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秦江科的后代
    江管家眼神隐晦不定

    江木生察觉到异常,正要询问时,江意儿进来了,“义父-”

    江木生看着养女,开口道,“你怎么来了,不是跟你们说了,这段时间别到处乱跑”

    江意儿规矩的道,“我听说义父转入普通病房了,高兴,所以想来看看”

    江木生叹了声气,但未说什么

    江意儿坐在病床边,满脸忧虑之色,“义父你醒了就好了,这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太多事,几位叔伯都蠢蠢欲动,快要压不住了,爸爸你醒了,正好震慑一下他们”

    “对了,我已经通知哥哥那边了,他很快会赶回来”

    “等爸爸出院后,祖坟应该也能修好了,到时候爸爸也好去祭拜一下-”

    江管家心里暗喊一声糟,迅速看向先生

    果然,江木生变了:“江管家,意儿说说祖坟修好了,这是什么意思?”

    江管家面上流露出一丝恨意来,还有无奈之色

    江木生情绪似乎隐有起伏,说道,“说吧,放心,我不会激动的”

    江意儿好似知道说错话了,怔住

    江管家无奈的开口道,“先生,庄名首和牛博士的人把江家的祖坟都挖了,不过已经都埋回去了”

    江木生病床旁的心电图忽然起伏剧烈起来,他似乎想坐起,但扯痛了伤口,“都挖了的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江管家迟疑了下,无奈地说,“庄名首和牛博士这俩畜生混不吝的,不知道秦家怎么说服了他们,——江家祖坟,无一幸免”

    “滴滴滴”心电图直接发出声音

    江木生只觉得还没恢复好的伤口疼痛剧烈,下一秒,他被送进去抢救了

    这是预料中的情况,任谁听到这种消息情绪都得起伏激烈,所以江管家才不敢说的,任但还是糟心无比

    江意儿也没想到义父根本还不知道,她懊恼无比,“江管家,你怎么不告诉我义父根本还不知道…”

    江管家很失望的看着她,“小姐,你已经是成年人了,病人不能受到刺激这点我觉得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的”

    江意儿被呵斥的脸一白,却不敢反驳

    父亲,很看重江管家的,与其说是管家,不如说是长辈

    江木生被送进去抢救,再出来时,是傍晚了

    医生叮嘱了不能再受到刺激,江木生却还是情绪有些不稳,即便在生病里,眼神也变得很可怕,“原来这就是阻止了你动手的理由”

    秦家,先下手为强了

    江家要挖他们的,他们就来挖江家的,好的很,好的很!

    “秦江科这儿子,真有骨气”

    “应该不是秦炎”江管家说,“我查过了,最近他在做科研项目,已经久不出关了,所以大约还不知道这个事”

    “不是秦炎?”江木生眉头皱起,“那是谁,他妻子?”

    “先生,你忘了我说牛博士也参与进来了,秦江科的妻子疯疯癫癫的,也没那么大的本事使唤动牛博士,秦江科的大女儿就是个普通的小演员,什么都不是…”

    “秦红绯?”江木生眼神微变

    “是她”

    江木生插着输液管子的手捂着伤口,目光深沉

    挖坟,这样的事,一般人想不出来——能想出来还敢干的!好魄力!

    “这些年,明里暗地的打压”江木生嘲讽的道,“就是不想叫秦江科的后代崛起,结果没想到事常与人违,不管再怎么往金子上撒灰,它终究是块金子,甚至这些年的锻炼可能反而帮它更坚韧,真厉害啊”

    江意儿听得很吃惊:“义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忌惮秦江科的后代,还找人去打压他们——秦江科的后代,真的有那么厉害吗?”

    秦江科得厉害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这么忌惮

    在秦家的人还没崛起时就去打压,如果只是怕他们崛起,捧杀不是比打压更好吗?

    她满腹疑惑

    江木生平静的说,“你不懂,万事都有概率,我只是把那个概率彻底磨灭而已,就如庄名首一样——当初放跑了他,现在他成了我的威胁”

    江意儿懂了!是因为庄名首,义父才有了忌惮

    知道了江家的近态,江木生就迫切的想要恢复起来——可惜,伤势太重

    研究基地的人即便请来治疗,也不见得会多上心,反而还要防着他们可能做手脚

    江木生也挺无奈的,蓦地听到江意儿说,“江管家,刚才就想问了,你口袋里的小瓶子是什么啊”

    江管家低头,从口袋里把那小瓷瓶拿出来,“小包那小子给的,说是伤药,对恢复伤势很好”

    江木生受伤送药的没有百也有几十,都是什么偏方

    江木生不在意,江意儿也不在意

    江管家想着要丢掉的,随意的拔开了瓶塞——结果一拔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便扑鼻而来,很好闻,他有些意外,“先生,这药的味道有点像之前苍老来时带来的药”

    病床上江木生怔了下——之前他被庄名首刺杀,伤口鲜血不停

    苍老给他带来了一味药,装在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里,药一上伤口,效果立竿见影

    他后来也想过买这种药,但苍老那边却并不对外出售——后来打听到了,是他那继承人做出来的药,不卖很正常,而给他用,是因为当时首下落不明,唐今南约莫想从他嘴里知道庄名首的消息,所以才给药救他一把,否则上的就不是救命药,而是毒药了,这也是后来才领悟过来的

    “拿来,我看看”江木生伸手接过瓶子,闻了下,确实很香

    这药香很独特,他试着沾了一点在江管家和江意儿紧张的目光下在伤口试了下,效果让他很惊喜

    原本疼痛的伤口一下子被一股冰凉的感觉驱逐,疼痛减轻了不少,他立即让江管家把药抹在了其他伤处,效果是一致的

    这药,确实是研究基地的药

    “小包哪来的这药?”江木生开口问道,这药,非研究所的人不可能接触的

    “据说是亲戚给的-”

    “亲戚,扯谈”江木生嗤笑,“他要有亲戚在研究所工作,他也不会来做保安队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