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左右手互搏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梅哲仁觉得应该关心一下李梦星,帮刘扬完成夙愿

    可前半句的作用却先显现了,硅基人又来催命了

    爱德华接到了戴特的通知,转运电子人部队的活要加紧,戴特又从北羊洲调集了五千架次的运输投入到大撤离中来

    好家伙,连轴转一天可以转运一千万人次,这也意味着,再有个两三天,此次转运的目标就齐了

    得提前为吃“败仗”作准备了,导演一场没漏洞不出篓子的大败退可不是易事

    那么多的部队,乌央乌央一大片,要败得合理,败得像样,虽败尤荣是很考验一位导演的功力的

    特别是调度组织方面,总不成一枪未发一炮未放就带着数千万的大部队跑路吧?那样是个人都知道是假的

    所以梅哲仁的重心又得往游洲那边倾斜了,连键盘侠部队都得全副精力地投入准备,万一到时硅基人翻脸或者事情出了漏子必须得接战,可不能措手不及

    于是众人仅仅在西原基地吃了个晚饭,就又得星夜连程出发了

    里贝克被抛弃了,黄哲宇跟凯瑟琳和约翰一再保证,绝对不让他折损半根毫毛,还保证下次他们见到里贝克一定是白白胖胖兼完成了觉醒的

    不应该是梅念菇来作保证吗?这也做得太明显了,手伸得过长了

    还好梅哲仁没吭声,让黄哲宇高兴了老半天,能代表了就说明有戏,

    量他也不敢花花肠,里贝克可是他师叔,要是没照顾好,梁明诚就得先劈了他

    将里贝克留下来是因为星辰国的条件比较好,至少想用暗能量这里有现成的,游洲还没安稳下来,等游洲的暗能量场搭建好不定什么时候呢

    梅哲仁决定用暗能量场来帮里贝克觉醒升级,这样他可以观察血族还有没有进步的空间

    墨矽的许多技术脱胎于此,从源头比对的话,更直观,也更有启发性

    至于凯瑟琳舍不得的问题,她的老师马姿楠说会帮她看着

    来时是那么多人,回去也是那么多人,顶替的是马姿楠的分身,理由是去游洲“照顾”一下老公的生活,梅哲仁猜测她想去看浪漫的特奇,在顺道逛逛乐顿和帕夷

    看看,多贴心,贴身紧逼才放心呐

    黑龙号不能明目张胆地降落,回到游洲还是花了点时间,最后那段必须潜行

    当半夜里一行人又重临索格伦时,梅远智和卡琳娜已经双双站在了洞库码头上

    这一次出了奇的没有首先找妈妈,而是公事公办跟老爸作简报:“硅基人又增加了运输机的数量,截止明天就能转运完,感觉他们急不可耐,好像游洲就是个火药桶一样”

    梅哲仁也想不出有什么变故,他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空间舰的战备执勤没问题吧?”

    “没有,大家都提着心呢”

    梅远智跟这帮空天舰的队员几乎就整天呆一块,结联仿生体之前,所有的舰长都需要梅远智当驾驶员,关于空天航他的意见最靠谱

    基本盘没问题,梅哲仁就不怕硅基人翻出浪花来

    “静观其便,按原计划准备”

    梅远智欲言又止,那厢卡琳娜已经将马姿楠哄开心了,他便干脆住了嘴

    伽德莱克带着阿隆索回教会的驻地,约翰也和凯瑟琳回家,梅哲仁正想回他借住的接待使者的公寓,却被马姿楠给拉住了

    他这时才反应过来,老婆跟着来呢,唉,一直居无定所,竟然忽略了这点

    梅哲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跟马姿楠说声对不起,可是又有些开不了口

    马姿楠倒没刺他,而是挽着他的手靠在他肩上:“远智和卡琳娜找到住处了,放心,以前就说了让你入赘我们家的,保你衣食无忧”

    软刀子割肉的风格没变,梅哲仁长出一气,不然他就得怀疑马姿楠是不是也被下了思维陷阱

    那就打道回府,两人就这么大喇喇地当街秀恩爱,让前面领路的梅远智一阵头皮发麻,万一卡琳娜也要求同等待遇,当着老爸老妈的面该怎么办?

