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西蒙出关(八)
    夜幕、宿舍

    卧房里面,女孩仍然趴在床铺上看小说,正好读到惊悚紧张的剧情,自己孤零零的面对四周空旷的房间,左等右等的都始终等不到周逸寒回来,那种被恐惧充盈弥漫的氛围是很到位的

    仿生机器人原本是不该有恐惧或是害怕的感觉的,可在女孩体内的人格抑制器被拆除后,她的情绪本身就会很不稳定,在这种时候再去看惊悚刺激的恐怖小说更是会无形加重她的心理压力

    就比如说现在好了,她就总是会觉得在那扇周逸寒走的时候给她关的好好的房门外面,似乎是有什么人正站在那里,因为他粗重的呼吸声透过门缝传了进来..

    “呼..”

    “呼..”

    人的神经在这种紧张的时候,感官是会非常灵敏的,不管到底是真是假,女孩此刻却都感觉到自己能清楚的听到

    也许一开始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可随着恐惧氛围的逐渐加深,她开始多了个看两眼书就要往身后那扇确认紧闭着的房门看去一眼的习惯..

    每看一眼,她都会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冷风找上自己的身体..

    如此反复几次过后,她不得不改为仰躺在床上,盖上了被子,双手举着本书在看,可同样的,她还是会看两眼就微微抬头,朝那扇紧闭着的房门看去一眼..

    “呼..”

    “呼..”

    从门外传来的粗重的呼吸声,并没有因为她盖上了被子就有所好转,反而感觉上还越来越重了,这种声音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女孩的感官,她已经几乎完全看不下书了,不得不将书本给放下,就只是那么单纯的缩在被窝里

    可书可以不看,脑子里面记忆却没办法消除,那道来自门外不断传来的粗重呼吸声她还是能够听到,她还是会每躺两秒就不自觉的微微抬头去确认一眼那扇房门是否有关好,而且不靠看书来分散精力,她反倒还感觉自己听到的声音更清楚了..

    最终,她不得不将头也缩回进被窝里,把身体缩成团,用两手捂住耳朵,只留一条缝在监视那扇紧闭的房门,这才感觉没有那样的怕

    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过的是非常漫长的,对女孩来说就是种煎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削尖了耳朵在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眼睛眨也不敢眨的在盯着那扇房门..

    感觉好像过了特别长的一段时间以后,那扇紧闭的房门终于打开了,透过被子预留出来的那条缝,她看到是周逸寒回来了,心里头害怕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去了大半!

    “你在干嘛?”

    周逸寒在推门进来以后,看到床上把自己完全缩进被子里面的女孩也是恍惚了一下,心里面提起了几分戒备,虽反手推关上了房门,却并没有贸然的走上前来..

    不过这种戒备也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女孩掀开被子,露出真面目以后就消去了

    “这么大夏天的把被蒙过头,你不怕..”

    吐槽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女孩非常迅捷利落的从床上翻身下来,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就感觉好像是逃命似的在往他这里跑!

    这令得周逸寒本来就还没有完全放下的戒心再次被提了起来!

    两手不由自主的抬起,但还没等他做什么呢,女孩就好像一阵风一样,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周殿主..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见到他,女孩简直如同看到了救星,两只环抱住他的手臂搂的非常的用力,声音听起来则更是可怜兮兮

    “咳咳..”

    周逸寒完全下意识的也搂上了女孩的后背,刚刚被她那样用力的一撞,身体里的真气都差点没散了,连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一步

    女孩是仿生机器人,虽然外表看上去与人类一样,可在体内的结构却大部分都是铁,如果说是正常人,估计都承受不了她刚刚的那一撞,这一会手臂紧紧勒的也差不多快要窒息了..

    “好了好了不怕了啊,跟我说说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周逸寒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她,等到时机差不多了才将她给拉开,却叫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原本感觉上还有骨气的女孩在见到他的那刻,一对乌黑漂亮大眼珠里面的泪花就开始止不住转啊转啊的,这会终于是忍不住的往外在涌了!

    “别..你别哭啊..我被你这么狠狠撞了一下,我都还没哭呢..”

    可能是她感觉到委屈了吧,周逸寒这就属是没带过孩子的,被她这么一哭对,立时搞得有些手忙脚乱的

    本能的抬起手来想要帮她擦干眼泪吧,想想不太合适,又停在了她的脸前,可就这么僵持着也不是个事啊!

    “好啦好啦,没事了没事了啊..”

