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投效
    在我和柳云一达成一致,准备离开柳亭河小店的时候,我忽然开口问了柳云一一句:“客家和暗三家的关系如何?”

    柳云一怔了一下,然后缓缓笑道:“徐坤和暗三家有联系,但是却从来没有过合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徐坤偏向荣吉的理念”

    有联系但是没有合作,这是在告诉我,徐坤正在和暗三家谈判,只不过目前而言,他们还没有谈妥

    如果将来他们一方妥协了,势必会达成合作

    同时柳云一的话里还透露了一个消息,徐坤的客家和荣吉的理念有点像,但却不是荣吉的理念,其中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像”的隐意,便是“不是”的意思

    比如说某件东西像样东西,那一般的大前提便是,前者不是后者,既然不是后者,那就存在本质的区别

    想明白了这些,我就笑了笑说:“懂了”

    柳云一也是笑了笑

    我们一行人下楼,葛四爷守在楼下,见我们下来,便起身迎接我们

    见我们要走,葛四爷就道:“宗大朝奉,在成都,我们荣吉就我这一家当口,若是您有什么吩咐,尽管来找我,我会安排人给您办了,对了,这是我的电话”

    说着,葛四爷给了我一串电话号码,我也是掏出手机记了下来

    留了葛四爷的联系方式,我这才离开柳亭河

    我问柳云一下一个地方在哪儿

    柳云一就说:“你放心,不会太远,都在送仙桥附近,再往南走上一百多米,有一个独栋的二层楼小铺子,那便是我们要去的第二家店了”

    我们便继续跟着柳云一往南走

    道路两边人来人往,我们一行人中有两个美女,自然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看着那些人不断地回头观望,邵怡有些害羞,东方韵娣则是十分的自然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柳云一说的那家店的门前

    这家店挂着一面金子的招牌,上面写着泰雅居三个字,店门口有两个朱红的柱子,门的旁边有两条空木板,木板被涂成红色,按理说这两条木板上应该有一副对联才是,可它们却空荡荡的

    见我盯着两条木板发呆,柳云一就对我说道:“这是泰雅居老板留下的空对,据说不同境界的人在木板上看到的对联内容都不一样,不知道宗大朝奉看出的对联是什么?”

    我摇了摇头说:“什么也没有看到”

    柳云一“哈哈”一笑说:“宗大朝奉,你倒是实诚,一般的大师都要随便胡诌一副对联出来,以显示自己的高深,你要是看不到,那岂不是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了”

    我道:“我要说看到了,那岂不是和皇帝的新衣一样,自取其辱啊”

    柳云一“嗯”了一声说:“那倒是”

    我们说话的时候,众人已经到了门口,里面是整整齐齐的玻璃柜台,在那些柜台的旁边,还有一些穿着旗袍的美女服务员,柜台里面放着的并不是什么古物,而是一些玉器,以及金银、钻石之类的物件

    看到我们一行人站到门口,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女就迎上来道:“几位里面请,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不等我和柳云一开口,李成二往前走几步说:“嗯,看看!”

    说着,李成二就盯着旗袍美女的身上乱瞧

    我不禁摇了摇头

    柳云一此时就说了一句:“我找你们掌柜的,帮我传个话,就说柳云一来了”

    不等旗袍美女说话,二楼楼梯拐角处就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行了,传什么话,上来吧”

    旗袍美女笑了笑,然后做了一个请我们上楼的手势

    上楼的时候,我也是拽了李成二一把,提醒他收敛一点

    谁知李成二忽然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楼下迎接我们的那个旗袍美女有问题”

    我回头看了看那个旗袍美女,她对着我这边淡淡一笑,我暂时没有瞧出问题所在

    我没有看太久,迅速回过头一边上楼,一边不动声色地小声问李成二:“她哪里有问题?”

    李成二冷峻道:“胸,她的胸是假的,是垫起来的!”

