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自作自受
    这座购物中心位于城市中心,地理位置优越,周围既有高档小区,又有商业楼宇所以平日里,这里便非常的繁华

    已近正午,往日热闹的路段却显得萧条,路上一个行人都看不见有风吹过,卷起了地上散落的宣传单,飒飒声中,宛如某国大片中世界末日般的场景

    “轰”巨响传来,一棵行道树被斩为两段,上半段整个栽倒砸塌花坛,激起了草叶尘土

    两道身影在商场室外停车场内交织缠斗,劲力四散,真气纵横在这般非人的力量摧残下,周围的水泥路面以及建筑车辆都遭了殃,要么破碎龟裂,要么被砸毁压扁

    “这、这还是人吗?”警署局长用望远镜观察着停车场的战斗,喃喃自语着

    其实他只能看到一灰一白两道影子在停车场的范围内纵跃翻腾,每一次接触,都回传来武器碰撞的声响,然后四周的物品便会被破坏而他的视线也赶本捕捉不到那两人的运动轨迹

    虽然早就在私下里隐约听说过一些“超凡武者”的消息,可如今见了,仍感震撼

    将镜头对准两边的楼宇,变故发生的时间太短,也根本没有提前的预防,所以这周围的人着实不少,在望远镜里,他清楚的看到办公楼中有不少人正举着手机摄像,只怕这里的画面已经传得满世界都是了,他将望远镜放下,眉头紧锁对站在一旁的陈宗问道:“上面有没有明确的说法?”

    “能劝就劝吧!”陈宗感觉嘴巴发苦,监督不利的锅他是背定了不过这消极的念头只在心中闪过,片刻后他便打起了精神,以后的事另说,先把显眼的事情摆平再说他悄声道:“网监局已经做了措施,善后的工作不必你我操心,现在得想个办法让这两个疯子停下来,否则事情会越闹越大”

    “劝?怎么劝?”局长眉头都快打结了,苦着脸:“喊话吗?他们能听得进去?”

    “那就只能动手了”陈宗叹气,正说话的功夫,又是一连串的巨响,一辆越野车被劈了开,残破碎片抛洒满地他猛地咬牙:“你们警署行不行?要不要部队进场”

    “不行?”局长眼睛一瞪,不觉的抬高了音量:“我可就等你这句话了”说罢转身就去布置工作了

    “注意别弄出人命,上面要活的”陈宗对着远去的背影喊了一句,又继续关注战斗,然后亲眼看着一道肉眼可见的剑气划过,随着脆响,购物中心的玻璃围墙碎了一大片

    见此情景,他忍不住又抽了口凉气,只觉牙疼……

    -----------

    “……的人听着,立刻放下武器……”

    停车场外响起了大喇叭的声音,战斗的双方尽管将注意力都放在对方身上,却也都听到了,只是两人谁也没有加以理会

    缘行实在没精力顾及,使用神足通的后遗症令他的脑袋一直嗡嗡作响,这么高强度的战斗他可是很少经历,尤其是面对一个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先天高手,尽管对方实力打折,可是只对战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吃不消了

    他瞥了眼远处举着电喇叭的人,过去毕竟常年混迹网络,对国家机器的概念可是非常明白的,知道要不是这场战斗没有让平民出现伤亡,官府只怕早就动手了

    只是情势不由他啊,若错过这次机会,谁知道既无诚信有没底线的桑梦玉又会搞什么幺蛾子,不趁现在将她送走,只怕将来会更麻烦

    “金蝉,怎么样了?”他在心内呼唤金蝉

    “可以了,传送门可随时打开”金色文字浮现在他眼前,着实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桑梦玉也不好受,她是可以吸纳天地灵气为己用,但这方世界的灵气太过稀薄,导致她怀孕后实力下降得厉害

    原本打算依靠这里的人群令面前的和尚投鼠忌器,还是有把握拿下对方的谁知方才广场内和尚救下小姑娘那一幕却让她迟疑了也许是怀着孩子的关系,原本不在乎俗人性命的自己竟在那时升起了恻隐之心,以至于错失了最好的出手机会

    眼下四周的人都离得远远的,自己再没故技重施的机会,更被和尚死死的缠住了

    “哼”她甩出一道剑气,然后抽身回退,口中道:“和尚,看你样子也挺不住,咱们罢手如何?”

