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黄槐树,杏花酒(求订阅)
    烟尘散开

    “二伯,我们已有十几年未见了吧!”

    说话之人,正是那个当初前去武阳县击杀鬼母的夏云锦

    他摘下面具,嘴角含笑,别样的注视夏鼎

    “哟,原来是云锦啊!十几年未见,原本的毛头小子不见了嘛!

    这气场,有我当年的味道”

    夏鼎挑眉道,认出来夏云锦,心里不禁有几分得意,毕竟血脉相连嘛!

    其实仔细的看,他们两人是有那么一点想象

    两人沉默片刻,夏鼎直接道:“云锦,你也要阻止我?”

    夏云锦抬起刀,笑说道:“当然!”

    夏鼎沉下脸,盯着面前的长刀

    “云锦,二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手中这把刀,乃是我亲手送给你的”

    “没错,这是侄儿成年之时,二伯冒着大危险,特意赠送于我

    要知道,二伯您可是魔人,又是黑魔教的成员

    而王都戒备森严,你身份一旦暴露,九死一生

    可你不仅如此,又闯进夏家,这份心意,侄儿永记在心

    也正是于此,所以十几年来,一直将此刀带在身边,尤为爱惜”

    “哈哈!”夏鼎笑得很真实,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想起当年的送刀,也是他此生做得最疯狂一次了吧!

    要知道,那里可是王都,大封王朝最为安全的地方

    可以说是一切邪恶势力的禁地

    当时夏力得知他的想法,非常反对

    但,夏鼎还是闯了进去,只为送给他那从未见过的侄子,一份成年礼物

    别看他表面不靠谱的样子,可心里却十分珍重那来之不易的亲情

    夏云锦的爷爷年轻时,没管住下半身,犯了每个男人都可能会犯的错,从而在外留下了种

    就这样,夏鼎年幼之时,找上夏家,并认了亲

    跟所有狗血剧一样,夏鼎进入夏家同样遭人冷眼

    不过他同父异母的哥哥,也就是夏力却没有那样

    在夏鼎受到家族其他人排挤时,会上去说理,乃至打架

    这一切夏鼎都看在眼里

    后来,夏云锦的父亲出生了

    不过夏云锦的血脉出了问题,竟然没有继承斩鬼能力

    狩鬼师家族中的男丁居然没有斩鬼能力,这几率可以说是千年一遇

    如此一来,夏云锦的父亲就成了家族笑柄,称他为废物

    不过,夏力与夏鼎对自己这个弟弟非常尤为疼爱,非常护短,不容得他人嘲笑

    就这样,三人兄弟感情越来越深

    只不过后来夏力和夏鼎过于追求力量,从而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他们离开后,夏云锦的父亲自然再次受到排挤,只不过家族之人怕夏力和夏鼎报复,也没太过

    “二伯,回头吧!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夏云锦伸出手,脸上洋溢亲人之间才有的笑容,很真实,没有一丝作假

    望着面前的手掌,夏鼎内心五味杂陈

    扪心自问:“我,还能回头吗?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吗?”

    “二伯,国师已经研究出消除邪念的办法,可以让你变回跟我们一样”夏云锦诚恳道

    听到国师这两个字眼,夏鼎眼中闪烁厌恶

    然后说道:“云锦,你也别再劝我,让开!”

    夏云锦闻言,注视自己这位二伯

    他不想放弃

    沉默片刻,夏云锦开口道:“二伯,家父让我给您和大伯一句话”

    “他说什么了?”夏鼎瞪起眼睛

    “黄槐树,杏花酒”

    闻言,夏鼎心神一震

    “黄槐树,杏花酒…”他表情木纳,重复说着这六个字

    一时间,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画面

    “二位哥哥,这是愚弟亲手酿制的杏花酒,第一次酿制,也不知道合不合你们的口味”

    这是夏云锦的父亲第一次酿酒,虽说与那些酿酒大师们相比差距很大,但夏鼎他们都十分满意

    自此以后,一旦夏云锦的父亲酿好杏花酒,就与他们一起在黄槐树下把酒言欢

    不过,在夏鼎与夏力成为魔人后,黄槐树下,也就只剩下夏云锦父亲一人了

    这个时候,夏云锦从黑匣子中取出一壶酒

    “二伯,这是家父最新酿制的杏花酒,请您品品”

    夏鼎回过神,望着酒壶愣了几秒

    随后,他伸手接过

    揭开壶盖,瞬间漂出一股醇厚的酒香

    酒香之中,夹杂着杏花的香味,还有一点点的槐树叶的气味

    夏鼎没有犹豫,张嘴喝了一大口

    “啊!好酒,安生的手艺见长许多了啊!”

    夏安生乃李云锦父亲的名字

    由于他没有斩鬼的能力,所以给他取名安生,寓意平平安安过完一生

    自从夏鼎他们成为魔人后,就再也没有品尝到夏安生亲手酿制的杏花酒

    如今,相隔四十多年,再次品尝到自己兄弟酿造的美酒,夏鼎岂能不高兴

    “好酒,好酒,哈哈哈!”

    不到几口,满满一壶便被他喝光了

    此时的夏鼎心情大好

    夏云锦见机立刻道:“二伯,家父对您和大伯十分思念,尤为期待团圆的那天

    二伯,不如您…”

    可他话还说完就被夏鼎打断

    “云锦,你不必往下说”夏鼎脸上的笑容逐渐散去,“你就别劝二伯了

    二伯与你大伯已经回不了头,若还有来生,依旧希望与您父亲做兄弟”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夏鼎是铁了心一路走到黑

    夏云锦也是放下尊敬,变得严肃起来

    “二伯,今日侄儿不会放你离去”夏云锦正色道

    “就凭你?”夏鼎别样道

    “对!”夏云锦目露自信,再次抬起长刀,指向对面

    “好,很好”

    “听闻我家侄儿在夏家也是出名的天才,不到三十就突破九品进入五境,二伯正想领教一番”

    说着,夏鼎抬起长刀,与夏云锦的长刀想碰,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二伯,那侄儿献丑了”

    话落,夏云锦身上喷发出惊人的气血,引得周围空气发出爆竹般的声响

    夏鼎见此,不由一惊:“破地境?难道你也大量吸收精魄石,借此提升修行的速度?”

    夏云锦淡淡道:“不多,也就一块”

    “一块?”夏鼎皱着眉,宁是在逗我吗?

    不过,夏云锦确实没有说谎,他的确只吸收一块

    而一块精魄石,正是来自那位鬼母

    夏云境不屑使用精魄石来提升力量

    可当他了解青州这边的情况后,他犹豫了

    他终究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鬼母是鬼王级别的鬼物,其精魄石蕴含的能力自然庞大无比

    夏云锦将其吸收后,气血突飞猛进,境界一举突破到破地境

    要知道,进入五境后,每提升一个小境界会变得极其困难

    每个境界分为三个小境界,小天位、中天位、大天位

    基本上,从小天位到中天位所需的气血,比九品总和还要多

    五境的第一境为脱凡境,第二境为破地境

    一般情况下,以绝品血脉来说,从脱凡境到破地境,至少需要十年

    可夏云锦才入五境多久,居然又达到第二境了,岂能让夏鼎淡定?

    他深知吸收精魄石的后果有多严重

    现在的自己已成为人类公敌,讲道理,他不想让夏云锦走上这条不归路

    “云锦,二伯不想让你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