    卡琳娜是位好同志,没有让梅远智作难,她愉快地迈着交叉步,轻盈得紧

    其实也没有休息之说,除了卡琳娜都是仿生体,就一机器人,随便找个地方休眠充电就行

    但习惯了人的思维,还是有个家感觉会更好,这样组成思维的量子云可以得到整理,运行起来会顺滑很多

    回到索格伦基地这个临时租往的家,其实也就大一点的洞库改造而成的套房,梅远智刚一进门就把刚才没说的事情倒了出来

    “爸,我总觉得北羊洲那边有变化”

    梅哲仁点点头:“那边确实有变化,但变化都在硅基人身上,爸爸也无从确认,其它的一切状况都没有转变,还是老样子”

    “我们可以试着分析一下,您确认硅基人一定没有看穿或察觉您的布置吗?”

    “这一点可以百分百肯定,不说硅基人没有这个能力,就算他们看出点什么来,也不是当前的反应”

    “那您想的让莱格重新复活的思路,有没有漏洞?”

    梅哲仁挺开心,梅远智不再盲从,而是懂得自主分析了,这很好,也许是卡琳娜的功劳?

    他满意地摸了摸梅远智的顶盖,好像父子相认以来,极少有这样的接触和氛围

    “硅基人多半也预料到了这个路数,但他们是不可能将底交给爱德华的,爱德华报上去的动态是莱格没抓住,我分析硅基人有可能认为莱格会和人共体进行交易,所以他们加大力度撤出游洲,却用爱德华来拖住人共体,大体上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老爸很少有这样的耐心跟梅远智讲解事态,让梅远智受宠若惊,就连卡琳娜看到父慈子孝的这一幕,也主动开溜找马姿楠聊天去了,将客厅让了出来

    男人嘛,有时候是抹不开面子的,不愿意露出自己腹心的柔软

    梅远智终于还是说到了他最担心的部分:“万一硅基人打定主意要牺牲爱德华作为拖住人共体的筹码,而我们又没有马上跟硅基人大打出手的打算,那接下来会怎么办?”

    梅哲仁叹了一口气:“唉,那样的话在北羊洲的布局没有影响,但就缺少了一个可以靠近硅基人的角色,爱德华这样的人设是最理想的”

    “不会影响后面的决战?”

    “不会,爱德华的实力对于北羊洲的布局可以忽略不计,只有他的身份是最有价值的”

    梅远智想了想认真下来:“爸爸,如果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游洲真打,真刀真枪地干一仗,只有这样,才可以洗干净爱德华所有的嫌疑,而且要凸显爱德华的作用,让这个身份能顺利的回归北羊洲”

    梅哲仁很意外,但梅远智的建议他还真的听进去了,是啊,玩小聪明终归还是难免会露出马脚来的

    梅远智又加了一把劲,他猛地站了起来:“而且,就在游洲地面上认认真真地打一仗,还即可锻炼队伍,同时也给游洲的民众一个信心,这是将人心拉到人共体这边的好办法”

    梅哲仁认真地看着儿子,曾几何时,老爸也是这么看着自己的,是什么时候来着?他获得了仿生体踏出家门要单独去求学的时候吧

    那时估计老爸也像现在自己一样的心情吧,儿子长大了,他张开了翅膀,可以飞了

    梅哲仁朝梅远智眨了眨眼,咧嘴笑了:“行,就照你的想法,这一次红方就交给你们自己弄作战方案,记得跟联合参谋部一起制订,你们只有一天,明天最后一批转运之前就要动手,这一仗是要打给硅基人看的”

    梅远智兴奋地跳了起来,用力地握拳庆祝,虽然是机器体,但活灵活现的样像足了二十啷当的梅哲仁

    老爸还是得有老爸的威严,梅哲仁也给他下了紧箍咒:“我说到做到,除非你们出现大的劣势,不然我不会干扰电子人军团的作战方案,你要知道,冰原小队也就是电子人军团的指挥官们也不差,他们还获得了我的作战经验,到时别被打到哭鼻子”