    最后,感觉上他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就用身上穿着的外衣的衣袖来帮女孩小心的擦了擦眼泪,一边像哄孩子般哄着,见她脚上连鞋子都没有来得急穿,站在冰凉的地面上,就想着先把她给带回到床边来坐下

    “家家,刚刚是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么?跟我说说..”

    一路伴护着女孩回到床铺上坐下,自己则在她面前弯下身来,周逸寒再次问及起了她刚刚发生的事,却感觉这就是一个不可触碰的禁脔,他不问的话还好,女孩有点倔强的咬着嘴唇,算是勉强能把眼泪给止住..

    可他这一问,那就是谁也不好使了,眼泪哗哗的往下直淌

    将周逸寒给逼得没招没招的,无奈之下便只能说道:“你要是再哭的话我就走了啊,把你今晚上自己留在这睡..”

    “不要!”

    事实证明还得是这招好使,他这话一说完,女孩赶紧抹掉脸颊上的泪痕,咬牙紧嘴再不敢哭了,两手也是慌忙齐出抓住了周逸寒的胳膊,一看就是生怕他会就这么跑了的意思,看的他心里面不免一乐

    在以偏招唬的女孩不敢再哭后,她花了短暂的一段时间来调节自身体内的气循环系统,等到稍好一些后将自己先头在床上躺着看小说,却突然听到门口有粗重的呼吸声传来的事全都一五一十的告之了周逸寒,可想而知他听到后会是多么啼笑皆非的一副反应..

    “是这样的家家,我们呢在感觉到恐惧的时候气血充盈、内心颤栗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尤其是给你造成精神紧张的原因还是因为看了小说里的某些恐怖情节,这些东西会在你的脑子里面形成一幅自循环的影音相图,而且你还越不想去想,它就越会出来的清晰..”

    “在回味过多次以后呢,你的精神就会到达一个极度紧张的临界点上,我虽然不知道它是一种什么原理,但至少还知道你的感官会因此变得无限灵敏,在这种时候你可能会听到很远,或是平常都没有注意过的声音,你的本体是仿生机器人,听力也应该要比我们好上许多吧?..”

    一边说,他一边在往门边走,似乎是想要用连解释带实际行动的方式来告诉家家,她刚才听到的声音不过是因为她太过紧张之下的错觉

    “在这种事情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只要是跟你脑子里面正在回味的剧情有所关联的,大脑就会自动将它模拟成那个声音,让你觉得你自身仿佛置身在那个书里面的恐怖情节里面,哪怕它其实在声波上有点差异,在那个档口,你也会本能的去认定那就是你所想的那种声音..”

    “不是的!我很确定我刚刚听到的就是某种生物很粗重的喘息声!”

    女孩盘腿坐在床上,看起来是已经对刚刚的那一幕有很深的阴影了,非常确信自己刚刚听到的声音是真实存在的!

    面对她的执拗,周逸寒也不想与她争辩什么,索性便直接一把将那扇真的说不上有多坚实的房门给拉开,戏道:“那就用实际现实来证明就好了,就这么一扇小破木门,比你的身体都要脆,要说随便来个人在这上面踹上两脚它都会报废我也不觉得奇怪,可它不是挡住了你嘴里面的那个怪物么?”

    “我刚刚走的时候就只是把门给带上了,可是连锁都没有上,要是刚刚这扇门外真的有什么东西的话..”

    拉开房门,一边说,一边嬉笑的用手在上面的各处部位轻轻敲击,周逸寒目光回对着床上的女孩,就是想用最实际的现实来证明给女孩看,她所担心的那些东西都是不存在的!

    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从容,一脸轻松,边对女孩在说,边用手摸索按压着房门脆弱的木体,却在突然间,他嘴里面的话没有任何预兆的停下来,转回头过看着自己的指尖!

    “湿的..”

    他的突然古怪的举措,瞬间便将女孩好不容易有些平复下去的心境给提升回了紧张的巅峰焦点!

    看他一脸凝重,眼神逐渐微眯,刚刚从木门上收回来的那只手掌指尖轻轻捻动,后再看向木门上的一块地方,一点一点的去逐步开关木门的敞开角度,看样子似乎是在找着什么东西..

    “很抱歉家家..我觉得我有必要收回自己刚才所说的所有的话..”

    看似他是在门上找到了那个他想要找的东西,便收回了手,再转过头来,对着女孩说道:“你是正确的,这里刚刚真的有什么东西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