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怒
    三个人修落在半空中还没站稳,就看见瑄儿冲了过来,女修一脸怒气,指着她鼻子怒斥,“喂,蛇妖,你怎么不看路啊,差点摔死我,你怎么回事啊,你必须道歉,我告诉你我们可是你们妖族的贵客,你得罪不起的”

    “我道你奶奶的歉,到底谁不看路啊,你知不知道我背了多少水啊,这下全白费了,我还得再背一次,混账东西,还敢胡搅蛮缠,耽误了下雨我拉你一起受罚雷你信不信

    瑄儿暴怒,捏着拳头一拳就挥了过去,砰的一声直接捶在了女修的脸上

    “啊!你怎么打人啊”

    女修完全躲不开瑄儿的拳头

    “别打人,道友息怒,此事是我们的错,可你不能随便打人啊”

    年轻俊美的男修也闪身挡在了师妹的前面,试图劝服瑄儿

    可惜他们错估了瑄儿的脾气,她是白曦是神兽,神兽都有暴力凶悍的一面,只是平时不常发作而已

    瑄儿又累又渴,已经干了一个月,这事最后一单下雨令,完成就万事大吉了,结果现在害得她要返工重来,五万斤水啊,几乎压垮了她的脊背,还得重来一次,焉能不怒

    “去你娘的”

    瑄儿一甩蛇尾狠狠的抽在男修身上,直接把他抽的倒飞出去,蛇尾是白曦力量的源泉,如今她日渐长大,神力也日渐觉醒成长,蛇尾的力道一般人也承受不住

    瑄儿扑上去抓住女修捏了拳头不动用灵力,光用拳头将她一顿爆锤

    “我让你不看路,我让你弄撒我的水,知不知道我背了五万斤的水去下雨啊,混账东西,我打爆你的头!”

    玄天宗的师兄已看不看也上来帮忙,率先攻击瑄儿,拔剑相向

    “昂嗷!”

    愤怒的龙吟响彻天空,音波持续的发散

    “啊!”

    三人一瞬间感到头似乎被锤子狠狠地砸开,抱着头头痛欲裂,浑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女修修为最低,当场就口鼻流血了,眼看着就要重伤了

    此时一道轻柔的力量包裹住瑄儿,“好了,瑄儿,差不多够了,不可伤人”

    六长老看着瑄儿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这才姗姗来迟

    一身青色长袍,青年摸样,俊朗不凡,头顶两个青色的鹿角

    “你是龙?六长老?”

    瑄儿耸动一下鼻子,浓郁的龙气,纯血真龙,看这个年纪应该是六长老才对

    敖尘望着她慈爱的笑了,“是我”

    “六长老好,叔,他们欺负我,害我丢了水泡,我白干了”

    瑄儿气的跺脚,你们知不知道五万斤水好重的

    委屈的噘着嘴,眼圈红红的

    敖尘失笑的拍拍她的头,“你先去背水,我带他们回门派,不可耽误正事”

    “敖真人好,此事确实是我们不对,我们在这给道友说声对不起了”

    “对不起,说早了,你们耽误我下雨是有惩罚的,切,懒得你们,叔我先走了,不然来不及了,真是倒霉,我出门没看黄历吧”

    瑄儿甩甩蛇尾朝天空快速飞走,和敖尘打个招呼,匆忙离开,重新背水去啊,啊啊啊!气死姑奶奶了

    敖尘看着瑄儿走了,才拉下脸来,表情严肃语气威严,“你们闯祸了可知道?她就是给凡人国度下雨的神族,耽误了下雨令你们也会一起受到罚雷惩戒的

    五万斤的水可以让这一方天地下五天五夜雨,随意丢弃会造成小洪灾的,你们简直胡闹,还有谁允许你们在天妖门上空飞行的有传送阵和飞舟为何不做?”

    敖尘极其严肃的呵斥他们,人修不允许在天妖门地界飞行,就是怕这样的状况出现,妖族很多修士都会飞,他们自由惯了,遇到人修可能会发生撞车事件

    “我们……,对不起,我们知错了”

    女修不服气还想说什么,被师兄一把推到身后,第一个站出来道歉

    “先跟我回去再说吧,真是麻烦!”

    敖尘抬手一道灵力将三人全都捆起来,身形一闪,空中出现一道白色的光晕,四人钻了进去消失不见了,直接回到了门派广场大殿门口了

    “进去吧”

    小道童顶着头顶一撮可爱的羽毛出来迎接敖尘,“六长老安好,您可是找掌门,他在里面等您呢”

    “嗯,乖,赏你的,去帮我给腾晖传个话,让他来一趟”

    敖尘丢给小道童一个丹药,小道童变成小鸟衔住丹药朝后山振翅飞走

    三个人修彼此对视一眼,年轻的师兄看了眼师妹,露出警告的神色,女修低头不再说话了

    “进去吧,别以为撞了人就完事了,你们可耽误了施雨,也不知能不能来得及了”

    敖尘看了看天色,轻轻叹口气

    “不就多背一次水么,哪有那么严重啊,您别故意给我们栽赃啊”

    女修忍不住怀疑妖族有坏心

    “栽赃,我犯得着么,你知道她背了多少水么?你知道布雨令并非随意下的,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是天道指令,耽误了是有天罚的,你去承担罚雷么?简直是无知小儿”

    敖尘不屑地扫了眼女修,人修的孩子都是这样无知无畏的么,难成大器

    “师妹闭嘴,你不懂就不要说话了,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真人莫怪,我师妹年纪小不懂事,胡言乱语,您原谅则个,我愿意亲自跟道友赔礼道歉”

    “你还算有几分心眼,可惜被连累了年纪小,刚才的女娃还没成年还是幼崽呢,按照骨龄也罢,按照你们人类的岁数算也罢,还不足你们人类的十二岁呢

    年纪小,我们的孩子才委屈呢,你们闯祸,我们的孩子给你们擦屁股,真是倒了邪霉了”

    敖尘甩了袖子把人推进大殿,掌门从屋里出来端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这三个人修

    “这就是耽误布雨的三个人修?”

    “正是她们,我唤了腾晖来,我要去看看孩子,怕她坚持不住,我先走一步”

    “好你去吧”

    掌门板着脸点点头,惹事的人修,真是讨厌至极

    敖尘一闪身就消失不见了,反倒是年轻的师兄再度抱拳行礼

    “给掌门问安,敢问真的如此严重么?我们年轻不懂事,还请您解惑,该如何赔罪我愿一力承担”

    师兄叹口气不得不站出来给师妹收尾

    “我也不晓得,下雨只有龙族能接到天旨,其他人接不到的,什么惩罚你们先等着吧

    若能完成算你们幸运,若是瑄儿完不成就要受罚雷惩罚,你们也要挨雷劈的,这事天罚,由不得你们赖账你们可真是能闯祸呀”

    掌门靠在扶手上,扶着额头无奈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