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章 唐家重义!秦家重情
    唐月没意见,“有问题找于赤孟玉,不要觉得他们只会打,唐家培养出来的人,作用比你想的要厉害”

    这个秦红绯倒是暂时没发现,毕竟相处时间不长,不过唐月女士这么说了,她也答应下来,“好”

    聊了一会,唐青儿敲门进来,“老板”

    唐月想了想,没什么要交代的了,“我要去开会了,让青儿送你出去吧”

    秦红绯点点头,“那我先走了,麻烦青儿姐姐了”

    唐青儿看秦红绯的眼神比之前还要多两分尊敬,“不麻烦”

    唐月下巴朝门口微点示意,“去吧”

    秦红绯走出去,到了大门口的时候忽然回头道,“唐阿姨,你刚才说你教了唐小今藏私,但如果你真的教了唐小今的话,那他和首当日就不会在影视城了”

    唐月:“……”

    门关上

    她沉默的转了位置看着落地窗之外的高楼大厦

    熊孩子你懂什么,我是教了的,但那小子只光意会而不实施而已

    其实何止是唐今南呢,她的丈夫是这样,她是这样

    包括秦家,又何尝不是,但凡她丈夫自私一点,不会死,但凡秦江科自私一点,秦家大房又何必过成这样

    秦红绯没了父亲,母亲离家出走,没人教了,唐月想教她要对任何人有所保留,然而这世上有些东西,说到容易,做到难啊!

    她微微往办公椅一靠,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口

    社会其实更适合自私的人混,但偏偏善良这个属性又是人与生俱来的

    唐家重义!秦家重情——她希望自己的儿子和红绯能稍微做个自私点的人

    ……

    ……

    快到五月份,在央城的事算是快办完了

    之前说来一个星期,结果如今已经远超一个星期了,书老师那边已经打了两次电话了,秦红绯也抓紧踏上了回程的机票了

    来之前孑然一身,就是带着秦妃

    回去,身上却多压了一层身份在,秦妃留在这边拍戏了,多带了几本书

    以及白一梦说回头会给她送个人来,送谁,暂时不知道,要等

    飞机上,秦红绯闲得没事拿出了中医经翻了翻,中医枯燥不是白说的,满当当的文字,一味药从别名到功效,剂量配方就足够你背的,更别说中药有数千方,但没什么捷径,背,就是死记硬背

    她试着背了一会,差不多十几页就花了半个小时,效率慢了些,加快效率再背,稍微提升了一些,这还是环境比较吵的情况,若环境安静一点,她接连两个小时来背,效率会比这更高,还行,想了想,换成了人体穴位的先来看,这一看,就入了神

    看了有一会,飞机忽然颠簸了起来

    在这摇晃的环境里,秦红绯忽然听到有人喊,“有没有医生,有没有医生…”

    她看到有乘务员往后过去,也没甚在意,继续背书

    她又不是医生,看了也没用,过去给人徒增麻烦而已

    于赤见到秦红绯没管,也乐得轻松的闭眸假寐

    孟玉则在给秦红绯剥橘子

    三个人一个看书一个假寐一个剥橘子,在这吵嚷的机厢里显得极为突兀极了

    一名男乘客忍不住看了过来,收回目光,再看,“你们也太冷血了吧,这都能看得进去书?”

    旁边的女情侣拉了他一下,没拉动

    秦红绯慢了一拍,从书里抬起头看过去,意识到他在说自己后,无语的往后看了看,“你是医生?”

    男乘客一愣,“我不是”

    秦红绯说,“那你站在那有什么用?给人加油打气?”

    男乘客一下明白过来她的意思,脸憋红了起来

    秦红绯淡淡地说,“你爱彰显你的热心善良我不管,但不要假仁假义的要求别人也和你一样,我不是医生,我救不了人,我过去站在那只会给救病人增添麻烦,何况不是已经有医生在这里了吗?”

    男乘客气得口不择言的道,“枉费你们还是学医的,如此罔顾人命,我看是怕救不了人给自己添麻烦吧”

    秦红绯顿了下,目光古怪

    学医我?

    行吧,我确实是学医的

    我学医的时间长度大概就从上飞机坐下翻书页到这会,如果这算学医的话,那她确实算

    见那病人家属看来,她解释道,“不是我不救,我学的中医,而且…”

    话还没说完,之前出手的实习生顿时充满了失望的说“中医啊,算了,江湖骗术罢了”

    秦红绯顿时扫了这人一眼

    人们对中西医的偏见很大,这她知道,不过当决定了学中医而再听到这话时,那感觉就有点不一样了

    当提出学的是中医后,不少人都面露失望之色,好像中医完全没什么用一样

    秦红绯默默的想,这偏见,可真大!

    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到了现在,居然被踩成了这样

    便是苍老今时在这,都不敢说一声中医无用,一个小实习生却叫的欢,难怪唐小今说中医院如今处境尴尬,在这种偏见的环境下生存,确实尴尬

    她淡漠的收回了目光,而那病人家属在听到中医时,却是面色微喜,“小同志,你会针灸吗?”

    秦红绯看他一眼,回答,“不会,我刚学”

    那家属不甘心的说,“刚学那总该知道穴位的位置的吧…”

    秦红绯默了一秒

    我的刚学是指刚学了几十分

    没把这话说出口,她问道,“哪几个?”

    家属立即报了几个穴位

    都是简单的学位,在颈后,手臂,头穴!大部分都是安全位置,在对方期盼的眼神里,她说道,“你想让我替你亲人扎针?可我刚学了没多久”

    那家属急了,恳求道,“我们有钱,我们可以出钱求你了,老太太每次癫病发作,就是靠针灸好的,别人不信中医,我们信!……这是白一梦白教授给的方子,一直以来都是有效的”顿了下,他道,“小同志,请你帮帮忙,如果出了什么岔子,我承诺,我们绝不找你麻烦”

    秦红绯听到白一梦三个字,不由得抬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