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一个母亲的奔溃
    灵绝木然地看着他们,丝毫不为他们的话所威胁,“就算我们整个岛上只剩一个人,也不可能让圣女离开”

    “你……”见他这么顽固不化,宫羽煌顿时气得不行

    君墨染和帝玄翎再次捏紧手里的剑,如果真的要鱼死网破,那也只能拼了

    见灵绝这么坚决地要留下小灵雪,鬼医忍不住开口道:“你们到底要留这个孩子做什么?

    她还这么小,她能为你们做什么?”

    花娆月也目光阴沉地看着灵绝,她也想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把小灵雪认作神女?

    灵绝看了眼鬼医,没有说话

    鬼医皱眉道:“这是人家的孩子,刚出生就被带走了,人家爹娘找了两个月,冤枉路不知道走了多少,眼泪也不知道哭掉多少筐了,你们这无缘无故就硬要人家的孩子,良心都不会痛吗?”

    灵绝闻言,血红的眸子晃了晃,看向花娆月

    “你们留下来,我可以把什么都告诉你们”

    灵绝再次开口,声音却是充满疲惫,也不再那么冷漠

    花娆月他们没说话

    灵绝便看向那个男人:“银树,通知下去,准备宴客”

    “是”

    银树应了一声,便立刻去传话了

    “请吧”

    灵绝看着君墨染他们比了个手势

    君墨染几人都面沉如水,谁也不想留在这里做什么客,可现在他们显然没有其他选择

    这个男人太厉害了,就算合他们三人之力,也只是打个平手,更何况他们知道这个男人还没出全力

    更何况他们的精兵还没来,现在他们想要光明正大的走,怕是根本走不了

    宫羽煌最机灵,凑到君墨染和帝玄翎耳边道:“先跟着去看看情况,看看晚上有没有机会跑路”

    三人对视一眼,便一起跟着灵绝进去了

    花娆月她们也带着小灵雪跟着去了

    灵绝说款待他们,还真弄了很多好酒好菜,只是全是海鲜,连素的都很少

    “圣女的事是我们不对,我们给你们赔罪了”

    灵绝先起身,朝君墨染和花娆月举起了酒杯

    银树也跟着起身,朝他们举杯

    君墨染和花娆月黑沉着脸,都没有想要搭理他们的意思

    灵绝眸子黯了黯,也没生气,自己将杯中酒喝了

    银树也跟着喝了杯中酒

    灵绝坐下,又看向旁边的红眼人

    红眼人们立刻奉上一碗羊奶,恭敬地放到花娆月面前

    小灵雪似乎是闻到了羊奶的香味,顿时便激动地手舞足蹈起来

    花娆月心疼地看着小灵雪,并不想她喝他们的羊奶,她抬眸看着灵绝:“我自己喂她,给我一间屋子”

    灵绝微愣了下,指着后面那件最别致的单独小木屋:“那是圣女的房间”

    花娆月懒得纠正他圣女的说话,抱着小灵雪便往小木屋去了

    君墨染担心她们有危险,便也跟着去了

    一家三口到了木屋里,君墨染放宽意识在屋里守着,花娆月则是解开衣服给小灵雪喂奶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小灵雪,花娆月每天都会自己挤一点奶,就怕会涨没了,没奶喂两个孩子

    花娆月解开衣服给小灵雪喂奶,可是小灵雪却直接吐了出来,不肯吃她的奶

    花娆月有些着急,试了几次,小灵雪就是不吃

    花娆月看着急得手脚乱蹬,却就是不肯吃奶的小灵雪,再也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君墨染见状,连忙过去抱她,他想要安慰她,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她,不,认识,我了……”花娆月抱着小灵雪,眼里的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她泣不成声,哭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就是刚刚她抱到小灵雪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哭过

    这话心酸地君墨染都红了眼,他立刻安抚地抚了抚她的背:“不是,她认识你呢,她之前还对你笑了,你抱着她,她也一直都没哭,母女连心,就算离开再久,她也不会不认识你的”

    “可,她不,吃,奶……”花娆月心里难受极了,哭得稀里哗啦地都打哭嗝了

    君墨染简直要心疼死了,他爱怜地轻吻着她的额角,红着眼睛宽慰她:“可能她之前吃惯羊奶了,别着急,再试试”

    不仅屋里的君墨染心疼,外面的花卿尘和花姒鸾听到花娆月的哭声,也都红了眼睛

    帝玄翎和宫羽煌他们,听着那委屈到极点的哭声,也没心情喝什么酒了

    就连对面的银树都惭愧地垂下了脑袋

    灵绝更是直接拿起酒坛,自己猛灌酒

    屋里,花娆月哭得正伤心呢,便感觉小灵雪在拱她,低头一看便看到小灵雪在喝她的奶了

    花娆月连哭都忘记了,就那么愣在那里

    见小灵雪终于肯吃奶,君墨染默默松了口气,立刻心疼地吻掉她的眼泪:“好了,不哭了,闺女都来安慰你了”

    花娆月闻言瞬间破涕而笑,低头亲了亲小灵雪的脑袋,有些自责道:“抱歉,吓到你了,下次娘亲一定不会再哭了”

    花娆月说完,小灵雪喝奶停了一下,睁眼瞄了花娆月一眼

    就在花娆月有些惊奇的时候,小灵雪又闭上眼睛继续喝奶了

    花娆月哭笑不得地摸了摸小灵雪的脑袋,她怎么觉得这小家伙好像能听懂她的话似的

    小灵雪像是饿坏了,喝了很久才终于松开花娆月,沉沉睡了

    花娆月抱着小灵雪亲了亲,才拉好衣服,看着君墨染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君墨染安抚地将她搂到怀里,看着小灵雪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小灵雪留在这里的,我一定会带你们回去”

    “嗯”

    花娆月轻声应了,她当然相信他

    就是她自己,也不会丢下小灵雪的

    两人在屋里待了一会儿,便抱着小灵雪出去了

    外面,已经没有人再喝酒了,那些红眼人也都消失了一样,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灵绝一个

    花娆月抱着小灵雪坐下,君墨染解开了自己的斗篷,包到小灵雪身上

    花娆月将斗篷包好,才抬眸看向灵绝:“你想说什么,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