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零式死河
    【状况s】,意为解除体内全部封印术式,释放出血枭的全部力量,届时便可启动【零式死河】,释放出两千余人的死者大军,造成各种天灾级别的攻击

    临如轻易不会动用这种等级的力量,因为这会使杀意杀念呈指数级暴增,精神状况变得愈发不稳定,很可能沉沦于杀戮与毁灭的**之中

    除此以外,对自身安全也有很大风险

    死河的复生机制是以命抵命,曾经被血枭吞噬过的人类灵魂,可以在临如死亡时充作替代品,但在零式死河展开后,亡灵全部放出,便没法再进行复活

    也就是说,命只有一条

    然而,就像之前同艾所说的话一样,丢了面子,临如会变得暴躁,进而难以抑制心头涌现的冲动,既然想释放释放死河,那就释放吧

    为了展现出【差距】,为了使云隐村屈服,为了再次增强血枭的威慑力,为了系统任务,为了忍界和平,也为了——当个好人,临如举起了右手

    手背处,密密麻麻的红色裂纹蔓延至全身

    直至在心脏处交汇,发出嘭咚一声轰鸣

    “赫尔墨斯只鸟乃吾之名,噬己翼以御我心……”仿佛自地狱传来的解放语响起,顷刻间,临如及其周边十余米皆被血影笼罩,一股不详气息蔓延于空气之中

    “这是……”

    艾冲到一半,瞳孔骤然收缩,瞬间急停,奇拉比和由木人等人亦是纷纷往后撤去,不再接近血枭,所有人都很清楚:真正艰难的战斗,即将来临

    血枭的身影隐去,原地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那火色泽呈暗红,呈漆黑,诡异到极致,也恐怖到极致,其中隐现一张张扭曲狰狞的面孔,无声的咆哮着

    战场一时陷入凝滞,气氛死寂,风声止息,仿佛有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将要冲出,云忍们严阵以待,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死河做为血枭的终极大招,相关情报所有人都烂熟于心,没人试着在此时打断这招的释放,因为这早已被证明是徒劳,除了浪费查克拉再没有其它结果

    最好的对策,就是安静等待亡灵军团降临

    然后,趁机对血枭本人发动致命一击

    云隐村外的孤峰顶端,黑袍身影迎风伫立,波纹面具下的那只猩红独眼,闪过一缕意外:“这就要动用死河了吗?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啊”

    “明明距离极限还很远,这种程度也绝对算不上被逼到绝境,不如说只是略处下风,就启动死河,血枭,那家伙的疯狂和激进,真是不亚于斑年轻的时候”

    黑绝语气毫无波澜,就像在陈述,心底却充斥着浓浓的忌惮,对那个一不留神就成长到忍界最强的变数,他非常希望对方死掉,但从不会表现出来

    “血枭与云隐打成一团,我们的计划怎么办?”

    面对白绝的提问,带土漫不经心的回道:“自然是取消了,有那家伙出手,云隐这回必遭重创,倒是省了我们出力,与木叶的战争能不能打起来也就无所谓了”

    “万一二尾人柱力和八尾人柱力死了呢?”

    “死就死了吧,大不了再等几年捕获野生的”交谈中的带土和黑绝白绝,丝毫没注意到,有一道身影正悄悄攀爬向山顶,向着他们的位置接近

    灭族之夜出现过的面具男,你今天死定了……

    泉尽量隐蔽自身,她担心临如一个人应付不了云隐村上千忍者,便于半路折返,暗中观察,谁想竟意外的发现了山巅处的带土

    复仇心切的少女,决定给对方来一记狠的

    “零式死河!”

    良久的蓄势后,血色火焰猛烈膨胀,宛如炸药爆炸一样扩散向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无形中转变了形态,先是蜿蜒溪流,然后是江河湖海

    血,到处都是血

    血水如潮水般喷涌而去,波涛滚滚,一**席卷向大街小巷,十米,百米,千米,即便入眼之处皆化为一片暗红之色,仍毫无停歇迹象

    云忍们纷纷跳往楼顶,在躲避血海的同时,三五人聚在结成阵势,背靠背的戒备周遭,地面全被淹没,云隐村切切实实成了汪洋大海

    啵

    临如重新现出身影,踏在血海表面,脚下荡起一丝丝涟漪,接着血浪腾空而起,节节攀升,如海啸般扑向等候已久的雷影

    “来了!”

    “血刑.万千触须!”

    一根根水桶粗的触须穿刺而来,约有数十根,死河力量加持下,每一根触须都携带着神诛杀的功能,只需擦破一点皮……

    艾心知不能硬抗,早有准备的向侧面飞跃,跳到八尾庞大的脑袋上,奇拉比顺势反击,八根章鱼触手铺天盖地的轰向踏在血浪上的临如

    “磁遁.金沙涛浪!”

    突然,海潮般的金砂迅疾扑至,拦在临如身前,双方碰撞,炸开满天黄沙,八尾攻击受阻,奇拉比看着临如脚边血河中钻出上半身的男人,心下一沉

    “四代风影吗?”

    “比!保持移动!”

    “水遁·水镜之术!”

    奇拉比刚准备跑开,岂料一面水镜于空中浮现,一道淡蓝色身影蹿出,是另一个雷影,对方直接便踩着八尾的身躯俯冲过来

    “该死!是四代水影的术!”

    死河在流淌,血海中钻出越来越多的死者,如蚁群般围拢在八尾周边,各种秘术忍术持续释放,毫不间断的轰击过去,打得奇拉比狼狈不堪,怒吼连连

    “雷遁.黑斑差!”

    豹子闪电飞速奔向临如,却被一道突然钻出的身影以肉身挡住,辉夜凌狞笑一声,骨刺从体内爆发,如一阵风似的冲向面色微变的达鲁伊

    “猫爪!”

    由木人试图进攻临如本体,却同样遭到拦截,这回是数枚力道十足的风魔手里剑,一名叫做特洛伊的磁遁云忍屹立于临如侧面,抛出各种金属武器展开攻击

    曾经吞噬过的强者尽展所长,从各个方位包抄在场的雷影众人,攻势一波接一波,凶猛无比,毫不留情,很快就有人丧命在亡灵军团的围攻中

    远处的云隐忍者见状忙支援过来,但死河里边却钻出更多忍者,此情此景不亚于两军交锋,而云隐一方已然彻彻底底的沦为下风,节节败退

    云忍们别说是冲到血枭近前,便是想保住性命都极为艰难,面对这种程度的对手,死河那个唯一的弱点,几乎等同于不存在

    己方全面占优,临如却有点失望

    “果然,不该对这帮家伙抱有太高的期待”

    一名,两名,三名……望着越来越多的敌人尸体跌进血海消逝无踪,临如聆听罪恶值上涨的提示音,不慌不忙的坐在湖面,安静等待起来

    【状况s】的力量自然远不止如此

    但,为了避免一不小心把所有人都杀光,他决定按耐住亲自动手的**,有死河的傀儡军团出手,足矣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了

    雷影不给面子?杀到对方给面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