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罗夏的疑惑(三千)
    “你们辜负了我的信任”

    奥巴代亚蹲在他的秘密制造工厂里边对着那些科研人员生硬的说着

    他已经收集了托尼在逃离十诫帮时制造出的那副铠甲,现在正在努力的复刻着这个成果

    “我们没有办法提供出那份能源,这种技术……”

    科研人员有些为难的对着奥巴代亚解释着,但是显然这并没有什么效果

    “你们一群人在拥有无数资源的情况下都做不托尼在简陋山洞中缔造的成果”

    奥巴代亚的光头上出现了浓厚的抬头纹,这个男人早就不年轻了

    “史塔克先生是个天才,我们不是”

    科研人员带着些压抑的怒气说着

    承认自己远不及别人绝不是一种愉快的体验,但是这是事实

    这个世界上的科学家,能够和托尼史塔克相提并论的人寥寥无几

    “好了,你们继续工作吧,能源的话我会想办法”

    奥巴代亚这个身材有些臃肿的男人,脸上带着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冷峻

    他当然知道托尼是个天才,因为史塔克集团就是依托于天才的作品发展至今的

    “老板,托尼制造的铁人今天已经上天了,你还没有看到吗?”

    奥巴代亚的耳机中传来了他手下的声音

    这让奥巴代亚的情绪变得更加糟糕了些

    “我会去看的”

    奥巴代亚像是从口中硬生生挤出了这几个字,然后转身离开了他的制造工厂

    没办法研发,那就掠夺!

    这就是奥巴代亚作为一个成功资本家最崇尚的理念

    对于天分这个男人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很清楚自己没有史塔克家族那种充满创造力的大脑

    但是他有着独属于平凡人的方法

    狡猾、残忍,果断以及贪婪

    在这个国度,只要拥有这些潜质,那么总有一飞冲天的机会

    只要抓住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天才,那么他就永远站在风口浪尖

    托尼宣布关停武器研究部门的指令让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了

    至少不能看着自己一生努力的来的一切被一个“孩子”给破坏

    即便这个决定会杀死一只下金蛋的鸡

    ……

    哈洛加斯圣上的积雪依然飘渺,布尔凯索看着眼前的罗夏神态有些唏嘘

    罗夏想要探索真相,布尔凯索也对那段被抹去的记忆十分的在意

    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正义从来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布尔凯索难得的收起了大嗓门,有些低沉的说着

    泰瑞尔,正义大天使

    伟岸而光明的身影

    就像是其他的大天使一样的固执

    规则人格化的存在有谁能永远正确?

    泰瑞尔的正义,和因普锐斯的勇气,早就不再完美无瑕了

    况且泰瑞尔对于野蛮人来说,算得上仇人

    “我想知道真相”

    罗夏走到了布尔凯索的面前,第一次主动的交流

    在此之前罗夏总是沉默着接受布尔凯索地的安排,尽管布尔凯索从来不多的解释,他也毫无疑问的走到了今天

    “别在拿到时候我就知道了来敷衍我,你所提供的一切都表明了你的目的性”

    罗夏不打算听布尔凯索含糊其辞的说法,他要的只是一份真相

    在这些日子的接触中,足够罗夏做出自己的判断了

    布尔凯索抬起了头,眼神有些闪烁和迷惘

    对于一个野蛮人来讲闪烁的眼神向来少见

    而迷惘更是乍看下与这个群体毫无联系的描述

    “你害怕了”

    布尔凯索迟疑了一会,有些缓慢地说着

    一个畏缩的罗夏让他有点不满,布尔凯索想不明白罗夏感到害怕的缘由

    他可没有告诉别人这个世界即将面临地狱七魔王的威胁

    “是的,我害怕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危险的,也是不可控制的”

    不远处布鲁斯韦恩正在观望着罗夏河布尔凯索的交流

    他所处的位置正好能听到谈话的内容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赠与,野蛮人也不是圣人,会对一切悲惨者满怀同情就像是那场梦一样,你们或者说我们,都不是肆意挥洒善良的人”

    罗夏看着布尔凯索,十分的坚决

    罗夏所见到的野蛮人,更像是正义的执行者,勇气的代言人

    这个群体不会因为灾难而垂泪,只会默默的踏上一个战场

    罗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不得到这个真相他宁愿像是一个雕塑一样站在这里

    对于哈洛加斯提供的影像,他所想到的要比朗姆洛他们所能想到的更多

    为了不被杀死而奋战的群体中的英雄,这种理由没办法说服罗夏

    只是单纯的战斗画面,对罗夏来讲并没有什么意义

    短暂的画面能够讲述的故事实在是太少了

    而畏惧总是来自于不理解,他理解不了布尔凯索的强大

    “我记不得了”

