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章 别滚到他们这里来,害怕!
    夏露目光又放在了黑漆漆的家伙身上,见他木呆呆的,又疑惑了:“所以他是谁?”

    沈万不悦的说,“刚才不是已经说了,他是朱宥,也是昕昕娘家表兄,当年刚好在附近,出事后就这样了,问他他也说不出什么来的”

    夏露疑惑,“那吓过他吗?或者把他打一顿,不是说精神受伤的患者……你这么看我干嘛”

    沈万是发现了,这女的真不做人,真的能放心让昕昕跟着她吗?

    黑漆漆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个苹果,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没动静,到了这会却忽然伸手抓住了沈万,把沈万吓了好大一跳差点骂人

    “我是谁?”黑漆漆的男子只剩下一双眼睛盯着沈万问

    “你是朱宥”沈万无奈的回答,然后回头要和沈昕说话

    “我是朱宥,朱宥,不对,我是江木生…”黑漆漆的男子头疼剧烈的抱着脑袋,苹果滚落在地,“江木生,不对,我也不是江木生,我应该是…我应该是谁,我应该是谁!”

    沈万错愕不已!

    夏露也一愣,“江木生?你家和江木生还有关系啊”

    沈万又回过头来看她,眉头一皱,“没关系,江家是央城人早些年靠不入流的手段发家起来的,沈家尤家和他毫无交集”说完,很快又问,“你认识?”

    夏露摇头,“不认识”

    听过,首那孩子说要去杀了他,这个她知道,只是装不知道而已

    朱宥出来这么多年了,很多时候都是神志不清,反反复复来回就那么几句话,今天还是头次从他嘴里听到了其他的情况,沈万眼神厉害了起来,“找医生过来”

    前脚骨科医生刚走,后脚精神科医生就过来,引导着朱宥慢慢放松下来后,医生说道,“他这是精神有些复苏的状况”

    沈万急忙开口道,“那能问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不?是不是,他目睹到过什么”

    精神科医生就照话引导,“朱宥先生,我们放松下来好吗,仔细回想一下,我们仔细回想一下,你认识江木生先生吗,是怎么认识的?除了江木生先生,你还见到了谁?”

    朱宥放下了挣扎的双手,木木呆呆的,眼神好似有一点点恢复清明的迹象,“江,江木生,我,我见到了他,他要和我交换身份…对,我是江木生,江木生是我?我是朱宥,不,我不是朱宥,啊……”他抱着头,似乎陷在了什么挣扎里,眼泪开始掉了下来就在地上剧烈的打滚!

    夏露迅速的拉着沈昕退开了两步,顺脚给他踢了出去,踢远点,别滚到他们这里来,害怕!

    沈万:“……”

    心理医生:“……”

    真的,太不做人了!

    夏露把人踢出去了后,忽然在他被自己痛死前,又迅速问了一句,“朱宥,你在里面有见到一个叫秦江科的人吗?”

    朱宥听到秦江科的名字,眼里冒出一瞬间的惊恐来,“秦,秦江科,他,他杀人,对,他杀人”

    夏露怔了下,很快道,“你见过,他在哪?他怎么样”

    朱宥却仿佛死机了一样的,木木的,不答了,只不断重复着,杀人,杀人这句话

    沈万让心理医生给朱宥好好治疗一下,并让管家把他送回去,派专人守着,同时看向了夏露

    夏露很平静,“看我做什么?”

    沈万冷冷的道,“听到你丈夫杀人,你很平静”

    夏露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平静很奇怪吗,你不杀人就得被杀,那杀人有什么好奇怪的,被绑进去了死了那么多人你还在那玩仁义道德,太太,你这丈夫脑子真的不好”

    沈昕点头

    沈万:“……”

    无言以对,但心里的猜忌也放下来了一些

    和精神病人计较个什么鬼!都不按常理来的,何况说的也没错,在里面,你不杀人就可能会被杀,秦江科或许真的杀人了,但到底因为什么情况杀人,不好说

    不过他还是派人迅速在秦怀街这边了解了一下夏露的身份,倒是底子都摊的明明白白的在那

    秦家身世家底都很干净,祖上三代没出过混子,倒是出过两代培养人,夏露三个孩子,一儿二女,儿子是培养人,女儿一个还在秦怀街,年纪不大,普普通通的跟着秦怀街的居民过日子,甚好

    他叫人把秦红绯给盯着,同时告诉了夏露,“你要是敢做出什么伤害沈昕,或者其他什么举动,别怪我对你女儿下手”

    夏露就挺疑惑的,你对我女儿下手?

    可是我女儿身边不是有人保护吗?你怎么下手?你打得过他们?

    算了,你随意,反正这样她可以暂时在这边留下了,没事就刺激刺激沈昕或者刺激刺激那个朱宥,或许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外边保护夏露的人站在树上也是安静,无语!

    贼无语

    从上次闯院子过去了两天了,沈万派了人手去了秦怀街,他将消息通报,后脚风国生也派了人手跟上,沈万让那个人驻扎下来了,风国生的人考虑了下,也没惊动对方,但是把消息带给唐家了,谁知道唐家却给他来了一句知道了

    知道了,早就知道了

    于赤和孟玉都不是吃干饭的,最近秦红绯身边多了人,他们都有所感觉的,于赤借口出门早就把沈家带来的人身份探查的一清二楚了,只是还没想好怎么处理

    看着夏露暂时呆在沈家不会有事,他便悄悄的离开去见风国生了,风国生去开会了,等人回来是两个小时后了,听说自己派去保护夏露的人手回来了,步伐也匆匆的,“什么情况?”

    保护夏露的男子站了起来,一脸不知道刚从什么地方说起来的神色,“风领导,这个秦家有意思”

    风国生眉头微皱,“有事直说别吞吞吐吐的,我许你好处不是让你和我卖关子的”

    他一发火,男子也规矩了不少,开口道,“劲爆的消息,可能是秦市案这八年来一大突破”

    “沈万和夏露透露出,当年在江安街山里底下的人可能进行了互换身份,活出来的那批人,可能其中混合了几个黑方身份,以及几个假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