走出裘庄片场,正值皓月当空,星光点点洒落,众人并排行走

    “唉,真过瘾啊,可惜......我只有几场戏就杀青了”苏友朋笑了笑,却又有些苦涩的说

    众人一听也都暗自叹息,圈内像【风声】这种从剧本、剧组、演员都无懈可击的骗子实在是太少了,前些年内地演员要给港台明星让位,做配角,现在好不容易内地演员也能出头了,却要给市场让路

    李兵兵突然看向周行,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周行会在自己演艺生涯刚刚达到巅峰,就开始向幕后转型,做演员的限制实在是太多了

    “假如我到了他那个位置,会不会也这么做?”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首先她还没有登顶,其次,电影市场实在太残酷了,小钢炮这样的常胜将军都在【夜宴】上栽了跟头,【风声】虽然是一部好电影,但是好电影能不能获得观众的认可,能拿到多少票房,都需要市场去检验? 她佩服周行的勇气? 却没有勇气跟他一样豁出去赌这一把

    转过天,白小年的审问戏份开拍? 如果硬要把【风声】分成两个部分? 前半部分还给观众留有侥幸心理,那么从白小年的审问开始? 日本人跟特务就撕掉了伪善的伪装,露出**裸、血淋淋的可怖面目

    阴暗的地下审讯室? 老式吊灯只能覆盖一部分区域? 许多地方都深藏在黑暗之中,压抑的气氛让人窒息

    “风声,第43幕,第835镜? action”

    苏友朋饰演的白小年浑身颤抖? 他四肢绑在刑具上,鼻子下面似乎还有鼻涕,再也没有之前精致、嚣张的气焰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王之文饰演的王田香俯身盯着他:“那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笔迹跟老鬼的这么像?”

    镜头在王田香两手拿着的纸上一扫而过? 然后就在镜头准备停在两张纸上时,王田香却突然撤回了两张纸? 这就给人一种,从白小年的视角在验证笔迹的感觉

    “有人想栽赃我? 肯定是的,肯定的”白小年歇斯底里的吼道? 面部因为恐惧已经开始扭曲? 再也看不到那张清秀的面庞

    这里? 王田香笑了,很开心的那种,白小年曾经的傲慢、嚣张、威胁,他可都是一笔笔的记着呢,咬人的狗不叫,猎犬咬住猎物,猎物不死,是不会放手的

    王田香给手下递了个眼色,手下开始解开白小年四肢上的锁扣,将他粗暴的拽了下来,又拖行了一段距离,白小年恐惧的挣扎着

    “咔”高群树看着监视器,微微皱眉

    众人都看向高群树有些不解,按理说苏友朋跟王田香已经表现得够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至于周行,他在这场戏里,就是个工具人

    高群树把过程又放了一遍,突然想到了哪里不对劲:“这里,拽着白小年胳膊拖行是不是显得特务太仁慈了?”

    “不拽胳膊拽什么?衣领?”饰演打手的演员试探性的问

    苏友朋想了想:“要不,就拽头发吧,我也觉得刚刚给的表情不够自然,可能痛反而会让我自然点”

    “那行,先试试吧”高群树点点头,表示赞同

    “苏老师,得罪了”饰演打手的演员先告罪,毕竟双方之间的咖位差得太远,对方要是记仇,他的日子可不好过

    “应该的,你大胆做动作,不然多拍一遍我就多受一遍罪,到时候说不定头发都薅没了”苏友朋玩笑道

    重新开拍,前面都很顺利,到了解开白小年锁扣之后,白小年开始奋力挣扎,而饰演打手的演员一把薅住他的头发将他摔在地上,然后开始一路拖行

    “啊~~~”白小年双手胡乱的挥舞,嘴里吼着、惊叫着,额头上的汗一点一点的往下掉

    “扒了他的裤子!”王田香冷冷的,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三号机位映入眼帘的一张刑椅,上面布满了锋利的钢锥,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椅子正中央的那枚钢锥竟然足足有十几厘米,细思极恐

    很显然,王田香就是要废了白小年,即便最后能够证明白小年不是老鬼,失去了司令官的宠爱,他在王田香眼里,也只是个臭虫,轻轻一捏,就能捏死

    在白小年的惊叫声中,王田香笑了,笑得很得意

    “咔,完美!这条过了”高群树冲苏友朋跟王田香竖起大拇指

    苏友朋这才喘了一口粗气,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而一旁的饰演打手的演员心虚的把手里薅下来的头发丢到一边

    “恭喜啊,最难的一关过了”李兵兵羡慕的祝贺着

    “谢谢”苏友朋眼眶微微发红,终于白小年的故事就要进入尾声,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些舍不得

    说来也好笑,他演过偶像剧,也演过大侠,白小年这个角色放在几年前他估计正眼都不带瞧的,可是今天,他却感觉如此伤感

    接下来的戏份,司令官终于登场,而饰演张司令的这位也是周行的老熟人了,【投名状】里的何魁,【征服】里的徐国庆

    这位绝对算得上是老戏骨了,别看一脸凶相,其实演过不少正面角色,而且他跟【风声】还有些渊源,04年的时候麦家的【暗算】改编成电视剧,他也在其中演过一个配角

    石兆其开场的第一个镜头,四平八稳的坐在后座,双手杵在一根拐杖上,不怒自威

    “司令”王田香显然挺怕这位司令官的,说话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张司令目光死死盯着王田香,突然站起来一脚揣在他胸口上,王田香被踹得整个倒在地上,却又赶紧爬了起来,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

    仅仅只是两个镜头,这位司令官的行事风格、做派都一览无遗

    周行饰演的武田他却笑出声来

    张司令丝毫不把武田放在眼里:“我管教我的狗,你笑什么?”

