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反常的老牛
    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一个人若是太老实,那他就注定要挨欺负,可惜老朱却不是什么老实人...

    太白金星说话的同时,朱天罡的脸色也越来越青

    之前被玉帝借题发挥打下九幽地狱,要不是机缘巧合,怕他已经死在那了

    本着和平相处,不给妖魔鬼怪制造混乱的机会,老朱一直想淡化这件事,甚至莹祖想替他报仇,他都拦了下来,不想玉帝蹬鼻子上脸,居然还要请天罚,真当老朱是谁都可以捏的软柿子吗?...

    “嘿嘿...”

    朱天罡刚要发火,忽然感觉手被一只嫩滑的手掌握住,下意识扭头望去,却见莹祖正用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自己

    “老太白,我想知道,玉帝的这番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你又是听谁说的?”

    太白金星被问的一愣,脱口道:“你是说,有人故意让我把消息透露给天蓬?”

    单从太白金星这一句话,就知道他确实没什么心机,而莹祖的这句话,也如一盆冷水,瞬间就把朱天罡浇醒了...

    “现在九天三界没有不知道他被后卿上身的,也都知道后卿的魂魄被他用法力压制住了,但我想,很多人也都想看看他被后卿控制是什么样,而若想激活后卿的魂魄,首先就得让他失去理智,那样一来,魔头们的目的达到了,想要借机除掉他的人,怕也有更充分的理由了...”

    莹祖这番话说的很慢,就好像害怕朱天罡还听不明白似的

    “哎呦!可不是吗,怪我、怪我,又差点没办坏事”

    莹祖话音未落,太白金星就不住地拍着额头,一脸懊悔地道

    片刻忽地又像想起什么,神情紧张地道:“若玉帝真的请下天罚怎么办?据我所知,自盘古开天以来,还没有谁能抵挡住天罚”

    莹祖也知道没人能在天罚下不死,而且还避无可避,也就是说,一旦玉帝祭出天罚,朱天罡就只有死路一条...

    反抗要死,不反抗也是死,貌似只有答应如来去取经一条路可走了

    这一来,莹祖也不敢替朱天罡拿主意了,也学着太白金星的样子,傻傻地看着朱天罡,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他自己拿主意...

    说实话,朱天罡脑子也很乱,按照净谦所说,他就是那个应劫之人,那他就不会死,可现在的形势却好像不是那么回事,而且兜来转去的,竟然只有佛门能救自己,可真的是这样吗?...

    沉吟片刻,忽地一笑,转头对莹祖道:“我要去灵山,你去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因为犯倔被弄死,实在有点太不值当...

    莹祖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板着脸道:“就不知道如来同不同意我跟着去取经?”

    “哈哈...”

    取经队伍中多个女魔头,而且还是超级魔头那种,朱天罡越想越有意思,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见朱天罡终于软了一把,太白金星也不由长出了口气,若老朱还要跟玉帝硬扛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朱天罡的转变,似乎在情理之中,可同时又超出了很多人意料...

    “不是说猪妖肯定不会去取经吗?现在怎么办?若后卿的魂魄被如来的佛法所化,我们之前的努力不全白费了吗?”

    “是啊!看来猪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刚硬,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我们必须得做点什么了,不然怕就来不及了”

    “做什么?猪妖的法力日益精深,身边还有银灵子助阵,除非我们一起上,不然谁能打的过他?”

    “打不过也得打,绝不能让猪妖跟灵山那帮人混在一起”...

    九灵元圣、无支祁、青牛精和玄冥老母几个大魔头,在得知朱天罡往西天去了之后,就聚在一起吵闹起来,不过吵了半天,却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来

    “老黑,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看这件事?”

    随着玄冥老母的话音,几个大魔头这才注意,貌似黑嗔魔到了之后,就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唉!你们呐!咱就这么沉不住气?猪妖答应去取经,纯属无奈,可你们以为他就会甘心听从如来的安排吗?别忘了上次取经,就是他一手折腾黄的”

    “话虽这么说,可有了上次的教训,玉帝和如来,肯定也有了相应的措施,猪妖再想破坏,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九灵元圣皱了皱眉头,接过黑嗔魔的话头道

    “嘿嘿!猪妖破坏不了,不是还有我们吗?况且,我就不信猪妖会老实听话,对了,咱们那位无所不知的牛魔王老兄去那了?”

    听了黑嗔魔的问话,众魔头不由面面相觑,显然谁也不知道牛魔王的下落

    九灵元圣下意识地看了眼玄冥老母,然后沉声道:“咱们在说猪妖的事,黑兄怎么想起问牛兄了?”

    黑嗔魔耸了耸肩膀,道:“也没什么,不知你们发现没有,每次我们遇到难解的问题时,他都会及时出现,然后给我们出一些有用没用的主意,这次他被猪妖打伤,却丢下我们这些老朋友,自己藏起来疗伤,怕是别有原因吧?”

    牛魔王的反应确实很反常,但九灵元圣已经和玄冥老母达成默契,就是不说、不问,不过他们不问,不代表别人也是同样想法,毕竟谁也不傻...

    无支祁阴冷的目光扫过众魔头,冷冷道:“这家伙若真有什么外心,老子就挖了他的心...”

    “诸位,老牛没得罪你们吧?”

    人随声到,正是众魔头刚才还在谈论的牛魔王

    都知道牛魔王被朱天罡打伤了,不过看他现在的样子,除了精神头稍显萎靡,似乎并无大碍

    “你是没得罪我们,可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总这么神神秘秘的,难免让人起疑,正好,借这个机会,跟我们说说,究竟是谁在背后指使你?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随着黑嗔魔的话音,无支祁已经站到牛魔王身后,很显然,牛魔王要再不说实话,这两大魔头就要对他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