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天上人间拍卖场
    赌场?

    霍栖月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席厌怎么会想着带她去赌场......难不成这赌场里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两人一同登上了那个阶梯

    可是刚刚走到阶梯的尽头,便有几个拦路虎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看着那几个面色凶恶的人,霍栖月眼里却没有丝毫的害怕

    就这几个人,还没有老六他们可怕呢

    霍栖月眼里浮现出一丝不屑

    “新来的?!”

    那几个人双手环胸,目光在两人身上打量着

    “你们可知,这个地方可是魔鬼的天堂可不是玩过家家的地方!”

    他们对视一眼,随后大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栖月看着那几个人一副迷之自信的模样,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好狗不挡道”

    她冷冷的出声

    “你!”

    “小丫头片子倒是伶牙俐齿!”

    那几个人被霍栖月的话语所激怒

    可是他们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从赌场那镶着黄金的大门里却突然走出两排全副武装的警卫

    他们动作迅速有序,很快就抵达了霍栖月他们面前

    在那几个拦路的人惊诧的目光下,那些警卫迅速的将他们制服在身下

    那些人一脸懵逼,但还是很快的进行了求饶

    “等,等等!警卫大哥,有话好好说,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但是那些警卫却冷漠的无视了他们的话,目光齐齐的望向赌场的门口

    此时赌场的门口走出来一个金发男人,他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目光不屑的扫过那几个被制服的人,随后认真的望向了席厌

    但是那些被制服的人在看到金发男人时,脸上却闪过一丝震惊

    因为他们都认出了这个金发男人是谁

    他是这座赌场的幕后老板——贾斯汀

    “艾瑞克,我的老朋友,好久不见!”

    见着那个金发男人张开双手快要拥抱上来,席厌平静的躲开了

    他淡漠的开口“贾斯汀”

    被叫做贾斯汀的男人无趣的耸耸肩,“还是那个冰冷的木头真无趣”

    之后,他的目光似是惊讶的望向了霍栖月

    “咦,这位美丽的女士是......”

    席厌牵着霍栖月的手紧了紧,目光警告的望向贾斯汀“这是我的妻子,贾斯汀”

    贾斯汀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之后眼里的兴味愈发的浓厚

    “原来是这个冷木头的妻子,这位美丽的女士,初次见面,我是贾斯汀”

    贾斯汀在霍栖月面前表现倒是十分的绅士,嘴角边的那抹邪笑都收敛了起来

    看着席厌和贾斯汀的互动,两人似乎相识许久

    于是霍栖月笑着点头“你好,我是霍栖月”

    贾斯汀比出‘请’的手势,“好了,两位客人,里面请”

    霍栖月看了一眼席厌,不知道他到底在打什么注意

    霍栖月原以为席厌是来参加赌博的,可是贾斯汀却带着他们径直绕过了前面的那些赌厅,往后面而去

    直到他们到一扇门前停下

    “欢迎抵达,天上人间拍卖场”

    贾斯汀嘴角带着笑意打开了那扇门

    霍栖月一惊

    拍卖场?

    这家赌场的背后,竟然还有一个拍卖场

    两人走了进去,随着贾斯汀的引领,拿到了号码牌,到了座位上坐了下来

    进入到这个拍卖场里的人,都会有人分发一个面具戴上,以此来掩盖他们的真实身份

    再加上拍卖场内昏暗的灯光,只有拍卖台上的灯光明亮,所以这场拍卖会应该不像外面的普通拍卖会那么简单

    霍栖月坐下来看了一会,果然如她所料

    这个拍卖场所拍卖的东西,都是外面的拍卖场找不到的就连在世界上,也是极为罕见的

    连带着这些拍卖品的价格,就算是最便宜的,也比外面的拍卖场高出太多

    霍栖月看着手上的平板显示出来的拍品,一个一个的往后划去

    “喜欢什么?”

    席厌低沉的嗓音突然凑了过来

    霍栖月手指微颤,又划到了下一个拍品

    她刚想摇头,余光却瞥到了那个拍品,陡然怔住

    那是一个耳坠

    犹如泪痣一般形状,上面覆盖着如鲜血般浓郁潋滟的血色

    上面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银器托着它,将它固定成一个耳坠的形状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耳坠,霍栖月内心莫名的触动

    她忍不住抬起手覆上了上面显示出来的照片

    席厌看着她情不自禁的动作,眸光微闪

    还是会被吸引啊......

    席厌在内心感叹一声

    “那就它了”

    席厌的声音陡然在耳边响起,唤回了霍栖月的思绪

    她忍不住吐槽一句,“......所以你来这个拍卖场,就是为了给我挑个东西?”

    席厌眼里带着清晰的笑意,他把玩着手腕上挂着的平安扣手链,应了一声“嗯”

    “......”

    好吧

    最后,那个让霍栖月忍不住触动的耳坠还是被席厌拍下来了

    霍栖月看着那个耳坠的颜色,感叹一声“这个颜色,还真是好看啊......像鲜血一样”

    席厌瞥了那个耳坠一眼,莫名的回了一句“或许吧”

    之后他拉过霍栖月“走吧,回去休息”

    “清晨的时候带你去坐热气球”

    一听到席厌提到热气球,霍栖月眼眸一亮

    “好!”

    拉斯维加斯的热气球,霍栖月之前就听说过

    尤其是清晨日出时乘坐热气球俯瞰拉斯维加斯的景色,更加唯美

    霍栖月将那个耳坠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随后跟着席厌离开去休息

    *

    霍栖月睡得半梦半醒间,便被席厌叫醒

    “小睡虫,该起来了”

    霍栖月拍了拍在他脸上作乱的手,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席厌无奈的嗓音再度响起“再睡下去就赶不上日出了”

    听到‘日出’二字,霍栖月猛然从床上惊醒

    她瞪了一眼席厌“你不早说!”

    随后便蹦哒着跑去洗漱了

    席厌看着她慌乱急切的步伐,既好笑又无奈

    等到霍栖月手忙脚乱换好衣服后,便连忙揽着席厌的手臂出门

    “快走快走,我还要看日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