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焚筋洗髓丹
    焚筋洗髓丹

    这味丹药在修者中可谓是大名鼎鼎了,其名声之响亮,药物之珍贵,绝不在破境丹之下

    因为这味丹药有着一个独一无二的特殊功效,那就是焚烧经脉,洗涤骨髓,让沉淀在人体内的丹药毒性慢慢化去

    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修炼者,就不可能不服用丹药或者是天材地宝之类的东西因为无论个人的资质多高,若是没有丹药的辅助,那么这个修行速度也肯定快不到哪儿去更何况,在冲级之时,若是缺少了相应的丹药,那么能够一路趟过去而没有一点颈项的……

    那绝对不是人,而是天命之子了

    可世界上修行者千千万万,总不可能每一个人都是天命之子吧

    所以,只要有可能的话,修者们在修行之时,还是会使用丹药进行辅助而随着修为的提升,那积蓄在体内的丹药毒性就会慢慢加深,甚至于到了能够影响身体的地步

    这个时候对修者来说,就是一件十分为难的事情了

    特别是对于那些修为卡在关隘,想要冲级的人而言,就愈发的难受了

    体内的药毒越强,冲级之时所遭受的经脉反噬就越厉害,很有可能在冲级之时“轰”的一声经脉寸断而亡

    所以,修行的各种资粮虽然必不可少,但修行者本身的资质却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资质越强,积蓄真气所需要的丹药就越少,而更重要的是,资质越高者,对于丹毒的承受能力也就越大

    同样的丹毒,在不同之人的身上发作,其作用和威力可是迥然不同的

    有些人一旦发作,或许只是痉挛几下就可以扛过去,但有些人发作,那就是要老命的事情了

    而且,这样的情况对于修为越高者来说就愈发的严重,因为他们体内的丹毒都是经年累月慢慢积攒下来的,想要化去的难度无疑是最大的

    不过,这一切焚筋洗髓丹都可以解决

    只要服用这种丹药,就能化解体内丹毒,虽说很难彻底根除,但只要让丹毒降低到身体能够承受的极限之下,就足以让所有修行者都趋之若鹜了

    徐毅拿着丹方,脸色慢慢变得狐疑起来

    吕方在拿到上品破境丹之后,曾经向他解释,这颗丹药是为了吕仃准备的而吕仃被困在人阶八级十余年,始终无法寸进

    破境丹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可是,如今拿到破境丹也有几日了,吕仃非但没有闭关冲级,反而在拜访自己的时候赠送了这张珍贵的丹方

    莫非,如今的吕仃体内丹毒积蓄过多,所以纵然有上品破境丹在手,但也不敢轻易尝试么?

    仔细想想他们叔侄两人的话语和动作,徐毅不由地哑然失笑怪不得吕方非要在告辞之时才将丹方混在金票中拿出来,他应该是害怕自己让他炼一炉焚筋洗髓丹吧

    看着丹方上记载的各种药材,就连徐毅都不免有着一种头大如斗的感觉

    这种药材的炼制难度,比起破境丹来似乎要更高一筹啊

    而且,与破境丹一样,这种丹药也有着相对应的修行者等阶

    下品焚筋洗髓丹只能作用在人阶一至三级的修行者身上,中品与人阶四至六级相配,而人阶七级以上的修行者想要洗涤体内丹毒,就只能指望上品焚筋洗髓丹了

    上品破境丹固然难求,但上品焚筋洗髓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徐毅沉思片刻,将丹方和金票小心收好

    这金票的面额虽然很大,绝对是他前所未见的数额,甚至于比他老爹辛苦一辈子都要多出不少但徐毅却并未放在心上,因为如今他炼丹师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只要愿意开炉炼丹,那么财务自由绝对不是问题

    但这丹方嘛……哎,毕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若是真的捣鼓出来,给他们一颗也不算什么

    徐毅收敛心神,回到了后屋,坐在了温度尚未全部消散的丹炉之前

    焚筋洗髓丹虽然是好东西,但却不是他现在能惦记的还是先把眼前的回气丹给弄出来再说吧

    徐毅在丹房中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炼丹之中,至于外界的如何变化,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而吕仃叔侄离开大院不久便放慢了脚步

    吕仃轻捋长须,不满地道“方儿,你拉着我走那么快干什么,老夫还想要与他多聊几句,套套关系呢”

    吕方苦笑着道:“二叔,小侄害怕啊”

    “怕?”

    “是啊,徐兄弟绝对是一个对丹道至情至性之人”

    吕仃轻笑道:“废话,如果他不是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在三个月中炼出上品破境丹”

    吕方叹了一口气,道:“那么二叔可曾想过,当他见到焚筋洗髓丹的丹方之后,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吕仃微怔,道:“炼丹?”

    “不,他肯定是想要找人炼丹,而他自己在旁看上一遍”吕方摇着头道,“若是其它丹药,小侄尚且有着几分把握,但这焚筋洗髓丹……哎,别说是小侄了,就算是潘执事也不可能炼出来啊”

    吕仃不由地哑然失笑,但随即脸色微沉道:“方儿,你说徐老弟能否将这门丹药也炼出来呢?”

    他们两人虽然辈分不同,但称呼徐毅之时,却都是满口子老弟,兄弟的,但他们两人竟然也不以为意

    修行者之间虽然也有辈分,但归根结底还是以拳头、人脉和资源来说话的以徐毅如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潜力,吕仃可不敢托大长一辈啊

    吕方张了张嘴,他本来想要说短期内绝无可能但是转念一想徐毅学会破境丹的时间,这句话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吕仃则是轻捋长须,缓缓地道:“徐老弟家中竟然会有山南白茶,真是意想不到啊”

    “山南白茶?”

    “嗯,那是第一峰中老茶树上所产的茶叶,久饮之下,甚至于有着洗涤丹毒的奇效”吕仃沉声道,“这茶管制极严,便是各峰各房长老都未必有份我也是机缘巧合喝过一次,但却是终身难忘”

    吕方倒抽了一口气,道:“这就是那第一峰的那道名茶?”

    吕仃缓缓点头,叔侄两人眼神闪动,神采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