    其实也很正常,张司令的官职比武田高太多了,他平时接触的都是将级军官,武田在他眼里只是个小角色

    不过,武田似乎并不在意张司令的怠慢,冷笑着道:“您的单位有奸细”

    “什么奸细?”张司令突然瞪大了眼睛

    此时,武田用日语道:“挂尾中将已经委托我全权负责此事,他对您的信任因为这件事,打了很大的折扣”

    “有证据吗?”张司令明知道武田是在用挂尾中将压他,却也不敢怀疑,毕竟,伪政府要不是靠着日本人,早就完蛋了,得不到日本人的信任,他这个司令官屁都不是

    “去把笔迹单拿过来”武田这才用中文对王田香道

    王田香有些迟疑,白小年还没死呢,这时候要是让张司令插手这件事情,后果很难预料啊

    “快去”武田知道他在想什么又瞪了一眼,催促道

    很显然,武田对此还是很有把握的,他善于心机,他了解上位者的心思,别看张司令平时对白小年宠爱有加,实际上,一旦白小年出了问题,张司令一定会挥泪斩马谡,跟对方撇清关系,保全自己

    “如果是别人还就罢了,偏偏白小年是您的机要秘书,这个时候,您应该先选择自清才是”

    武田冷笑着跟张司令对视

    “咔,这条过了,收工”

    此时【风声】的拍摄已经进入后半段,时间也越来越紧迫,转过天,七点钟场务就已经布好了景

    “风声,第49幕,第1120镜,action”

    张司令跛着脚缓步走在地牢里,走到中间的一个水池,突然一只手扒住了池边,苏友朋饰演的白小年浑身是伤的抬头看向张司令,眼神中透着一丝惊喜、一丝哀怨

    “司令,司令,救,救我”

    然而,白小年满以为等来的救星,却狠狠的给了他一鞭子,这一鞭子也让白小年所有的幻想全部破灭,他抬头看向张司令满眼的不敢相信

    而张司令似乎是不敢面对他的眼神,狠狠的一顿鞭子抽了下去,眼眶中甚至还有泪光闪动,看得出来,张司令是真的舍不得白小年,但是那又怎么样?为了自己的地位不受到威胁,他还是要亲手杀掉白小年,以证清白

    “咔,这条过了,恭喜你杀青了”高群树走到水池边上将苏友朋拉了出来

    “这,就杀青啦?”苏友朋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恭喜”众人也都向他祝贺

    当天晚上,剧组还特意提前收工,周行做为老板,还请了个厨师做了一顿丰盛的送别宴,为苏友朋践行

    “不知不觉,这都六月份了,真希望能早日在大银幕上看到这部戏啊”苏友朋感慨道

    李兵兵不禁苦笑:“你得了吧,自己杀青了就来催我们,接下来我的戏份可是难度最大的”

    说完,李兵兵还特意瞟了周行一眼

    苏友朋离开的当天,剧组又来了一位新成员,王晶花带着白百何来报道,虽然这部戏里她演的只是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龙套,不过能露脸,还能有两句台词,对于她这样的新人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就两句日语台词,并不复杂,白百何念了两遍就开始正式拍摄

    李兵兵饰演的李宁玉被带到地牢,在白百何饰演的侍女引路下,来到一间刑房

    刑房里,并不是一直负责审讯的王田香,而是李宁玉,其实武田对李宁玉是有私欲的,从李宁玉被王田香叫去谈话,武田看她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随着大门被关上,镜头从李宁玉身上在房间里快速的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周行饰演的武田身上,而此时的他沐浴在灯光之下,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似彬彬有礼

    “你男朋友是话剧演员刘林宗”

    李宁玉有些畏惧只是用鼻音嗯了一声

    “你们是不是差不多一周没见面了?”武田道

    “是”

    “他在宪兵队”

    李宁玉闻言这才张大眼睛问:“他在宪兵队干什么?”

    “宪兵队是做什么的?”武田站起身,拿出李宁玉得履历撕成碎片

    随后缓缓走到她面前:“我第一次见你,就注意到你了,前额骨窄,颧骨凸高,鼻骨细狭,眼窝深大,面部水准线较突出,这种面相的女人心机很深,但表面却装作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你一直在演戏”

    李宁玉却并没有接话,而是愤怒的问:“你有什么证据抓刘林宗?”

    武田将一个工具箱放在桌子上,一声闷响,吓得李宁玉心中一惊

    箱子里有两格抽屉,每当武田打开一格抽屉,镜头就在他与李宁玉之间来回晃动

    “如果能够正面你不是老鬼,也就间接正面刘林宗的清白,我认为你给单位的生平资料是假的”

    武田带上口罩手套,端着盘子走到李宁玉身边:“听说你是一个密码天才,但是你知不知道,我们身体的所有部位都是密码”

    说着,就开始接李宁玉旗袍上的扣子,李宁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只要你能过这一关,你和刘林宗都能平安无事”

    “咔”高群树话音刚落,李兵兵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低着头,大口的喘气

    “对不起,我.......”

    一连ng五遍,李兵兵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却始终无法找准人物状态

    “要不,喝点酒吧?”周行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