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摇动玉衡光
    空间站入轨一切正常,所有状态检测也没有告警,那就可以开始实验了

    西原基地的地盘上现在还有少许的荒漠,那是被战争打断了改造进程,且脱离了人工管理而导致的,正好可以用上

    一台利用3d打印仿制的暗能量激波器被安置好,然后数具普通的仿生机器人被安排进入实验的核心区

    没有制造瞬闪放电的装置,而是约翰直接上,凯瑟琳将他托上了半空,又是抽剑指天,一个球状闪电就被他凝聚了出来

    不是群殴不用摆pose,他直接就将闪电球挥了出来,由于还是白天,也不怎么看得清

    但看直播的人在画面就看得很明了,因为画面作过特殊处理,只见霹雳啪啦作响的闪电球一下子就咬上了激波器,然后在暗能量激波器周边就开始荡漾起一圈一圈的浪涌电弧

    紧跟着一束高能激光从九天直劈而下,正正好打在激波器的发生管聚焦点上

    激光来自于天枢号,这一个环节既测试了天枢号的定位能力,也确认了空间站上高能激光的最大功率输出

    高能激光一下子将碗口大的聚焦点上的温度加热到了上亿度,跟聚变反应堆点火时的状态是完全一致的

    只不过现在点着的不是磁约束装置里的氘氚混合气体,而是人为制造的真空腔

    也不是真的真空,还有看不见的暗能量,聚集点上的真空腔被迅速加温,一直到聚焦点的中心温度达到极致不再产生热交换,这个希格斯场中的玻色子不再活跃,热平衡达成了

    大量的暗能量被闪电浪涌推动着朝着聚集点快速聚集,热寂来了

    接着天地间好像忽然发出歘的一声哑响,世界似是被钻了一个洞,一股淡淡的漪涟从这里发出,向着外部迅速地传递

    即便是远有一百多公里以外的地基里,人们好像也感觉有一股风从身上拂过

    这是暗能量堆积坍缩引发的机械波,就是一种高频振动,还好它是传递式的,不往复,没有引起共振造成破坏

    但这个反应也不能让它继续地向外辐射,这就是暗能量场的波动

    空间站上的微波发射器开动了,很快就开成了一个微波罩圈,将暗能量激波器四周半径五公里的区域笼罩在内

    一层薄薄的只有五厘米厚的电离层在空气里产生,一下子将暗能量场阻断,能量防护罩形成了

    防护罩里面与外面几乎也看不到明显的区隔与分别,只是暗能量场里的仿生机器人还可以感应到那些微风拂过的感觉,但能量罩外面就一切无痒了

    这个电离层也不是完全密闭的,它还是有一些开口,却是以不规则的方向不断地移动位置

    暗能量防护罩也同样是有消耗的,它的中心不断地形成坍缩,部分的暗能量会在这个过程中湮灭,必须由外部的暗能量涌入才能持续这个反应

    从高空打下来的微波也在不断地进行调整,一直到通过这些开口涌入的暗能量与激波器的反应作用过到平衡

    至于不稳定的开口,是为了防护罩的安全做的设计,这个“命门”必须无法追踪才行,好在梅哲仁有混沌量子云,绝对的随机数,谁也拿它没招

    此时测试场地内的电磁通讯已经不起作用,但梅哲仁还可以通过量子通讯进行内外的交流

    天枢号上的金睛开机了,进行了照射,发现扫过能量防护罩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回波

