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她从一开始就被耍了!
    也就是秦晚晚现在不能说话,不然肯定要气的破口大骂的,她都感觉到小腿在流血,很痛,说不出话,只能呜呜的摇头

    秦红绯看懂了,懒散的取掉了她嘴里的抹布,语气似笑非笑,“想说什么”

    秦晚晚本来是想骂的,可听到她这语气莫名的心口发寒,有种感觉,自己要骂了,秦红绯她能宰了自己,“我腿很痛,受伤了,我需要治疗”

    秦红绯瞥了她小腿一眼,语气轻淡地说,“受伤而已,又不是死了,忍着”

    秦晚晚气到想发飙,可不敢,“秦红绯,你有没有心!我可是差点死了!”

    秦红绯语气依旧懒洋洋的,“那又如何?”

    她的语气陡然变冷,“秦晚晚,给你句忠告,趁我还对你保留一丝耐心,少作妖!否则你真的死在了这里,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损失,除了你自己,别指望我对你的安全负责,你偷我药,跟踪我,我没让孟玉直接把你劈了,已经是我仁慈”

    有那么一刹那,她都有点想把秦晚晚丢出去喂狗算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秦红绯在想什么,秦晚晚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不敢吭声了

    秦红绯见她安静下来了,颇为遗憾的啧了一声

    又继续前行了一段,声音响起:“到了”

    三个人步入其中

    这是一个宽敞的大间,位于中间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模型体,而在模型体身后是一排透明的玻璃置物柜,里面有一座座奖杯,一张张奖状,其中放在最中央的那个奖状是五角星形状的,国家先进发明金奖,个人荣誉奖,团队集体奖,长达百年的荣誉积累,背后是一位位前辈一辈子的贡献和心血的累积,更不知道其中是有多少人在为之默默的牺牲着和被牺牲着中的付出

    很伟大!

    可秦红绯也知道,自己做不了这种伟大的人

    何明月送她们进来,就先出去了,这里不是她能来的,只能退到外边去等

    女子领着秦红绯到了一个小房间,而此刻,这个小房间里还有二十来号人在,年纪都是相差不大

    秦红绯看他们,他们也在看秦红绯,似乎在揣摩身份

    女子径直的走向了桌子之后一堆机械设备中的老人,“付老,23号我带过来了”

    老人目光点点头,“孩子,过来领牌子”

    秦红绯走上前,领了一个号码牌戴在手上,抬头时意外发现,这老人右臂是空的,很快,她波澜不惊的收回目光,“谢谢”

    独臂没什么神奇的,残疾也没什么可怕的

    对他们这种人而言最怕的不是自己断胳膊断腿,而是被当废人一样小觑

    老人又去看秦晚晚

    女子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老人点点头,也没有给秦晚晚牌子,就让她到一边呆去着,“将她眼睛上的黑布取下来吧,省得影响其他人注意力”这是间封闭的小房间,除了机械,人,知道这地方存在的人不少,如牛博士等一类人,但光知道这地方存在,不知道这地方在哪,怎么进来,也是毫无作用的

    这么多人,就秦晚晚戴个黑布,可不就很引注意

    老者都发话了,秦红绯也没异议,伸手扯下了秦晚晚的黑布

    秦晚晚眼前重见了光明,还来不及喜悦,就看到了许多人

    男男女女比例各过半,有的好奇的看她,有的则根本毫无兴趣,一心陷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有的看她的目光很奇怪,那眼神,她不懂,但她知道,这些人,似乎都是培养人

    秦红绯淡淡地开口道,“老老实实呆着,别说话,少说话,更别想着在这里接触什么人为自己谋取好处”

    秦晚晚扭头来看她,语气压着愤怒,“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你会是培养人的一员?”

    秦红绯一边看着资料一边说,“你不是一直向往培养人名额检测吗?这里就是了”

    秦晚晚呆滞住,心脏砰砰跳

    这里就是培养人预备役的基地了吗?可很快,她又警惕起来,秦红绯怎么会带自己来?

    那边,门忽然打开,两名白大褂防护服的人走入了其中,其中一位手里拿着份名单和笔,开始勾勾画画喊号,被喊到的人,就会走入老者身后的一个房间里,那地方,是秦晚晚重生一来,费尽心思向往的地方,那么近,可她进不去,她知道,得有那个号码牌的人才有资格检测

    她心情一下雀跃激动了起来,连手心都是汗,耳边,一个声音犹如泼冷水般响起:“别看了,再看,你也进不去那里面”

    秦晚晚猛地扭头眼神迫切的看着她,“我可以进去,只要你愿意,秦家的名额…”

    秦红绯玩味的看她,“准确的说是大房的名额,那名额,我早就收回来了,还好有那次半心岛之行,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奶奶藏了一个大房的名额给你们五房,厉害啊”她感叹一声

    秦晚晚抿唇,她也不傻!

    秦红绯居然是培养人!也是来检测的,很多东西串联起来就能得出线索的,“那个于赤和孟玉不是大堂哥的人,而是国家派来保护你的对不对?你用的不是大房的名额,大房的名额还在对不对……”她激动的说着,忽然卡着,因为秦红绯在用怜悯的眼神看她

    秦晚晚一下就懂了!

    秦红绯不会把那个名额给她的,可她还是抱了一丝希冀,还有愤怒,“你之前答应了我的,要把名额让给我的”

    秦红绯淡笑道,“错了,我只说我放弃,我没说要让出来啊”

    秦晚晚面色龟裂,“你要反悔!”

    秦红绯思考了下,摇头:“反悔?谈不上,名额我用不上,我愿意放弃,但放弃它不代表会把它给你懂?”

    “何况我放弃的前提是你提我打听我爸爸的事,你却编用几句话来敷衍我,秦晚晚,你是真把我当傻子了啊”

    “我爸爸要是真的受朋友邀请去的央城,我妈会不知道,我姐会不知道?”

    秦晚晚面色一僵!就那么看着秦红绯

    她懂了!

    她从一开始就被耍了!

    从一开始,秦红绯就根本没有要把名额给她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