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5章 清奇之人
    凌颖!!

    我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来真武祠!!

    这些事情,无双只会和我说,他跟我说了,已经用短信跟对方讲清楚了,分割的明明白白!

    还是那句话,结束的方式有无数种,偏偏她选择了最伤人、最可耻的一种

    恕我直言,哪怕爱情自由,这种方式也让人无法接受

    鹞子哥说,眼不见心不烦,应该从道上找俩专业的,干干净净处理掉这两个人……

    张歆雅说,假他人之手没有复仇的快感,朋友早就做不成了,大刀片子砍翻了他们才痛快……

    老白说,这是犯罪,容易出事儿,应该弄一味毒蛊,任其百般痛苦,暴毙而亡……

    就连最年幼的小稚都说,这样的手段过于血腥,她最近读黄庭经有了些感悟,可以扎个小人,写上生辰八字,把对方当做亡人,每天拜上三拜,再用命术扰乱其命理,神不知鬼不觉,自有阴曹地府的来带走他们……

    方法千奇百怪,想法五花八门,玄门的人要想折腾一个普通人,真的太容易了……

    真武祠里活着一大帮子命运残疾的人,彼此拥抱在一起互相取暖,依偎着生存,早就不知不觉活成了一个整体,伤一个,全都疼

    她永远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到底惹毛了一帮子怎样的恐怖分子,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个个的做工作才总算压下去,虽然有时候我也挺想修一座墓把他们活埋了,但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我觉得,我们不去找她就已经烧高香,很有风度了,她居然还自己跑到了我们眼皮子底下,这不是打了别人一巴掌,还得让别人叫声好么?

    大包小包的提着,脸上挂着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回娘家

    望着沿着山路上来的那个人,我手里用来砍树的斧头在轻轻哆嗦着

    “他妈的,这娘们有点太欺负人了啊,一顶绿帽子叩咱们哥们头上,还笑嘻嘻的,咋看好像都是在嘲笑咱们哥几个啊,花船上的娘们都没这样的!”

    老白对着手心呵了口气,抽了抽鼻子,咬牙道:“小卫子,你是关门弟子,现在你说了算,咋整?”

    “整个屁,想死你就吭声,我通知我师父早点出关”

    我把斧头往老白手里一塞,低声道:“你先回去看着点无双,别让他知道这事儿,最好让小稚陪着他,我来处理这事儿”

    老白嘴角抽了抽,讥讽道:“装什么冷静呢?把斧头递给我干嘛?有本事别给我斧头你去跟她说话”

    我踢了他一脚,这厮撇撇嘴,骂骂咧咧的转身回了观内

    我则径自迎了上去

    见我面无表情的横在她面前,凌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转为僵硬,目光胡乱游离着来缓解自己的尴尬,轻声问道:“歆雅呢?我找她有点事”

    在迎上她的过程中,我其实心里转悠过许多念头,为无双不平,甚至想质问她为什么去伤害一个本就伤痕累累的少年,好聚好散不成么?

    可真到了对上的时候,很多话又一下子全散了,摊了摊手:“你还来这里干什么?你应该知道,这里没人想见到你,赶紧走吧!”

    凌颖大抵没想到一见面我就撵人,脸上闪过一抹羞恼之色,眼睛里的怒火显而易见

    这和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大相径庭

    她忿忿看着我,好似是无双背叛了她一样,几乎从齿缝里蹦出了一句话:“屁大点事,至于闹到这个地步吗?”

    屁大点事?

    我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大家都是年轻人,不会这么想不开吧?”

    她耸肩说道:“他比我小,又没有什么赚钱能力,大家都知道我和他不可能啊,他长得很帅,也很可爱,本来想好好谈一场恋爱的,然后再去结婚,可你也看到了,我岁数不小了,家里在催,介绍个不错的,只能遗憾的提前说一声抱歉了,恋爱是恋爱,结婚是结婚,两码事……”

    我好像明白了,她这大概是含蓄一些的说法,实际的意思应该是……玩玩而已?

    我眼神阴冷下来,心头第一次真正浮现出了杀机

    凌颖被我盯得发毛,面色一白,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忙说道:“ok,ok,这件事情我错了,我已经给无双道过歉了,还要怎样?”

    我冲着山下昂了昂下巴:“现在下山,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

    看得出来,她很生气,很想拂袖而去,不过……还是忍耐住了,耐心说道:“我想见歆雅一面……”

    山门开了,鹞子哥他们出来了

    张歆雅风风火火的快步走在最前面

    见到张歆雅,凌颖脸上露出了笑容

    可我却看出了苗头不对,在张歆雅扑向凌颖的刹那,连忙一把抱住了她,伸手往其身后一摸,果然藏着一把匕首……

    老白在后面耸了耸肩,表示他没拦住……

    凌颖看到明晃晃的匕首,终于炸毛了,怒道:“你有病吧?活在上个世纪呢?至于吗?”

    张歆雅挣扎几下,扭不过我,只能放弃,死死盯着凌颖说道:“大学时候你就花哨,不知道你生活多乱,看你在姐们面前都不错,拿你当个人,现在你他妈都玩到我弟弟头上了,你问我至不至于?”

    “我都给你们认错了,还不行吗?”

    凌颖摊开手说道:“好了,这件事情就揭过吧,好不好?无双都没说什么,你们激动什么?我来这里是有事要拜托你们,我家里好像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我爸出事儿了,我知道你们懂这个,所以就来找你们了,放心,只要你们解决了我爸的事儿,我这一定给你们一大笔钱,无双跟我说过,你们其实挺缺钱的,对吧?”

    迄今为止,我终于确定了几件事

    第一,这女人的内心真强大

    第二,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奇葩

    至于第三……

    刚刚跟无双闹掰连一个月不到,她爸就出事儿了?而且还是闹邪了?

    我不禁看向鹞子哥跟老白他们……

    “不是我们干的”

    鹞子哥摇头说道:“虽然我们很想这么干,但……我们遭不住我叔的家法,而且,我觉得我们这么干了,跟无双就做不成兄弟了”

    我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鹞子哥他们不可能这种事儿都瞒着我,这是行当内的大忌,这种事儿做了,那便是邪道了!

    “挺没意思的……”

    忽然,张歆雅冒出这么一句,握在手里的匕首也松开了

    凌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问她什么意思

    “就是挺没意思的”

    张歆雅摇头笑道:“你今儿个但凡还知道一点愧疚,肯定下不了这座山,现在看清楚你是个什么人了,反而觉得为了弄你这么个人把我们真武祠搭进去挺没意思的,你不配!”

    “随你怎么说”

    凌颖说道:“我现在是来跟你们谈事情的”

    我说另请高明去吧,然后拉着张歆雅就往回走,又有些担心这娘们把无双给闹出来,于是回头就说道:“你还是走吧,我话给你放到这,你要是闹到我们山门里,惊动了不该惊动的人,我会处理掉你,好自为之吧”

    “你们不是出家人吗?这种事情不就该你们来处理吗?”

    凌颖在后面大叫道:“而且,有钱给你赚,你们为什么不赚?”

    我都被气乐了,上回聚餐咋就没发现这位的脑回路怎么清奇呢?干脆也不急着走了,扭头有些好笑的说道:“我们是出家人不假,但我们不是神龛上面的泥胎石塑,碍于规矩,我们不报复,但不代表我们不可以看着你倒霉!”

    说完,我挥了挥手,对鹞子哥说道:“哥,把她丢下山去吧,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的!”

    鹞子哥大概早就受够了,狞笑一声就朝凌颖迫了去

    这时,无双的声音忽然从我身后冒了出来:“这活儿我们接了!”

    ……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