    我差点一口气别过去,忍不住说了句:“你个丢人玩意儿,别跟我说话”

    上了楼,我就发现楼梯口说话的年轻人长相清秀,比我大了三四岁的样子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褂,手中捏着一把玉骨的扇子,扇子的末端带着一个常穗,常穗上追着一块玉石

    短发,浓眉大眼,看起来温文尔雅

    上楼之后,他领着我们去了房间,房间里布置很简单,茶台,书桌,还有一个书架子,其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我们在茶台旁边坐下,那个年轻人才说了一句:“柳云一,你胆子真大,回到蜀地就罢了,你还来成都,来成都就算了,你还满大街的乱跑,你知不知道这柳家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

    柳云一笑了笑道:“有劳严兄挂念,不过这些我不担心,我在宗大朝奉的身边,宗大朝奉,就是我的护身符”

    说着,柳云一指了指我

    那年轻人这才对我拱手道了一句:“严泺(luo)海,见过宗大朝奉”

    我也是拱手还礼

    柳云一这才对我说:“严泺海不是我们荣吉的人,也不是柳家的人,他的家族是近些年做生意崛起后,与江湖有了一丝瓜葛,但是还没有完全进入江湖的家族”

    严泺海却摇了摇头说:“以前或许不算是江湖中的家族,可你带着宗大朝奉进了我的店后,我们就算是真正的江湖家族,因为有些事儿,我们已经和柳家解释不清楚了,这些年柳家一直逼着我们入行,只可惜我们一直以世俗家族自居,没有答应,现在我们怕是解释不清楚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如果不方便,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

    严泺海继续笑着说:“那倒不用了,进入江湖对我们严家来说,或许也不算是坏事”

    我也是笑了笑

    柳云一则是问了一句:“不知道严老板是要加入荣吉,还是蜀地的柳家呢?”

    严泺海笑道:“柳家不就是荣吉的吗?”

    柳云一摇头说:“可不太一样”

    严泺海忽然收住笑容对着我恭敬弯腰一拜道了一句:“严家想要入荣吉地字列家族,不知道宗大朝奉可否收留?”

    我怔了一下说:“荣吉的地字列家族可没有那么容易加入!”

    严泺海立刻道:“我知道,我已经找了很多人打听过了,程序我也熟,今天宗大朝奉过来了,那就请宗大朝奉看看我们严家要典当的东西,然后我们会把宗大朝奉过目我们严家的生意账目、流水,以及我们的公司结构、分布

    我忽然明白了,之前在省城让裴家加入荣吉地字列的家族的时候,袁氶刚肯定把裴家的生意都了如指掌了,我去收裴家的东西,只是走走过场而已

    如果陪嫁不够资格,袁氶刚肯定不会拿来给我走过场的

    想到这里,再看着眼前的严泺海,我不由笑了笑说:“行吧,先把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可我丑话说在前面,东西就算我替荣吉收了,你们严家能不能进荣吉的地字列,我也不能立刻给你答复,需要等个十天半个月的”

    严泺海立刻道:“我懂!”

    可以看出,他的双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兴奋

    而我也是看了看严泺海的面相,他的命宫生的极好,一生无灾、无难,虽有风波,可却能够迎刃而解

    而且他能活一个大岁数,初步估算,流年的相门能转一圈,也就是他会活到上百岁

    看出这些后,我自然不会说出来

    严泺海那边也是早早地准备好了,听到我说要看他的东西,他立刻从书桌后面的书架上取下一个木盒子

    那盒子并不大,只有平常手机的宽窄,五指并拢的高度

    而且盒子摆放的地方很显眼,很难让人联想到里面会放什么名贵的东西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那个盒子不简单,盒子的侧面有一些符文,那些符文有点像是道符中拘灵符的符文,拘灵符,顾名思义拘束灵物!

    而盒子上刻有这样的符文,并不是为了拘束灵物,而是为了限制盒子里面的一些气息外泄

    因为符文的存在,里面的东西才显得普通平常

    知道这些后,我就沉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严泺海把盒子放在茶台上,然后缓缓说道:“这盒子上的符文是父亲请的一个大师篆刻的,有了这个盒子,我们家族才能收藏盒子里的宝贝,在没有盒子之前,我们一家人因为盒子里面的东西吃了不少的苦”

    我笑着问都吃什么苦了

    严泺海苦笑道:“什么鬼压床啊,鬼剃头啊,大半夜梦游爬楼顶啊,都是最常见”

    “我们家里好多人,还在厕所里看到一个青色的影子蹲在马桶上,对着我们露出阴险的笑容”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们收来的是一个脏东西,可不是什么宝贝”

    严泺海却摇头说:“宗大朝奉,您还是先看过之后再下定论吧,这东西据说和柳家也有着很深的渊源”

    和柳家有关系?

    我的兴致一下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