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章 虽然我讨厌你
    老师救过的人?

    秦红绯意外了

    孟玉也感兴趣的看过来,“你们…罗家人?”

    男子年迈的容颜面露错愕之色,审视的看着孟玉,但发现自己不熟识对方,“对,我们是罗家人!这位同志既知我们罗家人,就该知道我们老太太不是坏人,麻烦你帮忙说说情”

    孟玉转头看秦红绯,“罗家是秦市出了名的善人”

    “白一梦院长之前确实曾为对方出手过”

    秦红绯沉吟,看了对方一眼,“我再说一遍,你说的穴位我确实认识,但我刚学中医,并且从没替人针灸过,这样,你还确定要我出手?”

    男子面露挣扎之色,可这飞机上没其他人会,他咬牙点下头,“有问题,我们自己承担结果”

    秦红绯:“行,其他人帮忙做证”

    人体穴位诸多,对方说的穴位都是最简单的入门穴位,而且所在位置看着危险但其实也并不危险

    秦红绯其实把握也不算小的

    取了针灸包走过去

    那实习生看到秦红绯年纪不大,脸顿时一黑,劝着老者道,“老人家,你别闹,她一看年纪就不大,学的一定不精”

    秦红绯也跟着点头,虽然我讨厌你,但这点你说对了,我真的学的不精

    她看老者

    老者看着昏迷的老夫人,深吸了口气,坚定不移的而说,“如果你们现在有其他办法救我家老夫人,那我就不针灸”

    这下子,那实习生也为难了,“这得送去医院做检查…”

    孟玉无语道,“有这条件还要你在这叽叽歪歪”

    实习生脸一黑

    老者朝秦红绯弯下腰身,“拜托了”

    秦红绯也不多话,蹲了下来放下了在针灸包取出了银针,这针灸包放下来时,那老者愣了一下,他不由看了一眼秦红绯,在她过来时,于赤和孟玉一前一后也跟来,将她周围不着痕迹的护出了一个空间来

    这样的做派,老者熟悉,他心里一下微荡,这孩子,不是简单的普通人:“小同志你放心施手”

    秦红绯也没多废话,伸手直接扎在了老太太会穴位置四寸五分深,之后又在卤门穴扎了深入三寸…

    十数针很快落下

    最后一针时,秦红绯想了想,和孟玉说,“把我的书拿过来”

    孟玉去取,秦红绯看了看书找了找穴位所在的位置

    人体穴位太多,她只花了几十分毕竟记得不算太好,要确认一下

    实习生看到她的书,人体穴位图都呆滞了,“你…你学艺不精还敢给人扎?”

    秦红绯确定了人中穴的位置,也是最危险的,淡淡地说,“我说了,我刚学”

    实习生眉头皱得死紧,只感觉到这人肯定没救了,“刚学是学了的多久能连穴位都记不清”

    秦红绯:“从上飞机计算”

    ……

    上飞机计算?

    什么意思?

    上飞机后开始学的?你开什么玩笑!

    随着秦红绯最后一针落下,老太太的手指忽然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老者大喜过望,“醒了,醒了”

    实习生也目瞪口呆

    人醒了,秦红绯也将针陆续收了回来,消毒擦洗干净放回针灸包里收起,等到飞机落地的时候,老太太直接被送往到医院去

    路途中,老者才想起来要感谢他们,结果却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身影了

    已经醒过来的老太太虚弱的问,“怎么了”

    老者恭敬的回答道,“之前有个小姑娘救了你,下飞机后因为匆忙,没来得及留个名字”

    老太太有几分印象,“小姑娘,就长得很漂亮的那个,她年纪看着不大…白院长什么时候收徒了的”

    老者意外,“老夫人”

    老太太知道他在诧异什么,说道,“我这次也是好命了,在飞机上居然碰上了白院长的学生,那针灸银针是特殊材料打的,白院长专用的,她替我扎了数次,我还能不记得能把使惯手的东西送人,加上之前有消息传来,白院长收了学生,估计就是那孩子无疑了,这恩情,要记”

    老者也是唏嘘

    幸好自己当时没有因为对方年纪小不信任而放弃

    ……

    ……

    这边的事,秦红绯不知

    飞机在秦市被迫暂停,再到秦怀街时,时间已经入了深夜了

    怀念的气息,怀念的味道,她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大房这边

    隔着距离看到了二房和三房的房子已经建起来了两楼了,而这会虽然是深夜了,秦家两房的人为了房子早日建好,秦颂国还有秦三大晚上的也来加个班

    秦云也跑来帮忙,搬着沙子和水泥进进出出的,忽然抬头看到了秦家大房的门开着,开着,开着……

    他呆滞了一下,然后迅速轻手轻脚的跑进工地找到自己老爹,悄咪咪靠近过去小小声的喊道,“爸”

    秦颂国正在干活冷不丁背后响起一声音,给吓得一铲子用了力,沙子全到了老三身上去,秦三一脸呆滞的看着自己哥,你干什么?

    秦颂国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看秦云鬼鬼祟祟的样子牙疼,“大晚上,你是想替自己换个爹吗?”

    秦云,“啥子,可以吗?”

    秦颂国想打死他,“当然不可以!”

    秦云哎呀了一声说,“爸,三叔,红绯家进贼了”

    二兄弟一愣,又进贼?

    他们眉头一皱,之所以用又是因为近来秦怀街来了不少采访者,有些没分寸,知道了大房住哪后频频往这边来,也破坏了不少东西,现在直接有人登门入室了?

    二人赶紧拎着棍子出去一看,果然,门敞着,灯没亮,这还得了,两兄弟赶紧摸索着脚步过去看个究竟,结果刚到大门口,一阵灯光晃了出来伴随着脚步声,秦颂国手里的棍子高高举起,正中气十足的要喝出声时,“谁在里面,出来!私自闯进别人家里,还有没有点分寸了!”

    脚步的主人走了出来,手电筒照了过来,对了个正着

    秦红绯把手电筒关了掉,说道,“有人闯进我家里过了,我说呢,门口这么多脚印,还有不少东西也被翻坏了”

    秦颂国呆滞了一秒

    秦三也意外,“红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