    布尔凯索掏出了酒往嘴里灌着,他感到无聊了

    罗夏的担心他曾经也担心过,只是后来就不再在意了

    每天都在不断的战斗中度过,偶尔还要面对死亡的危机

    那种情况下的人总是会遗忘掉一些事情,思前想后只会招来横死的下场

    罗夏一言不发的站在布尔凯索的眼前,只是静静的看着布尔凯索

    “我也很好奇”

    韦恩走到了布尔凯索的面前和罗夏并肩站在一块,这些天中和罗夏交流最多的人正是他

    “韦恩!”

    科力克走了过来,捏住了韦恩的肩膀就要带他离开

    关于布尔凯索的一生,三先祖知道其中的绝大部分,但是他对于那个只有沃鲁斯克和布尔凯索本人知道的秘密只是知道这个秘密的存在

    野蛮人不探究别人的秘密,因为那没有价值

    就好像维达从不会去问蕾蔻失去爱人时的想法一样

    具体的内容,除了当事人之外无人知晓

    三先祖只知道那一天之后布尔凯索得到了勇气的光翼,但也就只有这些了

    韦恩反手抓住了科力克强壮的手腕,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阻止不了科力克的做,但是这是反抗的态度,和做不做得到没有关系

    韦恩眼神坚决的盯着对方,他很感谢野蛮人给予了他强大的机会,但是他对此并不能坦然的接受

    “如果你想要知道你说的‘真相’,那就去秘境吧!除此之外我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布尔凯索站起了身子,朝着长者圣殿走去

    身形依然是昂扬的,对于质疑他并不在乎

    一场相互为难的对话没有必要继续下去,这点时间就是拿来看看湛蓝的天际都比争论更有价值

    “科力克,告诉我你知道的那些”

    韦恩没有再盯着布尔凯索,而是转过身和科力克说着

    他的手还抓在科力克的手腕上,没有松开

    不远处卡修斯带着轻蔑的笑容看着这边发生的事情

    没有人能逼迫野蛮人做他们不想做的事情,这一点这个世界上的人还习惯

    “你以为你是谁?”

    科力克松开了捏住韦恩肩膀的手臂,将手从韦恩的手中收回,然后双手抱在了胸前

    相比较马道克那种直接上手的风格来讲,科力克算是温和的那种了

    至少他不会因为别人对布尔凯索的质问而动手,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按照朗姆洛的说法,我们得到这个机会显得太轻易了”

    韦恩神色坚定的看着眼前的科力克,这个世界上不会妥协的人可不止野蛮人

    科力克的胡须都在颤抖,他能够说什么呢?

    告诉这些连恶魔正规军都无法战胜的新兵,他们马上就要面对超乎想象的敌人了?

    “你觉得得到这个机会很轻易?”

    科力克有些想笑

    像是韦恩这种一鼓作气登上圣山的人,圣山的考验的确算不上难

    但是得到先祖的认可可没有那么容易

    要知道圣山上还有一个特殊得到存在,老将军夸尔凯克!

    在原先的世界中,每年想要成为野蛮人的存在数不胜数,他们可没有现在的这种机会

    绕过夸尔凯克训练的这些小家伙,不过是野蛮人对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回馈罢了

    哈洛加斯圣山的到来,可不是闯进了一间空屋那么简单

    那些被马萨伊尔的降临化作齑粉的野蛮人同胞,大多数只是得到了夸尔凯克的教导

    “罗夏,你和韦恩跟我来”

    科力克深深的看了两个人一眼,然后朝着圣山大门的方向走去

    作为圣山选定的守门人,三先祖可以向别人展现一些东西

    比如,带有七魔王一些力量的残影

    就好像安达库尔加斯在地狱中浮现的梦境一样,七魔王的画面!

    那种光是直视就能感觉到烧灼感的规则化身,可没有那么简单

    科力克讨厌麻烦,所以决定让这两个满心质疑的小子明白一下,他们之后会面对的东西

    虽然随着试炼的深入,这些小子终归是会明白的,但是提前告诉他们,好让他们安心的变强也是好的

    罗夏看了一眼布尔凯索的背影,依然站在原地

    非暴力不合作,算是他的倔强

    韦恩拽了一下罗夏的手臂,然后科力克像是提着一只小鸡一样,抓住了罗夏的腰带

    然后朝着圣山的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