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这说的是人话吗?!
    一个多小时后,小轿车开进了一座山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小道两边是一片空旷的土地,有少许绿色,经过大道一路开进去,最后被拦在了一个大门前:“请出示身份牌”

    何明月将胸前的徽章摘下来递过去,在仪器上扫描,很快铁门从两边打开,车子开进去停车位后,被要求下来步行,然后有一位女性走了过来,“请核对一下身份,目的”

    何明月简单的说,“何明月,护送”

    秦红绯亦开口道,“秦红绯,培养人”

    旁边秦晚晚浑身一震!挣扎的更剧烈了,似乎很愤怒

    对方目光简单的看了一眼,“这位…”

    秦红绯简单的说,“人我与老师打过招呼了”

    女子低头看了看列表,放下了手,“我知道,我是想说,你可以把她眼睛的布取下来”

    秦红绯挑眉,取下来吗?

    女子开口说,“这里已经进入了内部了,她非内部人,就算看到了,也没办法泄露什么出去的,这样子比较惹眼,我怕她万一乱走这样子会不小心被当不法分子毙了”

    秦晚晚身影直接僵硬了住

    秦红绯就挺无所谓的,“毙了就毙了吧,本来也不是好东西,取下来的话也算了,我不敢高看她的人品,谢谢”

    女子就点头,“行,手伸出来”

    秦红绯伸出了手,对方给她戴上了一个手环,“这是监控手环,你们在这里的一举一动位置都会被检测,一旦响了,说明你们到了不能进去的地方,及时离开,否则出了事一切自负,现在我带你们过去”

    秦红绯看了看自己的手环,在这会算的上是高级技术了,只是简单的讯息录入加感应器而已,她稍微一按,上面就浮现了身份讯息——

    秦红绯,身份,培养人

    等级:未检测

    年纪:十五

    所属:“中医科院”

    走着走着,何明月的声音忽然响起,“之前,我去见了王有邻一面”

    秦红绯一顿,看向她

    何明月目视前方,开口道,“他还是和之前的说法一样,坚持在半心岛时他说的话”

    什么话,秦江科害死了他的父母

    “我骗他说要帮他,问了他姑丈的消息——”

    前方的脚步忽然一滞,很快恢复正常

    秦红绯倒是神色如常,“然后呢,有消息吗?”如果能找到王有邻的姑丈那可以知道里头更多的消息

    何明月摇头:“他的姑丈被保护了起来,改头换面,除了当年掌握了秦市案的直系人,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身份,在哪,是什么状况…”

    顿了下,看向秦晚晚

    秦红绯了然,忽然停下来,“姐姐,有绳子吗?”

    前方领路的女子回头看了她一眼,给她找了条绳子来,看着她在秦晚晚手腕上的绳子系了一脚,然后牵着绳子,把人推了出去,“去,保持十米距离”

    秦晚晚简直想破口大骂,“你放了我,我看不到”

    秦红绯说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往前走,我说停你就停”

    秦晚晚想骂人,又无可奈何,只能往前走,走了足足十米的距离,秦红绯才让她停了,就这么保持步伐往前走,“别停下来偷听,我手里抓着绳子,你不动了,我有感觉的”

    秦晚晚本来还想偷停的,闻言在心里把秦红绯骂了个天翻地覆,深吸了口气,往前走

    秦红绯去看何明月

    何明月目光就挺复杂的,然后说道,“当年查秦市案的直系人是起老,他应该是清楚王有邻姑丈具体的身份,情况,以及在哪的,我的权限不够,无法去问,但是你的话可以试一试”

    秦红绯了然,但转而又很奇怪,“你和我说这么多,王有邻说我爸爸是黑的,你就不怕他说的是真的,我爸爸真的是黑的,老实说,连我到现在都琢磨不清楚我爸爸到底是什么情况,搞不好真的是黑的”

    何明月平静的道,“你爸爸是不是黑的我不知道,但你不是,即便你爸爸是,你也不一定是,我也是在赌!靠我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没办法查,没办法报仇,但我觉得你可以”

    “何况你也说了,你根本不知道你爸爸是黑是白,你不知道,那你就最起码不会是黑的那一方的,这就够了”

    秦红绯说道,“倒也不一定,我其实心没那么正,如果把我逼急了逼火了,又或者把我家里人杀光了把我逼得无可奈何走投无路,我有可能真的是黑的”

    何明月就无语了一秒,“你既然要假设,那我也来假设,假设如果白方的人没有做你想的这一切,抓你父母威胁你,害你姐妹,害你亲人,在这些不可能成立的情况下,你就永远不会是黑方的是吧?”

    秦红绯点点头,“对”

    如果上面极端的假设不成立,哪怕秦江科真的是黑方的,她也不可能是黑方的——因为她身上所有的经验,一切都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百师!而那些人是她敬爱的,钦佩的,尊敬的,也是想保护的

    何明月说,“那就足够了”

    话落音,忽然一声嘶吼响起!走廊忽然闪烁起了红灯来!几个人的步伐立即一停

    什么情况?

    而前方,秦晚晚忽然感觉到咻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眼前的方向闪过去,下一秒,她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舔,下一秒,咬住了她的脚碗然后一拽,把她拖倒在地,她看不到,但就是看不到,这感觉更清晰,“呜呜呜…”

    不能发声,只能挣扎着企图求救!

    后方,女子脸一变,一把上去抓住了秦晚晚的后衣领,把人拽了回来,心有余悸的说,“我忘记了,前方设有感应路障,她没有身份牌,会被当成陌生人启发机关,还好,运气不错,不然刚才机关就刺穿了她的脑袋了”

    秦红绯也意外,这么危险的吗,她去看秦晚晚感慨的道,“这你都能没死,佩服,坏人的命果然都是比较长的”

    秦晚晚气啊,气的在抖!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说的是人话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