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公孙琦的演讲(三)
    公孙琦对着李慕三人点头示意后,便走上了讲坛,准备开始此次的征兵演讲

    其实这种形式的征兵演说在漓水城每三个月都会进行一次,但为何只针对城中贵族举行,这就要从漓水城特有的制度说起

    首先,漓水城的权力高度集中,几乎完全掌握在城主府的手中,毕竟漓水城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是精铁矿脉,而控制矿脉的则是漓水城主和他的亲卫队

    公孙琦接任城主后,也很清楚,凭借自己一己之力,根本无法管理好这座日益富裕的城市,于是他想出了一套独特而适合漓水城的体制

    这个体制被公孙琦称为丁田承包体制,简单地说就是,将城内所有的地域进行切分

    然后一片区域中的百姓劳作产生的财富由区域统一再分配,另外所有的公共资源,例如精铁矿场的工作机会、区域内土地的使用、耕种畜牧的许可等等也会被统一分配给区域内的民众

    而掌控区域内财富与资源分配的正是被称为丁田长的职务,而这等重要的职务在如今的漓水城中,则大多被贵族所把持

    换而言之,今天在场的这些上流贵族,从根本上把持了全程百姓的财富、劳力、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他们的权力又来自于城主公孙琦

    看似权力分散和下放,其实这苍云帝国独一份的特殊体制高效而有力的保证了城主的命令实施以及权力集中,不得不说,这公孙琦拥有极为高明的政治手腕,风轻云淡间将这漓水城牢牢地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此时的公孙琦端坐在讲坛之上,极为俊美的外表加上身居高位培养出的气势,很快便让这悬空露台成为了他的主场,就连李慕也不得不心中认可,这位城主大人确实是人中龙凤

    “在座的诸位都是我们漓水城的中流砥柱,漓水城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诸位的付出和努力,作为城主,我打心底里感谢诸位”

    公孙琦的开场白便是有些特别,并非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而是亲真意切地感谢了一番在场的贵族,如果不是李慕在前世听惯了某些冠冕堂皇的发言,或许也真的会为这位城主鼓掌

    “但是,诸位也知道,漓水城富有的关键是精铁矿脉,可以说没有精铁矿场的存在,那么在座所拥有的一切也都将不复存在”

    “但是匹夫无罪,怀壁有罪,诸位,这座精铁矿场带给了我们财富,同样,觊觎它的人也是数不胜数”

    “我们漓水城地理位置本就偏僻,四周山脉丛生,土匪、强盗更是异常猖獗,单单依靠帝国驻军,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我们漓水人的财富,本就应该由我们漓水人来守护,这也是我今天召集大家的原因所在”

    “大家也都知道,我的父亲发现了精铁矿脉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帝国三大商会所掌控,直到我接任城主后,组建了亲卫队,经过艰苦卓绝的抗争才最终夺回了矿脉的控制权”

    “事实证明,只有拳头够硬,我们才能不受别人的欺负,所以我们必须不断扩充属于我们的力量,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护我们的家人,才能守住我们的财富”

    “我们漓水城不但要护住已经拥有的,我们的亲卫队还要不断地去讨伐那些可恶的山贼和强盗,直至彻底肃清他们,只有如此我们才能真正的高枕无忧”

    “今天,我作为城主,希望你们能够在你们所管辖的区域征兵,但实际上,我更加希望作为一名与你们一样的漓水人,把这一份众志成城带给你们辖属的百姓们,只要我们能够拧成一股绳,我们漓水城终有一天,会跻身帝国主城之列”

    一阵激情澎湃的演讲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被公孙琦的热血和真诚所打动,一个个锦衣华服的贵族们纷纷站了起来,跟着讲坛之上的公孙琦一起振臂高呼

    如此景象,让李慕三人都目瞪口呆,尤其是林青竹和方琰,竟也被公孙琦的演讲所打动,差点就没忍住也站起身来,一起高喊漓水城的口号

    “我还是小看了这漓水城主啊,不但是个政治家,竟然还是个天生的演说家,这怎么感觉有点像二战时的那位独裁者啊,凭一副三寸不烂之舌,就能够让这么多人对他死心塌地”

    李慕看着身边神情亢奋的漓水城贵族们,不由的对这公孙琦有了新的认识,这家伙就算放在二十一世纪,也绝对是个人才

    这场征兵演讲就在激昂的阵阵呐喊声中结束了,这些达官贵人都满面通红地离开了城主府,想必回到各自的区域中,一定也会卖力的说服百姓加入城主府亲卫队的行列

    李慕三人也并未在公孙琦的府邸久留,又与这漓水城主寒暄了几句后便与其告别,今天的这场演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线索,反而让他们心中的疑惑更盛

    三人带着疑问朝着得月楼的方向走去,李慕回头望向这朴素的城主府,心中说不出的怪异感让他有些难受,他总感觉这漓水城会发生些什么,但当下的自己却束手无策

    而公孙琦在送走所有人之后,也屏退了所有的随从和护卫,独自一人穿过了府邸的那条长廊,确认了四下无人后,将手掌贴在了一处普通石壁之上

    随着轰隆的响声,一条黢黑的通道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石头垒成的阶梯蜿蜒而下,看不到尽头

    公孙琦没有犹豫,一步踏出,整个人钻进了通道之中,而石壁也随之恢复了原样

    这是临近晌午的时分,但随着公孙琦的消失,一只只乌鸦从天而降,落在了长廊旁的矮树枝上

    刺眼的阳光下,这诡异的乌鸦转动这漆黑的眼珠,四下打量,空无一人的院子里,寂静无声,这番情景,当真是诡异到了极致

    而这些,远去的李慕三人,都不曾知晓,看不见的疑云已然笼罩在了漓水城的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