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3章 又出啥事儿了?
    陆峰嘿嘿一笑,把拖鞋丢在一旁,跳上沙发问道:“是不是特别像个臭流氓?”

    江晓燕:...........

    陆峰横躺了下来,枕着她的大腿打了个哈欠道:“厂子里的事儿,都是小事情,你那化妆品研究的怎么样?”

    “别提了,买了几本书,看里面说的什么化学成分,什么草本提纯物,然后我就买这些东西,打算自己在家里弄一下,被骗了五千多”

    江晓燕越说越气,对方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给了钱后,她也不认识那些东西,拿回来找专业的人一看,人家说是炉灰,她都快成周边几个研究所的笑话了

    陆峰听的很无语,不愧是自己老婆,五千块就想研究出来日化产品,这个想法简直绝了

    “你笑什么啊?”江晓燕低头看他一脸忍俊不禁的样子道:“我很努力的,那些化学公式,还有排列组合,我都写下来了,高中时候我化学不差的,比例对了,就是能做出来”

    “亲爱的!”陆峰抓着她的小手说道:“我求你一件事儿,千万不要在家做化学实验,创业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儿,几百万砸进去没反应,也正常”

    “可是我....我花钱...肉疼!”

    “哈哈哈哈哈哈!”陆峰彻底被她憨态可掬的样子给逗笑了

    “你啊,没事儿干就搞点穿搭什么的,买点奢侈品,过完年,咱全家就搬去南方吧,在那边定居,逢年过节你带着孩子回来!”陆峰认真道

    江晓燕不说话,虽然她知道陆峰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她还是不想去,那里的世界太花俏,与其说是追求安稳,不如说她害怕自己跟陆峰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

    江晓燕的内心有一种本能,限制陆峰的发展,能够给她自己最大的安全感,南方城市是花花世界,陆峰的财富越多,社会地位越高,她越没有底气

    不止一次有人跟她说,你男人一个人在南方,身边肯定不缺女人,上一次打电话,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已经让她惴惴不安

    爱与不爱这种东西,作为一个已经身处婚姻,曾经还经历过家暴的女人而言,好像不那么重要

    “怎么不说话啊?”陆峰抬起手抚摸着她白皙的脸庞道:“到时候你在家,我每天按时回去吃饭,多好啊”

    “你现在好像也没回家吃过几次饭,到时候再说吧,今年过年回你家,我给你妈打电话了,你奶奶今年在你家,二姑、三姑一家子都回来,还有大伯一家,前几天听闻你爸妈搬进县城里了,就给我打电话,旁敲侧击的问你现在干啥呢”

    “你说了?”

    “我就说你在佳美食品上班的,进厂子里被领导提拔,你也机灵,倒卖点厂子里的废铁什么的,收入很不错”江晓燕盘腿坐在沙发上,用手抱着陆峰的脑袋道:“还跟我说,看了一篇报纸,上面的人长得像你,话里话外挤兑人”

    “别搭理那几家,那几家还不如你家人呢,尤其是我大伯”

    陆峰话虽然不好听,可也说的是事实,只能说极品一凑就凑一窝,俩人嘀嘀咕咕的聊着家常,一直过了十二点才睡去

    次日,各大报纸对于佳美食品董事会的报道虽然凶猛,但是行业内的人都知道,蹦跶不了多久,陆峰已经基本上拿下,剩下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同时本市的法务报纸也刊登了一篇头条报纸,督促佳美食品高层管理早日恢复,双方坐下和谈,同时以广大员工为主,早就一个和谐、温馨、健康的工作环境

    通篇都在说就业,再过几个月就是过年,这篇报道不止在说陆峰,也在说刘总,简单粗暴一句话,这一年都挺好,年底给我出事儿了,你小心点

    陆峰上午到了厂子,这回大门直接打开了,保安已经知道厂子是谁的厂子,这地方谁说了算,就好像昨天有一句话传遍整个厂子

    陆总在,佳美在,陆总不在,佳美可能就真的不在了

    这家厂子有着强烈的个人色彩,一个强人一手建立的企业,想要摆脱掉这个人,非常难

    王友朝今天干脆没来上班,被陆峰抽了两耳光他去跟刘总告账,刘总没搭理他,现在刘总都在纠结,要不要跟陆峰继续磕下去

    虽然磕下去的胜算不大,但是有一点

    刘总思来想去,把最终抉择交给了苏有容

    房间内,桌子上摆放着一大堆报纸,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头,苏有容把这几天的报纸全看了,同时还给自己认识的关系全打了一遍电话,想要动弹一下这个市里陆峰的关系

