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绿眸
    “当然不是晚上,晚上钱要运到金库里面去的,这么多年,也只有两三批人干过这事”那位看上去很有故事的拉花师傅说道,“一般来说,是要抢运钞车的”

    “……”杨阙点点头,“现在好像不是运钞车的时间?”

    目前是下午四点钟,距离下班运钱还有一段距离

    “所以说,不懂规矩,现在的年轻人……”拉花师傅语气唏嘘

    正说着,一阵阵撞击声传来

    杨阙看到窗外的道路上,一辆大货车一路横冲直撞而来,倾斜着失去平衡,翻倒在地,横在街道上,几乎占据了一半的道路

    货车车厢翻开,大量的箱子倒出,又有瓶瓶罐罐从箱子里面掉落在地上

    一时间砸碎不少

    “那是什么东西?”杨阙看着瓶罐摔碎后,流出来的液体迅速蒸发,冒出大量的白雾

    给人的感觉像是什么强酸溶液

    “关好门”负责拉花,同时也是店长的男子对着侍者说着

    侍者过去,就要把门关上顺便立一个打烊的牌子,等到冲突和骚乱过去之后再开门

    这可是歌腾生存不二法则,白天尚好,到了晚上,不该看的热闹别看

    过去看一眼都有可能直接枪管塞嘴里,再也回不来

    侍者正在关门,突然间,几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推开侍者冲进咖啡馆内大声喊道:“关门关门!那群疯子要来了!”

    被撞到在地的侍者爬起来,看了一眼店长,在他的示意下,把自己刚才没有做完的工作完成

    门关上,随着“咔擦”一声上锁的声音,咖啡店内的七八个客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好奇地向外张望起来

    外面乱糟糟的,可以看到一群人夺路而逃,有些聪明的跑进周围的店铺中,一些则是直直地前跑

    因为大货车侧翻,掉落了一地不明液体导致,白色的气体升腾缭绕,让外面突如其来的混乱,显得有些不真实

    “咔擦”

    好像是什么东西上膛的声音,杨阙扭过头去,就看见那位店长拿出一把散(错字防和谐)弹枪,对准刚刚冲进店里的三个人

    “现在,小伙子们,告诉老爹外面发生了什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店长端着枪,看着那三个人说道

    这三个人不是普通的行人,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显然来自同一个地方

    “冷静,冷静”

    三人立刻举起双手,看上去非常熟练的样子,“我们是恩贝制药的员工,工作证就在口袋里,你可以过来拿”

    “是吗?”店长示意侍者过去拿,自己则是依然端着枪口对准那三个人

    侍者在其中一人身上搜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一张工作证拿出来

    他转身走向店长:“老板,应该是恩贝制药的没错——”

    话音刚落,就看见店长脸色变得狰狞,同时咆哮道:“闪开!”

    侍者的反应还算快,不管不顾地朝前扑去,把自己狠狠摔在地上

    在侍者砸地的瞬间,响亮的枪声响起,在咖啡店内回荡,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三人中的一个脑袋几乎被完全打烂,身子倒在地上

    另外两人则是被鲜血溅了一身,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是被吓傻了

    店内顾客皆是惶恐不已

    杨阙倒是看到了事情的全貌,侍者转回去,准备给店长那工作证的时候

    被爆头者脸上原本的些许不安、惶恐的表情完全消失,变得无比平静

    这种平静不正常,仿若一下子从一个人变成了木偶或者稻草人什么的,不带半点情绪

    在这样的平静中,此人对侍者伸出手,双手呈现出鹰爪状态,骨头、青筋暴起,足见之用力

    此人要从背后偷袭,掐向侍者的脖子

    被店长察觉到,这位有故事的店长,二话不说,一喷子打出去,结果了此人的性命

    不愧是民风淳朴的歌腾市,金盆洗手之后还如此硬刚

    “你们想要做什么?”店长示意侍者先躲到一边,继续看着剩下的两个人问道

    这两人被鲜血溅了一身后,就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脸上的表情就和刚才被爆头者一样,呈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鲜血形成了对比,满脸赤红的两人双眼里却有一种诡异的绿色

    白眼被绿色取代,莫名变成了眼绿

    沉默着,两个人突然动了起来,一个冲向店长,一个冲向旁边的顾客

    脸上的表情平静,肢体动作却是攻击性十足

    “轰!”

    枪声响亮,让人的耳朵再次嗡嗡作响

    店长没有半点犹豫,一枪轰掉冲向自己之人的脑袋,让他步了同事的后尘

    接着,他立刻调转枪口,喵向最后一个人

    不过这一枪没有打出去

    最后一人选择的攻击对象有些不合适,是唯一还坐在位子上看热闹的杨阙

    不是他选择错误,而是其他人都非常机智地躲到角落、桌子下去了

    一眼过去,只能看到杨阙

    那个人被杨阙按在桌子上,不断挣扎却动弹不得

    “喂,喂,能听到我讲话吗?”杨阙按住此人,试图和他交流,说了两句没有反应

    杨阙干脆地拿起旁边不算热的咖啡,浇到此人头上,试图让他冷静一点

    只可惜,冷静的只有表情,动作依然挣扎不休

    “这算什么,丧尸?”杨阙皱起眉头

    这三个恩贝集团的员工的变化极为诡异,脸色平静的同时攻击性十足

    如果加上腐烂不死,“嗷嗷嗷嗷”的特性,那就是经典的丧尸

    不过他们没有这些变化,只是沉默着,平静着做出攻击举动,带来的压迫感远比丧尸还要大

    杨阙尝试着压迫此人的脖子,试图让他昏迷过去,却是没有什么效果

    “这家伙怎么回事?”店长走过来,毫不犹豫给了一枪托,鲜血横流的同时依然没有效果

    “不清楚,外面似乎有不少这样的人”杨阙看向窗外

    那里的人群在奔跑,在搏斗

    可以明显看到分成了两批人,一拨人脸上是惊讶、恐怖、愤怒,另外一拨人,平静得如同木偶

    “咚!”

    有人被按住脑袋,往咖啡店的玻璃外墙上狠狠撞去

    玻璃自然非常厚实,不可能被一下撞破,那人被撞得头破血流,双手按着玻璃,随后无力地垂下

    在其身后,平静的绿眸者抓着他的脑袋

    “咚!咚!咚!”

    一下下敲击的声音,像是砸在人的心脏上

    绿眸者一边撞击着身前的脑袋,如同这不是一个活人的头,而是皮球之类的东西

    一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店内的众人

    店内,恐惧的情绪随着尖叫完全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