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张寒公子,你什么时候瞎的?
    孙长兴的命还是挺硬的,苏牧前身昏迷三天被饿死了,孙长兴被关了三天竟然只是被饿晕了在闻到食物香味之后,立刻满血复活风卷残云

    云王府,会客外厅,云王在肖冰的陪同下再次接见了孙长兴但对云王表达的歉意孙长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在孙长兴此刻的眼中,只有眼前的美酒和佳肴

    “孙大人,你我都知道燕云两地合则两利,分则两败俱伤我家王爷之前虽有失当但也认错了,派了使臣去燕地还客死异乡,就这样我家王爷也没有责怪燕王

    这次你带燕王含怒而来,意思我们都懂但做生意就是做生意,不能意气用事这道理孙大人应该知道吧?”

    “知道,知道!”孙长兴不住的往嘴里塞东西,呜呜说道

    “那我们是不是该认真谈谈合约的内容了?”

    孙长兴狠狠的灌了一口美酒,将食物咽下,轻轻的捋着胸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差点被噎着……肖先生,你刚才说什么?”

    “是不是该讨论一下合约的内容了?”

    “合约的内容不必讨论,临行前王爷交代了,合约上的内容一个字都不能动,愿意签就签,不愿签我就回去复命”

    “崩!”

    一声巨响,云王当即拍案而起

    “孙长兴,本王是给你脸了?就算苏城在此,他也不敢这么说话六成抬价,你做梦!”

    孙长兴看了一眼肖冰,最后讪讪的站起身,对着云王和肖冰躬身一拜

    “孙长兴多谢王爷款待下官这就回燕地复命!”

    “你以为你走的了?”云王怒目而视的吼道

    “孙长兴只是一介使官,无足轻重尔”

    “你确实无足轻重,但却能解气!既然谈不拢,不能谈,给本王出出气可好?

    本王两个使臣死在燕地,今天杀个燕地使臣不为过吧?”

    肖冰脸色顿时一白,王爷作妖劲又上来了……

    “神仙——”

    “啊,我要死啦,神仙啊——”

    “真的是神仙——”

    突然,厅外传来一声声惊呼

    “何人喧哗,拖下去重打三十军棍!”云王怒吼道

    “王爷,王爷,天上有神仙!”一个在门口守卫的将士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五体投地的回道

    “神仙?”

    云王站起身,来到厅外抬头

    天空之上,霞光满天,祥云五彩缤纷美轮美奂

    祥云之上,两道身影在虚空之中定格这两人,不是神仙是什么?

    但云王毕竟是上位者,见多识广,拱手作揖,“敢问是哪家仙踪驾临?”

    “道天玄宗!”

    声音如银河之水倾泻而下,化作巨浪向四周狂涌而去

    一声道天玄宗,仿佛将时间定格在场的所有人除了云王之外全部被定格在原地

    突然,云王只感觉眼前一花,一个老者和一个妙龄女子出现在云王的面前

    云王不敢怠慢,连忙躬身行礼,“云白鹤拜见道天仙人,聆听法旨”

    “云王,你可真有出息啊,边境换装关系到不久之后我们与北荒冥域蛮族一战,时间本就紧迫,你竟然还能平地起波澜?误了大事,你是要渝国亡国么?”

    “下凡不敢,下凡不敢……”

    刷的一下,云王只感觉后背一凉,刹那间冷汗如雨,后背已然湿透

    “马上维持钢材供给,让边军顺利换装”

    “上仙,下凡也想啊,可现在,燕王他不同意啊

    上仙要不去质问燕王,燕王不给我供给铁料,我们便无法生产钢料啊”

    “可由此事?”少女别过头看向孙长兴问道

    方才还禁止不动的孙长兴,瞬间仿佛被启动了按钮一般活跃了起来

    “上仙,燕王命我带来了重新交易的合约,是云王不愿签订,请上仙明察”

    “云王,你怎么说”

    “上仙,燕王欺人太甚,他竟然要将铁料价格溢价三成,且将钢料价格压低三成,这一进一出是六成价格啊

    本王只求维持原价,还请上仙替我做主!”

    “上仙……”孙长兴连忙开口要说,却被少女一抬手打断

    “燕云两府的矛盾我已经了解清楚了,云王你不对在先理应作出让步,就以燕王的合约进行吧”

    “上仙,这事万万不可……”云王急了,这一进一出六成,每年得损失多少钱?加起来,可是天文数字

    “不可?也罢,我去一趟燕地”

    听了少女的话,云王脸上露出了笑容,可少女接下来一句话,让云王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惶恐

    “师叔,我们将炼钢之法传于燕王,以后钢铁生意就全交给燕王吧……”

    “仙子且慢,我觉得吧……这个交易挺好的,我马上签,马上签……”

    “不会太为难你吧?”少女狡黠的笑着问道

    “不为难,不为难,为了换装大计,些许损失义不容辞!”