    她甚至给香江那边打电话,结果不管黑白道,回馈的结果都是,这人在本地的关系非常硬,动不得

    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出意外去世,成功代替他的位置,拉拢各方势力维持住

    至于以股东的身份在外地起诉他,也可以,只不过很麻烦,而且效果也一般,苏有容面对这种选择,也只能放弃

    她能选的方案只剩下,陆峰不管佳美食品后,通过皮包公司接触各大厂子的厂长,从而实现把产品进驻厂子

    至于放弃打佳美食品的主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大的利益,绝不可能放弃

    当天中午,杜琪峰在港交所代表佳美食品对本次融资宣布无效,无效理由为,三家公司刻意隐瞒生参经营状况,同时怀疑背后为同一人操控,存在恶意控股的情况

    不到三个小时,杜琪峰因为偷渡被抓,接着遣返回深圳

    陆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很无语,现在内地去香江还有诸多限制,偷渡简直太常见了,好在把事儿办了

    “对外发公告,通知所有厂长,在厂区进行张贴公布!”陆峰沉声道

    “别跟我说啊,我现在没职位”高志伟苦笑道

    陆峰从一旁拿过文件夹,抽出一张信纸写道:经港交所声明,佳美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于1990年9月22号进行的融资宣告无效,对于正天投资、众创联投、天银基金三家股东,踢出董事会,并对后续一切违法活动保留法律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前往港交所进行追责

    写完后盖了公章,又拿出一张纸写到:佳美食品董事会任免书公告,撤销王友朝担任佳美食品总经理一职,恢复高志伟担任佳美食品总经理一职,即刻生效

    “拿去吧!”陆峰把两份声明递给他

    高志伟看了一眼,说道:“陆总,这回很多中层管理私底下签了一份什么共进退协议书,十几个厂子一千多人啊,咱一共才有多少管理层,这些人要我看就淡化处理吧”

    “淡化处理?”陆峰微微皱眉,有些不悦道:“今天淡化,明天他们就卷土重来,再后来就敢组织罢工,信不?今天的痛苦是为了明天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高志伟听到这话吓了一跳,他不会是想把一半的中层管理开掉吧?

    这么做的话,佳美食品可能真的一夜垮掉的

    陆峰没说话,只是让他先去办手头上的事儿

    王友朝做了一场大梦,从中层管理到总经理,再到现在撤销一切职务,他短短十几天的人生真的是跌宕起伏

    他有些接受不了,当总经理的日子是真的好,就像是一场美妙的梦,让他不愿意醒来,联系刘总结果联系不上了

    又联系了一块跟他作为代表人的几个人,他们都说离开佳美了,换个别的工作,有人劝说他也悄悄离开吧,省的陆峰跟他清算

    王友朝翻看着自己手里的那些协议,脑子里冒出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自己跟这些管理层站在一块,陆峰就是再牛,他敢一夜之间开除掉一千五百人嘛?

    就凭这一点,自己当个副总经理没问题吧?

    王友朝已经想好了自己挟诸侯已令天子的美好生活

    刘总已经走了,苏有容也准备买机票回去,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晚上七点多,陆峰突然接到了张凤霞的电话

    “陆总,熊猫的事儿有转机了!”

    “怎么说?”

    “崔秘书给我打电话说,他们跟熊猫的总经理吃了顿饭,饭局上黄友伟跟他聊起自己在冶钢集团当总经理的事儿,短时间内想要做出成绩,要么是技术提升,获得重要大奖,要么是对于国内该行业市场做出突出贡献”

    “突出贡献?”

    “对,崔秘书说,你只要有办法在明年三四月份,给人家弄个突出贡献,啥都好说,甚至是可以,一元转让技术授权”

    陆峰听着电话里张凤霞的话脑子里飞速转动着,什么叫市场突出贡献?

    “一会儿我去酒店,跟崔秘书聊聊!”陆峰挂了电话准备走,路过高志伟的办公室,打开门说道:“通知李总别藏着了,回来上班,同时明天召开全员大会”

    高志伟刚准备说话,发现陆峰风风火火的走了,坐在那纳闷,又出啥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