    梅哲仁啪的一个立正,向老爹行了一个军礼:“请首长放心,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行完礼他也开溜了,他得和卡琳娜一起去找他们那帮同袍哥们商量对策去了

    虽然梅哲仁看起来也年轻,但他是教官,在键盘侠部队里他还是被当成了老顽固,跟队员们总归是隔着一层

    如此也好,下一代的成长,上一代就有了支撑,可以少头痛少占量子算位

    次日,双方都开始了调兵遣将,梅哲仁也不会放水,他通过爱德华这个分身还是对游洲的电子人军团进行了适当的布置

    剧本改了,不再是爱德华被莱格攻了个措手不及一下子瓦解,而变成了双方一个偷袭一个仓促应战,但电子人军团还是在明面上占优的

    这一次就没有火红全食作为单向的盾牌了,而是真真正正的大兵团作战,梅哲仁也不能束手的,万一要是被队员们打了个溃不成军,他这个教官面子往哪搁,做戏做全套,架势拉开了,上真刀真枪,那就让它白热化

    梅哲仁的严阵以待所有的键盘侠队员都感受到了,他们也决定放手一搏,就当是键盘侠部队的毕业考核了,成了站直,输了连捂脸的地方都没有

    王学祖在通讯频道里还一脸便秘的样子:“远智,你确定教官真不会偷听吧?他要真偷听我们也没招啊”

    他这是故意的先小人后君子,防着梅哲仁一手呢,结果他被众人集体鄙视了

    许嘉星直接就上了刺:“王学祖,你最大的优势是在南岭基地,不然现在你就一边凉快去了”

    这回连梅念碧都不帮他了,枉做了小人

    如意出来做了和事佬,但和事的水平也就那样:“以我对教官的了解,估计你求他听他也懒得,他唯一的一次作弊,还是比古哥帮他翘的家,后来也老老实实地挨了好长一段时间禁闭,那可是真断网断了一个月”

    好吧,三边都没讨好,对于梅哲仁,被爆了大料,对于王学祖,也下了面子,对于队员们嘛,自己的偶像被抹了黑,光辉形象没了

    接下了气氛就很公式化了,没了活泼劲,但严肃起来出的作战方案也很扎实,连谢方军看了也觉得自己估计就转行当当政委把把关算了,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哇

    旗鼓已整,大战将生,风平浪静,静得让人心悸

    硅基人一共调集了近万架次的运输机,将他们手里的所有运力一把过梭哈了

    每一趟运走两百万的电子人部队,设备都懒得理,所以剩下的部队基本上相当于武装到了牙齿,可以做到电磁坦克当成自行车用,导弹可以当牙签使唤了

    终于,时间到了晚上,当最后一批运输机冒着红眼降落在因葛伦准备吞吐排好了队列登机电子人部队时,第一枪响了起来

    十二艘空天舰同一时间冲出了水面,他们将超声波剑开至最大,以最高的速度,仅五百米的飞行高度犁入因葛伦岛

    没有声息,没有预兆,连对方的反应时间也不给,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所有的着陆点

    仅仅三分钟不到,近万架运输机就全部被斩成了碎片,走不了了

    一开战,硅基人就收到了信号,他们观察着战场传来的实时画面,数着十二艘空天舰,只能沉默

    戴特还是有点肉痛:“运输机全没了,真地要听之任之?”

    罗奇克出奇地冷静:“我的接口,以后我们还需要运输机吗?”

    戴特有点祥林嫂了:“可是任由他们这样打,总觉得像是头上被套了个防火墙,还不给我还击,真不是滋味,要不我们试探一下大平洋防线这边?”

    “没有意义,人共体在游洲投入了十二艘空天舰,则说明他们在大平洋防线至少也有十二艘,他们发展得太快了”

    罗奇克仍然很平静:“或许这便是墨矽殿下愿意隔空指点我们的原因,我们其实和爱德华的作用是一样的”

    这样的表述很丧,但说的是事实,伊莱顿也好,戴特也罢,都无任何评论

    只是等了一会戴特忽然就嚷了起来:“还有戏,看,爱德华没有束手就擒,他出手了,哦,我的电子大神,他的防空手法太高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