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韩起
    当晚,由于时间太晚了,徐显不方便找当事人询问于是,忍着好奇,等到第二天早上再去找了那个副驾驶

    据那个副驾驶说,这类备注“坐飞机”的航班,就是字面意思严格意义上来说,这种已经不算是加机组了,而就是跟普通乘客一样买票坐飞机只不过,机票是公司帮你买其余所有的流程就是跟普通乘客一模一样乖乖走候机楼,乖乖值机,乖乖过安检,没有一点儿内部人员优先权的说法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在于星游航班飞洛水的航班只有不定期的一个晚班

    在后天确实有一班滇云飞洛水的航班不过,第二天的航班是早班,这样的话,休息期就不够了而再往前推的话,就只有昨天才有一班飞洛水的

    如果昨天过去洛水,那肯定没有休息期不够的问题但是飞行员足足要在洛水的过夜酒店白白待两天如此一来,星游航空平白要给飞行员支付两天的房费,餐费和过夜费,加起来绝对比一张机票贵而且,这种让飞行员在酒店发呆的行为极大浪费了机队运力,怎么算都亏

    这样的话,还不如花些钱,让飞行员坐别的航空公司的飞机过去计算下来,还合算一些

    这个副驾驶就是觉得走候机楼实在他麻烦了,比不得加机组走内部通道快捷再者说,他本来就不喜欢过夜,于是懒得飞这个航班了,在微信群里甩了去

    不过,这对徐显来说都不是问题他不熟悉加机组的流程,但是坐飞机的流程还是知道的而且,在翔羽酒店待着和在洛水的过夜酒店待着对他来说,实在没什么大区别

    既然双方都没有意见,徐显就打电话给了调度原本徐显还有些担心的因为,这个航班换了人的话,那公司买的机票不就是作废了?公司会同意这种赔钱买卖吗?

    结果跟调度说了换班之后,调度当场就答应了还说明了下需要坐鲲龙航空的航班的事情,对机票的事情只字未提

    看来航空公司之间应该有一套内部交易的通道

    解决了换班的事情,徐显美美地补了一觉醒了之后,想起连山雪借给他的三万块钱,决定还是把事情告诉了他父亲徐景扬

    徐显除了金锁的事情,其它几乎没有隐瞒主要意思就是那个女同事财大气粗,三万块钱就是毛毛雨,让徐景扬不用担心被骗什么的

    其实,有一点徐显猜错了连山雪并非他想像的那般豪富,至少三万块钱对连山雪来说绝不是毛毛雨这般不当事

    徐景扬听得还有这等好事,顿时喜出望外没有利息,也不急着还钱,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过,后面听说借钱的是一个女同事再想想自己儿子的相貌,徐景扬不免对儿子的奉献精神肃然起敬

    徐显的意思是自己还有事情,让徐景扬多抽时间关心一下租房的事情虽然说三万块钱肯定是足够了,但是最好还是要能省则省

    深谙省钱之道的徐景扬自然是知道这一点,在电话里给徐显连打包票保证绝对会找一个极致性价比的租房,让徐显放心就行

    听得父亲徐景扬的拍胸脯的保证,徐显稍稍安心下来他不用关心租房的事情,倒是让他微微轻松些

    没有了钱财上的压力,徐显顿时感觉一身舒坦脑子里甚至开始想像未来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怎么也应该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吧

    以后再也不用去公共卫生间了,也不用炒个饭,整个家都是油烟味了想着想着,徐显又是渐渐睡去

    ......

    傍晚时分,滇云机场到达层

    连山雪在一号出口等了许久,终于在人群之中找到两道高挑的身影

    “这边!”连山雪兴奋地朝着那两人招手

    叶灵和王诗文一眼就望见了接机的连山雪,皆是笑着走向连山雪

    “我还以为你们明天早上才到”连山雪拉过叶灵的手,很是亲昵地说道

    叶灵样貌和其母叶静有几分相似,不过,身材更为出挑,是那种第一眼看过去就颇为惊艳的类型

    “想你了,就早点儿过来了不会不欢迎吧?”叶灵笑道

    这时,一旁的王诗文也插话道:“我们可是没有订酒店,你可是要收留我们啊!”

    “我家里床大得很,今晚我要左拥右抱”连山雪开心道

    叶灵忽然问道:“前段时间,你在群里发的那个金锁照片是哪里拍的?手艺太精巧了!”

    “厉害吧!”连山雪神秘兮兮道:“明天晚上等人到齐了,我可要让你们都开开眼!”

    叶灵眸子一亮:“难不成你这个东道主还准备了什么惊喜不成?”

    “明天晚上自有分晓!”连山雪笑道

    ......

    翌日清晨,徐显早早就收拾好东西去了机场值了机后,过了安检,安安心心地在登机口等着了透着玻璃,徐显发现鲲龙航空的飞机已经在了,而飞机似乎还没人

    “机组还没有来吗?看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才对,迟到了?”徐显自言自语道

    而徐显口中迟到的机组此时已经在了安检道口,当然这是内部专用的那个

    一大群鲲龙航空的机组聚集在安检口,整个队伍没有一个人敢说话,领头的四道杠的机长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气质显得极为独特

    安检员接过副驾驶递过来的任务书,并没有细看,而是对着领头的机长说道:“机长你好,请你摘下墨镜!”

    机长没说什么,缓缓摘下墨镜,露出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

    安检员看了下机长的样子,微微蹙眉,怎么感觉哪里见过?

    不管这奇怪的感觉,安检员接过机长递过来的登机牌,用机器一扫描,其信息全部显露出来

    忽地,安检员望向扫描机屏幕的瞳孔猛地收缩,犹如触电一般地拿起旁边的任务书,进行确认

    在任务书的机长一栏,后面跟着的名字是......韩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