    缘行却只是猛攻,一句话不说,现在对方说什么他都不会相信的,趁着自己力气未衰竭,先将她拿下再说

    可就在他再次出手的刹那,突地面色大变,顾不得头疼,神足通紧急发动,瞬间出现在停车场外围,又纵身躲到了一棵树后

    他都能察觉,已步入先天的桑梦玉的灵觉自然更加强大,只是没有缘行的神通手段,做不到瞬息百米,但她轻功精妙,双足点地身子便腾空而起而几乎同一时间,随着远处的一声脆响,她与缘行原本所站立的地方冒出股白烟,水泥地面出现了一个小洞

    狙击枪,缘行看到这一幕,眸子不由一缩看来两人在闹市显得太过肆无忌惮,官府当权者生气了,只动用狙击手已经算克制,如果用重武器,两人怕是谁也没跑

    想到此,缘行忍不住将身子缩到树后,彻底掩藏了起来,真不是他怂,他吃过这种亏,当初偷袭倭军炮兵阵地的时候,以为凭着自己的轻功和体魄,炸几门炮还不是手拿把掐?也就是在那一晚,他第一次吃到了枪子的滋味,现在想想都还后怕

    他现在内功大成,几乎已能称作金刚不坏可面对这种威力巨大的现代武器,也实在没有把握咳,谨慎点总是没坏处的

    他这边消停了,那头桑梦玉却是火大,先天高手的尊严令她无法像缘行那样去隐藏自己,更不忿于险些被自己一向看不起的普通人偷袭成功,身子刚一落在路灯杆顶,便冷哼一声,身子倒转挥剑一扫,路灯杆头被削下,然后她握住杆头,双脚在杆子上一踏,如离弦之箭般飞纵而出的同时,又将杆头甩飞出去

    待到半空中,气势已滞,就在即将下落的刹那猛地旋身,就这样又将身子拔高丈许,呈弧线越过了一大段的距离后顺势落下去,脚尖点在还飞在空中的杆头,又一纵身,竟是直接冲向街道对面的五层楼房顶端

    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看得缘行吃惊不已的同时却也暗呼不妙,知道对方已经起了杀人的心思,急忙运用神通冲了出去

    只是距离稍远,也过高,他的神足通目前还传送不了那般远,只能忍着头疼连续运用两次

    而就在他奔过去救人的同时,另外三个方向同时响起了枪声,而即将抵达楼顶的桑梦玉此刻完全暴露在狙击手的视线之下,已是避无可避了

    不愧是高手,在这种无处借力的情况下,她竟然将身子下沉半米,躲过了三发激射而来的子弹可惜,楼顶上的狙击手的心理素质极其惊人,即便面临着生死危机,也只是惊骇一下便清醒过来,他举枪便射,一发子弹瞬间出膛

    这下子真的避无可避了,桑梦玉只来得及在空中转个身子,堪堪躲开,但狙击枪可是会连发的,这时第二颗子弹已至眉心,她只来得及扭头,然后便觉左脸一凉,接着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啊……”一声惨呼

    这个时候,缘行却是已经赶到了,见状连忙抓紧机会大喝了声:“金蝉”

    一道光圈瞬间在下方出现,缘行又是一个闪身到了正捂着脸下坠的桑梦玉身前,一掌挥出,正好将她送到光圈内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出大变活人的和尚则借着反震的力道,身子撞破了四楼的玻璃窗进了楼内,正好躲开了射来的子弹

    在室内刺耳的尖叫声中,缘行捂着脑袋从一片玻璃残渣中站了起来朝窗外瞟了一眼后,对缩到角落的几个社畜笑了笑,便开门走进了走廊

    总算送走了他忍着头疼,一步一步地朝楼下行去,心中却是感慨万千

    其实,方才他挥出那一掌,原本是用尽全力的,对待桑梦玉的数次偷袭与言而不信,要说没有火绝对是假的,那一刻他真的忍不住起了伤人的心思,只是,在看到对方的腹部以及那张被子弹擦掉一大块的脸,伤人的心思竟是一下子放下了,临时收回了所有力道,只一股柔劲将对方送到传送门内

    至于今后如何,只能看桑梦玉自己的造化了

    若是她能信守承诺,这时候只怕早已回到了自己的世界,和恋人双宿双飞又何苦打这一架遭来官府的攻击?而若不是她忍不住想杀人,便不会被狙击枪的子弹擦中,伤了对女人来说万分重要的脸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缘行喃喃念了一句,又是长叹一声,才继续往楼下走去

    可没几步,头部刚刚消减的痛感又袭上来了,这次还伴随着牙疼,因为他清楚地听到一二楼传上来那杂乱急切的脚步声,恐怕,官府的人已经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