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她不是叶轻然(2)
    “就是我们经常看的什么重生文,就是人还是这个人,但是灵魂不是这个人的灵魂了”沐清雪解释着

    “灵魂?”温管家听着,隐约似乎明白了什么

    沐清雪无辜地说:“也不能怪我这样怀疑,除了因为我是个小说迷,多想了一些外,也实在是因为叶轻然的变化太太了”

    “一年前,叶轻然确实如你刚才说的那样,她的功课很差,用不学无术来形容也不为过,在学校里就知道调戏女生,每天都跟一群男生混在一起,完全不好好学习,老师们都头疼死了”

    “她明明也是个女孩,却跟男生一起玩什么强暴游戏,估计她只是想吓吓那个女生,可是那个女生却不知道她也是女生,以为她真的要对自己怎么样,真的吓坏了,就直接把这个事情告到了学校,可是叶轻然是个女的,女的怎么强暴的,最后的结果可以想到,那个女生面对的是什么”

    “这样过份的玩笑,她以前是经常玩的,可是强暴这件事之后,她突然就变了,就好在像一夜之间改变似的,她不再跟那群男生出去玩了,功课成绩也突然好起来,从最后一名突然到第一名,就跟开了挂一样”

    “说话形态爱好,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完全就是换了个人可能大家都会觉得她是变了,但是我喜欢看书,曾经看那些重生的书,就觉得是另一个人重生到了叶轻然的身体里”

    温管家听着听着,惊大了眼睛

    借尸还魂

    四个字在心里疯狂闪动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可怕了吧

    温管家遍体生寒

    死人都没有借尸还魂来的恐怖,怎能不让人害怕

    万一还不只是什么借尸还魂,是什么妖魔鬼怪的,那也不是更可怕

    此刻,温管家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一定不能让楚宴,把这个叶轻然带回家,不然可能会害死所有人

    沐清雪看着温管家那惊悚的表情,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但是随即又压了下去,对着温管家说道:“虽然说换了一个人,确实比以前好了,可终究不是叶轻然了,不是叶家的女儿,也不是楚宴大哥的女朋友了,就算变好了,可还是欺骗了他们,我有好几次,也想告诉楚宴大哥的,但终究只是我的感觉,想想还是算了”

    温管家渐渐缓过来了

    她道:“这件事确实匪夷所思,可是叶轻然性情大变,和以往宛如两个人也是不争的事实,楚宴应该知道这件事”

    沐清雪摆手,不赞同地说道:“还是算了吧,就算换了一个灵魂,可是身体还是叶轻然”

    温管家闻言,心里的担忧更甚了

    她信佛,经常去求神拜佛,对着妖魔鬼怪自然也是相信的

    想着自己和叶轻然的对话,心里不停地默念着阿弥陀佛

    没法再继续坐下去了

    她又稍微打听了一些事,就直接和沐清雪告别了

    沐清雪送温管家离开,轻轻地笑了起来

    这个姓温不知道多卑鄙,谁对她有一丁点不好她都记着,然后借着宴家仗势欺人

    而宴家的核心是楚宴

    楚宴,真名叫宴烦

    是个在都城,都手遮天的大人物

    心思诡谲,而且狠戾残暴,是个没有道德底线的人

    沐清雪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他可以说是冷血无情,六亲不认,据说还亲手杀了自己的亲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可偏偏这个疯子太聪明了,智商近妖,让人对他没有任何办法,而且他还控制着都城,甚至整个南方的经济命脉

    但就算这样,她还是想要这个男人

    如果她能早一点,想起记忆里的一切就好了

    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如果她能攻略下楚宴,就是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那个时候,什么龙君尧,慕容逸尘,冷枭,就连苏以安都不算什么了

    有这个男人,就等于拥有了全世界

    她也是笨,如果因为叶轻然,而给他留下坏印象

    不过现在,似乎也不太晚

    她和楚宴的接触并不多,且她现在也不知道楚宴的身份,这样的情况下,或者可以挽回一切的

    -

    叶轻然没在小别墅过夜,吃了晚饭就让楚宴送她回去了

    因为叶均的电话打了好几个电话,问她怎么不回家吃饭,问她什么时候回家,问她要不要吃宵夜,让她早点儿回家,说要问问她考试的情况

    最后不得不回家

    叶轻然进屋的时候,看到叶均坐在沙发上,都已经十点了,他居然还没有睡

    “怎么才回来,跟什么朋友在一起玩?”

    “是很好的朋友”

    “若若她们?”叶均绷着望着叶轻然,想要追根究底

    “你不认识,我说了你也不知道”叶轻然偏头看着他:“我高考结束了,又是成年人,你不会还要限制我的交友吧?”

    叶均立刻哈哈笑了一声,想当一个开明的父亲,“怎么可能,爸爸希望你能有很多的好朋友,对了,你饿吗?要不要爸爸亲自下厨房,做个宵夜给你吃”

    “不用吧,有点晚了,你赶紧去休息吧,我也去洗澡睡觉了”

    “好!”叶均应了一声

    他指着旁边的沙发,对叶轻然道,“不过,爸爸有几句话想问你”

    叶轻然听他的语气,好像有些严肃,便走了过去,坐下问道:“您说?”

    该怎么问呢?

    叶均犹豫了一下,才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和若若他们关系很好,有几个要好的女生朋友,我感觉到很开心,不过爸爸不知道你有没有关系要好的男性朋友”

    他这么一问,叶轻然瞬间就明白了

    她不留痕迹地,挑了挑眉:“也有几个吧”

    几个?这么多,叶均沉重地道:“当朋友就可以了啊,你还小还不懂,这男人有时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轻然调侃一问:“你在说你不是好东西?”

    “爸爸不一样,爸爸当然是好东西……呃,我怎么会是东西,我不是东西,我……”意识自己在骂自己,叶均呸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