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像他这种黑心肝的人
    秦红绯开口道,“一个好好的小姑娘被害到成了植物人,哥哥讨公道无门,杀了对方报仇,接着被你们江家逼得一直走投无路,家都不能回,哪哪都在抓他,这些,我好奇江先生有提过吗?”

    江天元脸色变了又变

    书镇怒道,“这些与现在的事有关吗?”

    秦红绯说道,“瞧你说的,怎么就没关了,有因才有关,江先生那儿子不去害首的妹妹,首的妹妹没出事,今天大家用的着站在这里想着怎么救你家先生吗?”

    “所以啊……”

    “别和我说什么,你家义父一定没动庄媛媛这样的话,连江先生自己恐怕都不敢打得保证,你们在这打保证——”

    “像他这种黑心肝的人,挖人祖坟都干的出来,去个别院绑个首的妹妹来逼首出面,这有什么”顿了下,她被自己说服了,“难道庄媛媛真的在你们手里?”

    起顾期:“……”

    江家的人:“……”

    这要不知道的可能都快有点被说服了

    而这时,首的声音冰冷冷的传出来,“我妹妹就是他抓的,他自己承认了”

    秦红绯立即去看江天元,“你看吧?我就说你那养父不是好东西了,挖人坟都想的出来,绑个人算啥?”

    江天元的脸都绿了,憋了半天,才说道,“我们没挖你家的坟”

    秦红绯纠正他说,“错,你们想挖,但没挖成,如果挖成了,可怜我那父亲,就连个蜗居之地都没了,瞧瞧你们干的这是人事?”

    屋里,病房隔音并不好的

    外边说的什么,江木生也听到了,黑着脸,很气,气到恨不得让外边的人闭嘴

    真能说会道啊?

    我挖坟,我挖了吗?

    我没挖吧!倒是你们把我们江家的坟给挖了吧?

    还二度挖坟!

    然后在这颠倒黑白?这就是秦江科的那女儿?怎么父女俩完全不一样?这别是被老婆戴了绿帽子吧!他恨恨的想,然后沉着声道,“追究过往的事可没意思,想追究,想讨论,等大家坐下来喝杯茶可以尽情的讨论,现在,诸位还是先想办法劝劝庄名首吧!”

    “他手上已经沾了人命了,再沾,就真的没了生路了”

    别再讨论挖坟和庄媛媛了,那根本不重要

    门外,唐今南走上前了几步,余光一瞥江天元

    江天元忍不住退让了开,心里骇然,明明年纪相仿,可对方的气场是他罕见的,连养父都不一定有想归想,他还是开口,“反锁了”

    唐今南简单的道,“踹门谈”

    说着,往后退,顺便把秦红绯带了开

    秦红绯站在他身后探头看了看,起顾期上门准备破门

    书镇喊道,“慢…”

    几人就看他

    书镇憋着脸,“这门破了,庄名首不会以为我们要强行破门对先生怎么样吧?”

    唐今南淡淡地说,“不会,他只是想知道妹妹的下落而已,和你们先生不同…”

    哪不同?

    不做人程度?

    书镇不吭声了,和这几个后生说话他觉得自己能气出高血压

    孙书上前,三两下将门踹开,门内的景色也一览无遗

    首挟持着江管家,脖子都在流血了,江木生穿着病服坐在病床上,脸色很漆黑的,不过不重要,黑成碳都与他们无关

    首皱着眉瞥了眼唐小今和秦红绯,脸黑沉沉的,“唐小今你是不是蠢,带她来干什么?”

    嫌卷进来的人不够多?

    就那瘦胳膊瘦腿的,被人一拧完事

    唐今南亦看着他:“别光说我了,你费了心思逃走就是把自己送上门?”

    眼下,走廊是江家的门,医院各层包括电梯口都遍布了江家的人,即便放了江管家,今日他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

    江木生见到人进来反而松了口气,不进来,首随时能过来改挟持他!或者一冲动就把他捅死了也说不定,他目光落在唐今南身上,浮现一丝异样之色,淡淡的嘲讽道“唐少爷倒是有你母亲的风范”

    唐今南,“过奖”

    江木生都懒得生气了,我不是在夸你,我在嘲讽你

    庄名首能一直在逃不被抓,很大功劳都是因为唐今南和秦炎在庇护着

    研究所也因为这二人对首的态度一直是放任的状态!这也导致了江家对首出手,频频受阻,然而这次,庄名首这蠢货却自己再送上门来了,就不一样了,放任在逃通缉人员逃走,众目睽睽之下,起顾期和孙书不能干出这事!

    干出了,那研究基地的名誉就会受损,遭质疑!

    不会有人再信任基地了

    这也是起顾期和孙书觉得难办的地方

    江木生看着庄名首,“可惜了,这么多人为你筹谋,打掩护,你却自己把这路给砍断了”

    首冷着脸似乎想说什么

    一道轻轻的声音插了进来,“你家的人命都还悬着呢,还是少放大话吧”

    众人看向了秦红绯

    江木生也看过去,他记得这声音,在门口挑衅天元的女孩,秦江科的女儿!与他印象中的样子完全不同,和他的养女也不是同款的,更像是唐月那种

    这会与唐今南一前一后站着,气场出奇的相似,很难让人相信,其实他们年纪还不大

    江木生的眉头微微皱起

    秦红绯见他们看来,也平静,“看我做什么,我说错了吗,你管家命都还在人家手里在这放大话,万一首这没脑子的直接给你来一刀,人就完事了”

    江木生忍不住道,“那他今天也得留在了这里”

    唐今南平静地说,“他放了江管家,江先生愿意放了他?”

    江木生失去笑容,“不可能”放了庄名首让他继续挖自己家坟还是随时刺杀自己?

    秦红绯耸肩,“左也是留,右也是留,杀个人还是留,不杀人还是留,我要是你,直接砍了完事”她看着首,这么说道

    在江家人发怒前,唐今南手压着秦红绯的脑袋温声说,“小朋友年纪小,爱说笑,江先生不要往心上去”说是开玩笑,但在场的人都清楚的很

    不是玩笑!

    而是警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