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挣脱枷锁(二)
    瓢泼的大雨,在清澜城的上空倾斜而下,将大街小巷淋了个透

    雨滴拍打在方琰的身上,溅起朵朵水花,但这些都无法引起方琰哪怕一丝的注意

    他已经在这条石头铺成的小路上走了无数个来回,南宫博给他的任务是一条死路,这点他心里非常清楚

    要想在清澜城刺杀城主的两位公子,以他半步结丹境的实力,无疑是痴人说梦

    但他能够做的唯有拼尽全力,而后期望自己的族人和妹妹能够被当作蝼蚁一般放过

    自己这些年摒弃了良知帮南宫家族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许自己的飞蛾扑火都够换取那阴郁的男人对方家的一次宽容或者说是无视

    “如果我能强大一点,能够像太奶奶所说的那些先祖们一样强大,谁还敢欺辱我们”

    方琰的心中有千万分不甘,自己天生觉醒血脉,开启传承记忆,习得血神诀,但老天却没有给自己成长的机会,家族的羁绊和亲人的托付就如同沉重的枷锁一般,让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或许,来世才能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吧”

    冷风萧瑟哭声有,

    寒雨飘洒泪痕无

    天生我才却无用,

    只求来世耀门楣

    南宫博给出的任务中,李岳是断无可能的选项,能够凭借一己之力,接下化婴境长老的一招,就算是十个方琰一起上也绝不是对手

    那么李慕成为了方琰唯一的目标,想要成功刺杀这位李御白的二公子,在城中动手显然同样难上加难,不说他自己就拥有击败南宫契的实力,以这位城主公子的知名度,无论到哪都是那么的显眼

    一旦自己动手无法一击必杀,那清澜军和城主府亲卫队都会快速赶来,等待自己的也只有被当场擒拿的命运

    对于方琰来说,能做的只有等待,等一个李慕出城的机会

    但他没有料到的是,南宫博冷酷无情到了极致,又或许是早已知道方琰刺杀任务的结局,这位南宫家主连这一点点的时间也不愿意多等,急不可耐地就对方家挥起了屠刀

    这些天来,方琰一直呆在距离李家宅邸不远的一处民宅中,李慕自从学院大比后便不再将过多的时间放在学院的学习上,而是呆在李府修行

    这也让方琰更加焦急,因为他知道李慕的这一举动说明他离结丹境不远了,一旦突破,自己就算是亮出血脉天赋的底牌,也恐怕不是对手

    终于,在坚持不懈的等待和监视下,他似乎总算是等到了李慕计划出城的机会,与他结伴的是一名苍云学院的平民女生,实力平平也并没有背景,这样的组合对方琰来说已经是再好不过的了

    可就在他想要跟随着李慕和聂小雨出城的前夕,一条在清澜城坊间散布的传闻让他浑身巨震,心中的不安升腾而起,再也顾不得跟踪李慕两人

    “你们听说没有,南宫家族府邸的下水道,这几天流出的都是血水”

    “真的假的?难道发生了什么惨案?”

    “我看不像,更可能是在清除其他家族和势力暗藏在家族中的探子,这些年来南宫博隐忍至极,终于按耐不住露出獠牙了”

    一条条关于南宫家族的小道消息刺痛着方琰的神经,在南宫家族内部藏有其他势力的暗子他是知道的,按照南宫博的脾性,确实有可能使用雷霆手段全面清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内心的烦躁和焦虑越发严重

    将速度提到极致的方琰很快便来到了靠近南宫家族府邸的一处下水道入口,此时其中的污水已经不像传闻中所说的那样一片血色,但身负血神诀的方琰依然能够察觉到水流中残留的一丝血气

    南宫博的提前动手完全是因为他料到方琰此次的任务必定失败,而且极有可能命丧当场,就算侥幸成功,返回家族后的方琰也不过是他的板上鱼肉,想杀便杀,这才有持无恐地对方家族人先行下手

    但他小看了远古家族神秘血脉的能力,也低估了亲人在方琰心中的份量

    只见方琰浑身散发着血红色的薄雾,下水道中那一丝残留的血气很快被他握在了掌心,随着血光闪烁数次,方琰的神情也快速变化,从一开始的担忧到惊讶,再到震怒直到最后的疯狂

    传承自远古家族方家的顶级血脉,天生觉醒的天之骄子,这一类方家族人能够通过血神诀感知任何族人的血脉之力,而此时的方琰,从那一丝残留的血气中,感受到了来自他妹妹、太奶奶、还有其他众多族人的气息

    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自己用尊严和良心守护的亲人们,已经全部遭到了南宫家族的毒手

    滔天的杀意充斥着方琰的内心,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忍辱负重竟换来了如此结局,这是他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的残酷事实

    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他要杀光南宫家族的所有人来为方家的百余条亡魂偿命

    在无尽杀意的催动下,血神诀在方琰的体内竟自动开始运转起来,这些年来积累在其身体内每一处角落的血气开始活跃起来,沿着周身筋脉疯狂地流转,最终汇聚到了丹田之中

    此时隐藏在下水道中的方琰已经双眼通红,血神诀自发的开始吸纳周遭的血腥之气,南宫家族这一次大清洗所杀死的冤魂们化为血气力量全部被方琰吸收到了体内,一颗血金色的内丹赫然开始在他的丹田中形成

    仅仅一个时辰后,庞大的血气已经将方琰整个笼罩住,随着一声怒吼,血气被强大的冲击力震开,浑身浴血的方琰立在当场,无匹的气势让人侧目,此时的他竟然一举迈过了结丹境的门槛

    “南宫博,总有一天,我会杀上南宫家族,任何人都无法阻挡我,神来了我便杀神,佛来了我便屠佛!”

    突破后的方琰血气内敛,之前四散的杀意被他完美的隐藏在体内,他没有忘却仇恨,但却用能够用最冷静的方式开始谋划自己的复仇之路

    “随后我便独自离开了清澜城,在附近的山脉和城池间游走,或许是上天终于体会到了我的痛苦,我的功法修炼速度大增,在不断的厮杀中,我很快便突破了结丹境大成,随后我便在那处山坡上撞见了你和那头妖兽厮杀,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火光依然还在摇曳,方琰的讲述也接近了尾声

    族人和亲情曾经是这个少年身上的枷锁,但此时却变成了他变强的力量和原因,挣脱了束缚,背上了仇恨,此时的方琰与其说不幸,不如说是造化弄人,这是他的宿命,也是他的契机

    李慕沉浸在方琰的讲述中,久久不能平静,他一直以为方琰是南宫家族的爪牙,也一度将其假定为自己的敌人

    但此时的他能够感受到来自方琰内心的善良和担当,之前那些不快早已烟消云散,现在的方琰,是他李慕愿意结交的朋友

    “对啊,不如让他来做我的伙伴如何?远古血脉的传承啊,如果能成为同伴,一切协力同行,那岂不是等于提升了彼此的实力”

    早在郝蒙一人独自外出历练的时候,李慕就产生了要寻找伙伴和培养势力的念头,此时方琰的出现突然让他的脑海中灵光一现,为什么不学一下前世漫画中的某位船长,去组建自己的小队呢

    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就算是自己身负外挂系统,想要在这仙界立足同样难上加难,但如果能够将志同道合的同伴汇聚在一起,那便让诸多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敲定主意的李慕心中已经开始了盘算,方琰这种境遇老实说在前世的诸多玄幻小说中都有类似的人物可以参照,李慕开始疯狂回忆在那些小说中,主角是如何用爱和魅力感化说服对方成为自己的伙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