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扩大规模
    “嗯,这次多亏焦阳表哥帮忙,货源是他帮忙解决的以后呢,可以每隔一周到两周进一次货,发货的事情还是表哥负责,他会交给汽车站的张立勇张师傅帮着带回来

    你这边要做的就是提前列好进货单,而省城那边的畅销品种,表哥也会不定期的发给我们看看”

    萧白简单说了一下今后的进货流程,具体来说,张立勇在其中充当了很重要的角色

    这年月信息不通畅,长途电话不仅贵,同时也不方便张立勇除了帮忙带货之外,还会帮忙传递信息

    “那敢情好!车站的张师傅可是帮了大忙了,你满姨夫说,等对方休息的时候,请他喝酒”

    梁玉琪知道张立勇的重要性,她和薛刚已经商量过了,今后一定要维系好和此人的关系

    “嗯,满姨,那我就回去了,明天还要返校”

    萧白坐了将近六个小时的汽车,很有些疲乏不过今儿他没有遇上张立勇,他乘坐的班车是省城汽车站的班车

    第二天返校

    萧白等到张老师站在了讲台上,也没看到岳桐和田春秀的影子

    等到十点过,返校结束,大家拿着各自的东西纷纷离开了教室萧白和姜伟都已经走出校门了,刘小玲才从后面追上来,喊住了他

    “萧白......”

    可能是跑了几步的原因,刘小玲的脸色有些发红

    “小玲妹子,有事儿?还有,我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喊我的名字,要喊萧哥,知道不?”

    周围没什么人,萧白又忍不住逗了刘小玲两句老实孩子站在五米开外,目不斜视,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你这人!我好心好意来告诉你事情,你还取笑我......萧......那啥,秀秀前两天陪她妈去羊城出差,然后还要去特区玩几天,估计下月初回来还有岳桐,他去了郴市,具体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刘小玲最终还是没好意思喊“萧哥”,她追出来主要是帮田春秀传话,同时也告知了萧白,岳桐的去向

    如此一来,萧白打算和几人去林远游玩的计划彻底夭折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现在干嘛去,准备回家吗?”

    看到刘小玲背着书包,萧白问了一句废话学校早已关闭了宿舍和食堂,她不回家能去哪儿?

    刘小玲点点头,“嗯”了一声,就迈步离去

    接下来的暑假生活,萧白过得很充实

    每天早上起来先出去跑步,跑到宝塔山下开始背诵课文或者单词然后去外面吃米粉或者去小姨家吃早饭,上午在家写写暑假作业、做做习题,下午,有时候和老实孩子出去玩玩,有时候去陪着小姨守店,一晃就到了7月30号

    这段时间,萧白从省城进的第一批货早就卖完了,其间又进了两次货即将过去的七月份,书报亭的销售额创纪录的达到了7000多元,盈利也首次超过了1000元

    萧白看过账本,虽然销售额增加的很多,但利润率反而下降了

    “利润率下降很正常,因为咱们也悄悄的做了一些小批发,要不然营业额哪会有这么多?”

    梁玉琪很得意的笑了,然后向萧白解释了其中缘由

    因为萧白从省城发回来的货,有很多品种汽车站后面的那家店都没有而整个县城,除了邮局和新华书店,批发书刊杂志的地方就只有那一家

    梁玉琪的书报亭生意火爆,会员还可以打折,有不少同行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有人试探的前来问价,一次多买一些书刊杂志,能不能给个批发价?当然,人家指的就是非邮局和新华书店发行系统的书刊杂志

    梁玉琪略一考虑,就答应了这些零售商贩的请求她也不贪心,汽车站后面的那家店,批发价是73折到75折,她就一律7.2折

    结果,她这边的书刊杂志品种多、好卖、价格还低,一不小心把小批发给做起来了

    “啊?这样也行?满姨你真的好厉害不过呢,书报亭不是做批发的地儿,回头还得重新找一个门面”

    首先,书报亭就放不下那么多的书刊杂志每次从省城发过来的货,梁玉琪都是先堆在家里,然后才一点点的往过搬

    有时候批发生意好的时候,薛刚得用自行车驮着书刊杂志跑好多趟,的确是很不方便

    “是应该再找个地方......可问题是,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咱们还得多找一个人?”

    梁玉琪也觉得需要再找个地方当库房,要不然书刊杂志都堆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

    现在听外甥崽这么一说,批发和零售要分开,她是绝对赞成的只不过,又要租房子又要多开一个人的工资,想想都心疼

    “满姨,生意慢慢做大了,光靠你一个人哪忙得过来?这都是合理的开支,是没法子省掉的”

    萧白只能继续劝梁玉琪

    “好吧!”梁玉琪一咬牙,下了决心:“那就先租房子......刚好老街那边有栋房子要出租,等会儿我带你过去看看不过,找人就没这么快了,恐怕要多花几天的时间”

    最近有梁玉琪的熟人找她帮忙,人家有一栋房子要出租梁玉琪本来也想过,是不是租下来当库房?后来心疼钱,才打住了这个念头现在刚好可以去看看,要是合适的话,就不用再到处去寻找

    但雇人就要麻烦一点,这个人必须要知根知底,并不是随便找个人来都能放心的

    傍晚时分

    梁玉琪让薛刚帮着看店,她和萧白来到了老街

    等到了地头,萧白才发现这栋房子并不在老街的正街上,而是在老街侧面的一巷道里

    这栋房子还过得去,以前这里是一家经营杂货的店铺外间店面不算大,也就二十平方左右

    里间却很大,有一个现成的库房再进去,是一间小卧室从卧室的后门出去,还有个不大的小院子,院子里搭着雨棚,有水缸灶台,可以做饭院子里的角落里,还有一个狭小的旱厕

    院子没有后门,看痕迹,应该是封死了

    就这么一栋房子,房东要价月租金60元

    梁玉琪和房东讨价还价,嘴皮都快磨破了,最后讲好,一个月租金50元

    “行了,明天喊你满姨夫找人来收拾一下只不过雇人有点麻烦,还得多等几天”

    给房东付了100块钱,梁玉琪就拿到了钥匙100块钱里面,50块钱是押金,另外的50块钱是第一个月的房租,租期从八月一号开始计算

    然后,梁玉琪就在琢磨,到哪儿去雇个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