    可梅哲仁却依然可以通过量子纠缠来穿透能量防护罩,这是预设好的坐标,即便是远程传送也没有问题

    凯瑟琳和约翰也进行了真身测试,约翰一进入防护罩的范围,他的骑士能力就完全作废了

    凯瑟琳却不受影响,该飞还能飞,快闪还能闪,而且在这个范围内她的动作还更快,都有那么点瞬移的味道了

    暗能量防护罩内都是处于活性状态下的暗能量,凯瑟琳当然可以更为有效的利用

    接着,激光炮、粒子束、核磁雷、电磁炮和导弹也都进行了测试,这些项目留到最后是为了安全计,里面的人员全部撤出,只留下必要的机器人进行数据采集

    最先上一的激光炮,嗞的一声,激光炮的光束就被能量罩给发散的,激散的光子还给能量罩染上了一层色彩,不过很快就消散开来

    粒子束稍稍好一些,高能粒子的体积较大,但维持粒子震荡状态的能量还是被斥力给反射了出来

    所以粒子束打在能量罩上是显现了明显的内凹,接着就反弹消于无形

    轮到核磁雷了,能扔进去,但除了里面的反应装药能炸起点烟尘,链式反应是一点也激不起来,直接就完成了半衰,连辐射都被湮灭了

    这个应用倒是很不错,以后可以直接将暗能量作用防辐射屏蔽罩来使用,尤其是深空航行,这个作用太强大了

    梅哲仁觉得很快,不管是空间站和空天舰又要进行了一次的升级,原来的离子屏蔽罩和暗能量屏蔽罩结合,青龙号上船员所经受的致命辐射病将成为历史

    如果再加上电磁悬浮作用可以将陨石弹开,那么深空远舰的安全性就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这个想法在电磁炮的测试中得到证实,实物的弹丸也能穿透,可进去后就很快的减速了,比传统火炮好不了多少的,仅仅是凭原来的惯性来飞行,而且还面临的能量湮灭带来的巨大的减速作用

    导弹最惨,不但进了能量罩之后无法制导,而且还变成了慢动作飞行,最后爆炸的威力也被削成了十不存一

    最终得到的结果,在暗能量防护罩内,科技就成了笑话,还真应该先贤的一句话,大棒和石头最实在

    只有振动机械波、物质之间的作用力在暗能量防护罩内依然有效且不受制约

    那还是因为它们传导靠的是物质而不是能量,所有的正态能量作用在暗能量面前都被抵消了,暗能量斥力竟至于此

    所以的人都喜出望外,大家都在弹冠相应鼓掌欢呼,人类至此掌握了一项远超硅基人甚至远超硅基人的靠山安基尼帝国的力量

    李恒望更是因此而怆然泣下,他原以为航天人至少被废了一半以上的武功,结果没想到,测试空间站而已,竟然引出来这么一件大杀器

    伽德莱克则是兴奋地直叫唤:“我们可以离开水蓝了,虫洞很快就会被我们握在手中”

    是的,这才是暗能量最大也最好的作用,它能让空天舰变成高速的安全的太空飞船

    离开水蓝这个小摇蓝,人类可以走向星空,那里无边无垠,不但可以拓展人类的生存空间,还可以给人类带来无尽的资源

    最关键的是跨过了这个难关人类从此就不再是被动的防御,终将有一天,人类可以够得着对手,甚至可以冲过去砸烂对手的脚拇指,让他们痛得跳脚

    实验到了这里已经获得了非常圆满的成功,但实验并没有停下来

    身具真气的人员也在能量罩平稳下来后穿梭出入,发现真气在能量罩中也被抑制了,却没有完全断绝

    暗能量防护罩的特性是越是正态能量的反应释放作用越受到排斥,而越接近于身体的生物反应作用则越活跃

    像王学祖和梅念碧这样的打开了头脑风暴的人进入能量防护罩,则基本上已经不太受影响,真气的使用在其中大抵是正常的

    这出乎了梅哲仁的意料,但也说明了实情,从昆仑奴与殷商的关系可见一斑,或许星华的玄门还跟易居伯特人的神主关系不错?

    天枢号空间站没有问题运转正常,第二阶段的实验就得马上展开

    这一次将由空天舰完成与空间站的对接,同时将在空间站与空天舰之间展开组网通讯实验

    空天舰与空间站的对接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一谈的了,熟门熟路,再加上有量子算力的控制,不可能出现异常

