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一个未来女皇帝,拿出装凶的包子(五更求票票)
    两眼一闭一睁,天亮了……

    面容枯槁,两眼无神的李恪打量着这陌生的房间,瞬间打了个激灵,赶紧轻手轻脚的穿好了衣服

    然后猫着腰,鬼鬼崇崇地来到了房门前,轻轻地一推

    “为德兄?我在这……”李恪脑袋刚探出去,就听到了一声带着颤音的低唤

    一声头,看到了憔悴的房俊,还有陆陆续续冒出脑袋的诸位斩鸡头烧黄纸的弟兄们

    “没人?走,赶紧……”看到院中无人,李震不由得大喜,抬手一招

    几位生死相依的好兄弟们,很是熟练的保持着警惕,踩着轻盈的步伐,朝着程府的前厅方向而去

    再一次来到了那个墙角,开始由眼尖的李器上前探查敌情

    东张西望半天,看到了一位手持着木刀,哼哼哈哈,路过此地的程府少年俊杰,不由得一喜

    “程老六,过来……”李恪也看到了,不禁一乐,轻声招呼道

    “几位哥哥,你们都在这干嘛?”程老六快步跑了过来,瞪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看着三位兄长的好朋友

    “你爹呢?”李震嘿嘿一笑,蹲了下来小声地问了句

    “我爹?……爹!爹!爹!”程老六一愣,旋及犹如一道奔驰的闪电,瞬间消失……

    “!!!”

    留下了一票保持着猥琐姿势,蹲守在墙角的纨绔子弟们目瞪口呆地在风中凌乱

    很快,豪横而又充满力量感,音如金石交鸣的大笑声,由远而近

    “哇哈哈哈……小娃娃们,蹲这做甚,都醒了,赶紧的,老夫还想让老大老二去招呼你们过来用早膳”

    看着那牵着程老六出现在跟前,犹如魁梧人熊一般凶神恶煞的程咬金

    屁股后边还蹲着如同复制粘贴的老大、老二,一干纨绔子弟目光绝望,心如死灰

    在勋贵大恶霸那豪横的笑声中,一干纵横长安城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们

    大清早的就壮烈在了老程家不传之秘酒解酒的早膳上

    看着大清早被各家的护卫家丁抬起来的勋贵子弟,老程家的街坊四邻险些笑歪了嘴

    “啧啧啧,就跟龙潭虎穴似的,难怪程大将军风评……”

    代人写书信的文弱书生摇了摇头,一脸的唏嘘感慨

    一旁的算命瞎子闭着双眼,正在给一位人到中年,对于未来命运感到彷徨的生意人摸骨失笑道

    “老夫这些年,还就没看到能自己靠两条腿蹦出老程家的客人”

    生意人一脸懵逼地看着算命瞎子那紧闭的双眼,又回头看了眼路过跟前的车驾

    似乎意识到了跟前被算命者的心情有极大的波动,算命瞎子赶紧提醒了句“莫动,动了摸骨就不准了”

    “老夫早年不瞎,就是给命运坎坷的可怜人提醒得太多,受了上天惩罚才会如此……”

    正在洗涮醪糟碗的的大叔,撇了撇嘴,最终还是顾及着常年的交情呵呵了一声

    “对,瞎子眼瞎心不瞎,心里亮堂着呢”

    “……”算命瞎子脸有点黑总觉得这位老交情是在骂人……

    #####

    “不错不错,不愧是咱们程家男儿,披挂上了这一身铁甲,总算是有了点大佬爷们的彪悍模样”

    程咬金抚着钢针一样的浓须,满意地打量着披挂上了一身明光铠

    腰畔系上了横刀,斜插上了长度不足两尺,作为近战防身的障刀

    全副武装之后,显得很是人五人六,气宇不凡的程处弼

    “爹,孩儿也觉得很是不错”程处弼也颇为喜欢,大佬爷们谁不喜欢这玩意

    记得自己的少年时代,最喜欢的就是拿纸壳当着铠甲,拿锅盖当成盾牌,摘跟树枝当刀剑

    跟院里的小孩们扮演着古代的将军们斩将夺旗,看谁谁最厉害

    谁就能够跟那位年纪不过七岁,身高一米,体重八十八,总能变着法掏出零食的刘家小胖妞成为夫妻

    不叫她娘子,小胖妞就不乐意给薯片,为了一口吃的,院子里的男孩子们也是拚了

    一想到昔日的熊孩子生涯,程处弼也是感慨万千,怕是当年的自己,也不比三个弟弟好到哪去

    “来,老三,把这玩意拿好,让老夫好好看看我儿全副武装的模样”

    “???”程处弼看着亲爹提来了一柄,高约一米七的长柄带鞘大刀,整个人都是懵的

    “爹,这是干嘛用的?”程处弼一脸懵逼的看着这怎么也得有一米五长的大刀,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仪刀,这玩意就是个样子货,摆设,拿来砍人还不如咱们老程家的斧头来得痛快”

    程咬金也是一脸嫌弃地把这柄一米五的大刀递给了程处弼一面道

    “这玩意吧,多是给陛下和太子殿下出行之时备身卫或者是太子内率所用的仪仗兵器……”

    程处弼听着程咬金介绍,一面打量起了手中的这柄真*大刀

    形制上是承袭汉代环手刀式样,刀柄上有象征皇家的龙凤环

    刀柄与刀鞘上还装饰得金光与银光交错,怕是抠不上一两黄金,但几钱金箔也是能有的

    照着程咬金的指点,程处弼将仪刀立于身前,杵在地上,然后双手持于柄部

    好在程处弼身形颇为高大魁梧,不然,光是这柄,就能把个矮的连脸都给遮住

    “好看,老三,你这么一打扮起来,还真够可以,人模人样的”大哥程处默满脸欣慰的模样道

    “嗯,大哥说的在理,三弟,你脑袋应该再抬起来一点,目光再凶狠一点,这才像咱们老程家的纯爷们……”

    “行了,你们这两个混蛋,莫要戏耍老三了……”程咬金爽朗一笑,一人一脚,总算是让老大老二低眉顺眼

    三个弟弟此刻口水都快要滴了出来,一脸羡慕地看着三哥

    程老六更是拔出了自己的木刀,大步窜上前,然后跟程处弼并肩而立,很骄傲地一扬脑袋

    看得程咬金大乐,一把抄起这个熊孩子,钢针一样的浓须,扎得这小家伙吱哇乱叫

    老四老五则兴灾乐祸地绕了过来,还特地抄起各自的木刀木斧

    嘿嘿哈哈,冲正摆出英武姿态的程处弼身上的铁甲砍得咣咣直响……

    一家老小齐乐融融的场面,令人欣慰而又感觉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