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来杀你的人
    此刻,霍伊尔家族,秋元雅子正在客房收拾行囊,准备离开霍伊尔城堡

    倒不是说因为乔希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她不好意思继续待在城堡里,而是因为昨晚乔希被陈飞宇教训了一顿,她担心乔希迁怒于她,所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还是离开霍伊尔城堡为好

    突然,“咚咚咚”传来一阵敲门声,同时听到佣人在外面说道:“雅子小姐,请问现在方便吗?乔希阁下请您去大厅说话”

    秋元雅子轻蹙秀眉,眼珠微转,将还没收拾好的行囊重新塞在了柜子里,这才打开门,走到了大厅里

    只见乔希独自一人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两杯红酒

    他看到秋元雅子走过来,眼睛一亮,站起来优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雅子小姐,请坐”

    “乔希先生有什么事情吗?”秋元雅子在对面坐下,看到乔希将红酒杯推到了自己的面前,并没有伸手去接,暗暗防备着乔希在酒里下毒

    乔希也不疑有他,笑着道:“我冒昧请问,雅子小姐和陈非到底是什么关系?”

    “总共也没见过几面的普通朋友关系”秋元雅子不动声色

    乔希哪里会相信秋元雅子的说辞?

    不过他现在跟秋元雅子只是普通朋友,没有理由与立场质问秋元雅子,而且相比起来,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当即,乔希举起酒杯喝了口红酒,笑道:“既然只是没见过几面的普通朋友,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昨晚的时候,我派了人去华夏,调查陈非的身份来历”

    秋元雅子淡淡地“嗯”了一声,心里一阵不屑,她都不用问就知道乔希一定没查到陈飞宇的身份,不然的话,乔希不可能这么悠然自得的坐在这里

    果然,乔希摇头说道:“可惜时间太短,暂时还没查到陈非的具体身份,不过,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

    秋元雅子来了丝兴趣,好奇问道:“为什么?”

    “因为陈非今晚就会死!”乔希盯着秋元雅子完美的容颜,想看到秋元雅子震惊的表情

    岂料,秋元雅子眼眸中竟然闪过一抹喜色,接着就摇头笑道:“不可能的”

    陈飞宇如果真这么好杀的话,她就不用千里迢迢地跑到北欧寻找机会了,乔希连陈飞宇的真正身份都不知道,就说陈飞宇今晚会死,简直是痴人说梦

    乔希微微愕然,为什么听到陈非会死后,雅子小姐竟然还高兴?

    他摇摇头,并没有去深想,道:“我知道陈非很厉害,但是他得罪的势力更厉害”

    “没有哪个势力能轻易杀了他,你们办不到的”

    秋元雅子越发的不屑一顾,陈飞宇出道以来相继得罪了冥府与鬼医门、东瀛剑圣与天命阴阳师、海外的教廷与天竺教等诸多势力,这些势力哪个弱了?可陈飞宇还不是活蹦乱跳到现在?

    “看来雅子小姐很信任陈非”乔希心中妒火上涌,冷笑道:“不知道雅子小姐可曾听说过‘黑暗世界’?”

    黑暗世界?

    “没听过”秋元雅子如实地摇摇头

    “黑暗世界是西方一个很神秘的组织,势力庞大不在教廷之下,而且不像教廷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行事随心所欲不择手段,相比起来,比教廷的威胁来的更大!”

    “原来西方还隐藏有一股这么神秘的势力……”秋元雅子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难道今晚‘黑暗世界’的人要去杀陈……陈非?”

    “不错!”乔希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得意地笑道:“陈非怎么都想不到,我们霍伊尔家族暗中跟‘黑暗世界’有着来往!

    昨晚陈非离开后,我除了派人去华夏调查他的身份之外,还暗中通知了‘黑暗世界’,今晚,‘黑暗世界’的强者就会出手,陈非必死无疑!”

    也正是因为乔希通知了“黑暗世界”,所以“黑暗世界”的伊莎贝尔才会知道“陈非”这个名字,才会前往“维多利亚”酒吧找本杰明,暗中给陈非下套,准备一举将其击杀!

    “今晚在什么地方杀陈……非?”秋元雅子一阵意动

    既然“黑暗世界”的势力不在教廷之下,说不定今晚能给她带来不少的惊喜,就算真的杀不了陈飞宇,也能给陈飞宇带来不少的麻烦

    而且再往深层想一下,西方最强的两股势力教廷和“黑暗世界”都想杀了陈飞宇的话,那陈飞宇在西方将会寸步难行!

    “我不能把具体的地点告诉你,免得你提前通知陈非”乔希得意笑道:“如果雅子小姐真想看到陈非惨死之状的话,今晚我会带你过去”

    “好,今晚我跟你一起去!”秋元雅子没有丝毫的犹豫

    乔希还以为秋元雅子担心陈飞宇,内心更加妒火中烧,越发希望今晚杀死陈飞宇!

    是夜,飘起了雪花,越下越大

    费兰市最有名气的一条河流—兰米河已经彻底冻结上一层冰

    而在冰面上,站着一位黑眼睛黑头发的华夏少年,洁白的雪花飘落在他的头发上,显得特别明显

    正是陈飞宇!

    不久前,陈飞宇接到了本杰明的电话,得知“黑暗世界”的人员通知本杰明缴纳保护费,而约定缴纳保护费的地点就是兰米河边

    所以陈飞宇才会赶到这里,却奇怪的发现,这里既没有本杰明,更没有“黑暗世界”的人,天地之间空荡荡的,唯有漫天的雪花、冰冻的河面,以及周围光秃秃的树木

    陈飞宇环视一圈,嘴角浮起了一抹嘲讽的冷笑

    突然,从不远处光秃秃的树林里,逐渐走出来一个高大的西方男子,打量着陈飞宇,轻蔑道:“你就是陈非?”

    “你又是谁?”陈飞宇挑眉问道

    “黑暗世界—克里·兰格,目标是杀你!”西方男子冷笑道

    “就凭你?黑暗世界此举令人失望”陈飞宇摇头而笑,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个叫做克里·兰格的西方男子,顶多只有“通幽期”的实力,在他面前犹如蝼蚁一样,如果“黑暗世界”派这样的人来杀他,实在是小鼻子小眼睛

    “还有我”

    突然,一个清冷却悦耳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一道黑色的摇曳身影从树林中一闪而现,站立在了兰米河的河边

    她一身黑色风衣,气质高冷,容貌却充满了魅惑,正是伊莎贝尔

    “你是谁?”陈飞宇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这个女人的实力,已经有了“半步传奇”境界

    “杀你的人”伊莎贝尔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了河面冰层上的陈飞宇

    顿时,一股冷冽气势爆发而出,周围白色的雪花顿时向四周激荡

    杀气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