    而通讯组网也不存在障碍,其实就是测试金睛的性能与及北斗系统的灵活扩容

    成型后的北斗系统将由固定的空间站和活动的空天舰组成,固定的空间站完成定向通讯与导航,它们将布置在对地静止轨道

    空天舰则在近地轨道活动,它们在需要的时候接入北斗系统,完成战场遮断,那是为电磁战而专门设计的结构

    梅哲仁要限制场域飞船的活动领域,所以需要这么个功能,其实就是一个活动的空中管制

    这时罗剑提出让火龙号上,王学祖也想上却被梅念碧拉住了,王学祖这才想起罗剑已经进阶了,开始“谋朝篡位”鸟

    梅哲仁也反应过来,剑龙号应该也快出炉了

    李梦星见排除了风险梅哲仁还开了口子,便也提出增加一项新的试验

    梅哲仁还以为她是想沿续青龙号的传统,当然没有意见

    原来青龙号的四名队员,他们的后代现在只有罗剑和李梦星还在操持着父母辈的行当

    刘持新和章北海的家人后代都不在军队里,也没有继续从事他们长辈的老本行,所以罗剑和李梦星也算是青龙号的传承人,不管是事业还是精神皆是如此

    可李梦星搞的并不是原来刘扬和罗忌的实验,而是拉了梅念菇去弄易居伯特人的基因测试

    见安全没有问题,梅哲仁也不拦着,不过他没让罗剑抢火龙号,而是将黑龙号临时借给了他

    三人出发时已经到了黄昏,忙了一整天,伽德莱克和阿隆索这些**凡胎是又累又饿,李恒望安排众人去进餐休息,反正剩下的事情也不太着紧

    可看起来没啥事的一般性实验还有了十分惊人的新发现

    一开始很顺利,测试组网、通讯、对接什么的都是一把过,可是当李梦星和梅念菇开始做生化实验时,就来状况了

    开始实验没过多久,李梦星提出让罗剑变轨,这个要求也不算得很出奇,实现起来也不难

    就是想法很怪异,李梦星让罗剑把空间站调到北斗星位与水蓝的连线上

    梅哲仁发现了不寻常,也过问了一下,李梦星的理由出奇却合理:“我想看看同样的基因片段在不同的引力作用下的表现”

    “引力作用?为什么会这么想?”

    “罗叔叔做过的基因芯片实验里也有引力指数,姑姑说姑太爷有一个理论,就是在不同的北斗星位上对不同学科的头脑风暴有不同的作用,我就想弄清楚引力作用的影响,所以想试一试”

    这个想法很真的很出奇,但梅哲仁也好奇,他大手一挥就让罗剑照办了

    天枢号变轨还真不复杂,仅仅花了不到两个小时,他们就逐一地走过了北斗七星与水蓝的连线位

    还真就发现了不同

    根据易居伯特人的基因培养出来的红细胞,在处于最黯淡的天权位时最活跃,而处于最明亮的玉衡位是最沉寂

    现象发现了,道理却没有,玄学那套还真不能用来解释这个

    李梦星和梅念菇都作难了,梅哲仁当即连线李成彩和阿丹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李成彩认为易居伯特人对暗能量的应用应该就是从引力场的认识得到的成果,他们的来处应该就有那样的引力场特征

    而阿丹则认为应该是引力场引起的生物进化变异,易居伯特人是到了水蓝之后发现的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还真不好下结论

    倒是梅哲仁从玄门的天人感应学说中找到了些端倪,给出了建议,把终极存在的影响排除在外,不要去计较来源,先把应用弄明白,至少能帮上忙

    众人这才想到阶段性的成果也是成果,谁也没有办法抓住一个问题不放追根究底,还是应该循序渐进

    那就皆大欢喜了,实验完成可以返航

    就是回到地面时,梅念碧拉住了梅哲仁,朝前面有说有笑的罗剑和李梦星努了努嘴

    梅哲仁这才后知后觉,这是有情况?

    可他紧接着又否定了:“好像差着岁数吧,八岁噎,可能梦星就把罗剑当成小弟弟看了”

    其时夜幕正浓,远处的暗能量罩外的电离屏蔽层在漆黑的夜色里发出了淡淡的辉光,悠悠地浮荡着,这是空气电离引发的

    梅哲仁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天幕里最亮的玉衡,真的是星空里最亮的一颗星了,它与地上的莹光罩遥相呼应,两个闪烁着的光映照着,煞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