    “如此甚好!”

    白马寺,大雁塔下

    苏牧牵着张惜露的手行走在熙熙攘攘人流之中

    两人一身白衣,如天地无垢之白雪

    苏牧俊俏绝伦,张惜露美艳动人,两人所到之处,周围的行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神,好一个天作之和羡煞旁人

    苏牧手执折扇,品评着白马寺的各处景致典故,张惜露满脸幸福的听着苏牧的解说,恨不得这一刻便是永恒

    两人定情已多日,期间苏牧更是趁热打铁的加深两人关系

    张惜露哪里能抵御得住苏牧的甜言蜜语攻击,防线早就被一层层的攻破

    以前牵个小手都难,现在搂搂抱抱都是理所应当

    “恭喜宿主,完成燕云两地钢铁交易续约,获得部分气运,转换寿元半年”

    脑海中突然响起提示,让苏牧的解说顿住

    “续签钢铁交易会涨气运?而且还半年?这是为什么?”

    “续签钢铁交易受到影响的不只是燕地,还有云中之地,这些气运一部分来自于云中”长河在查询了之后说道

    “不过,因为云中利益得到折损,宿主也欠下了云中因果但好在宿主已嵌入燕地气运之中,这段因果由燕地承担了下来

    对宿主的影响不大,但也提醒了宿主千万别飘,别没事结仇,小心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

    “我是燕王府二爷,帮燕王府坑云王府本就复合我的立场这也算因果?”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燕地才会替你承担了这次因果”

    “这么说我都已经开始影响燕地之外了?”

    “宿主已经嵌入燕地气运之中,而燕地对整个大渝国也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宿主能影响到燕地之外是理所应当的”

    “叮,恭喜宿主提出的屯田法改变了燕地气运,宿主与燕地气运契合度超过百分之五十,获得大量气运,气运转换中,恭喜宿主,获得十年寿元”

    接二连三的系统提示让苏牧微微有些懵

    这才想起好像今天要开燕王府高层会议,除了燕王府的属官,燕地四州的州牧都要来参加会议

    会议上大哥一定是拿出了自己提交的章程,经过讨论通过了

    而也因为这一策,苏牧也成功进入了燕地的决策圈之中,无论是苏城还是上下官吏都认同了苏牧的地位,这才有嵌入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提示

    “苏牧,苏牧,你怎么了?发生么呆?”耳边传来了张惜露清脆的声音,将苏牧唤醒

    “惜露,此时此景,我突然有一个想法,但说出来又生怕你会不喜,踌躇之下,百转千回万分纠结……”

    “什么想法?”

    “我说了你千万别生气啊?”

    “不生气,放心!要真生气,我就打你一顿”

    和张惜露在一起的这些天,张惜露也渐渐向苏牧展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

    女孩子,肯定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完美张惜露也不是真的如长得那么无害

    没说给苏牧下药已经很克制了

    “我想尝尝你嘴上胭脂的味道,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什么?”张惜露迷茫的看着苏牧,还没反应过来

    突然,苏牧一把搂住张惜露,低头对着那点樱唇吻了下去

    刹那间,张惜露的眼睛瞪得浑圆,身体仿佛化作了石头一般僵硬

    “哎呀,张郎,你看那对狗男女,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这么不知检点……”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让人浑身膈应的娇声张惜露慌忙推开苏牧,娇羞的背身过去

    苏牧冷冷回头,一双眼眸寒气森森

    看到苏牧,说话的那个女子愣了

    而苏牧也是愣了

    那个女子听着声音很绿茶,可这长相……简直丑出天际两个龅牙如象牙一般直冲天际,眼睛却小的跟绿豆一般,皮肤黝黑且苍老

    就这样的长相,却敢穿这么艳丽的大红衣裳,还敢上街?哪来自信不会被正道修士当做妖物给收了?

    而苏牧真正愣住的原因不是这个女人长得有多丑,而是那个女人手臂上挽着的男子

    苏牧牵着张惜露来到两人面前,男子脸色苍白,连忙抱拳躬身

    “张寒拜见二公子,贱内无状,冒犯了二公子,张寒在此道歉,还请二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

    “贱内?”苏牧的声音徒然拔高

    你特么开什么玩笑?这么丑出天际的女人,你竟然娶了?

    苏牧一把拉过张寒,伸出手搭在张寒的脉搏上

    “二公子,你这是……”

    “给你号号脉,奇怪,四平八稳,没犯病啊”

    “二公子,我本来就没病啊”张寒一脸莫名其妙

    苏牧伸出五根手指,“这是几?”

    “五!”

    “没有傻,也没瞎,奇怪了……”

    “二公子,您到底想说什么?”

    “张寒,你家遇到了什么难处么?为何不来找我帮忙这么作践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