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把锅丢给他们背
    俩个各自行业的顶尖,各怀鬼胎,互相觉得彼此赚了

    苍老道,“打吧”

    黎老这次也不再拒绝,将座机拿过了手,连线了中医系那边的号!很快,白一梦的学生就把电话转交给了老师了

    “老黎?我正好找你”那边,白一梦清清冷冷的说,“帮我打造三副穴位模具,高度按照一米七来打造,穴位激活点720个,老规矩,单穴,要害穴分分别以不同颜色呈现”

    寻常的穴位模具就只是模具,但白一梦让黎老做的,却不是,也正因为不是,价格也昂贵

    黎老好奇的道,“老白,你卖了你那些收藏的书和字画就是为了做这个啊?”

    白一梦正要回答,忽然一顿,“黎建天,姓苍的在你身边吧”

    黎老否认,“没有”

    白一梦那边安静了一刻忽然不说话了,好像在吩咐什么

    黎老挺奇怪的,“你怎么不吭声了,干什么呢”

    就这一会的功夫,他看到了研究室门口有个学生探头探脑的然后走了

    那端,白一梦的声音也响起,“没干什么,让我手底下的人和你那边的学生打了声招呼,帮我去看看你的研究室都有谁在”

    黎老:“……”

    苍老:“……”

    失策了

    白一梦那边有翻书的声音,一边说着,“你黎建天一心沉迷研究两个来月没走出过研究所的大门了,我在外边找人卖东西,你会注意?想也知道,不过是受人所托来问的,想问什么不直接来找我,还要找人中转,做缩头乌龟有意思吗?”

    黎老就去看苍老,最后一段是在内涵你吧,绝对是的

    苍老咳了咳,有几分无奈的出声,“你看你都一把年纪了,说话还是这么难听”

    白一梦那边不语

    苍老开口说,“不说其他的,大家共事几十年,我是担心你遇上了什么难处,所以想问一问,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黎老幽幽的道,“少拿共事几十年扯事,不就是你和她之间那点破旧事吗,共事几十年,我们也共事几十年啊,你咋没来问过我需要有什么帮忙的,虚伪”

    研究基地这么大

    航空航工,工科,海航……哪个和你共事没几十年了?

    也没见你去关心人家一下啊

    见苍老脸色不好看,黎建天撇了撇嘴,撩人家,甩人家,不负责,活该:“老白,我说你也是,有什么需求难到了要去卖珍藏的地步啊?还是以你自己的名义卖的,别怕丢人啊”

    白一梦语气还是很平静的,“没有,不用担心,没什么大问题”

    不等黎老说话,她继续说,“也就是徒弟烧钱了点而已”

    黎老一愣,“秦红绯?”

    白一梦恩了一声,语气依旧很平静,“这不是四月底收了她吗?然后给她买了一些中医系的基础书,就中医论那些,你知道的吧,我原本以为起码三个月背完,半年左右消化完,一年再倒背如流,但她花了三个月就走完了这流程了”

    “前阵子给她买了套珍藏版的黄帝内经,费了不少钱”

    “现在她也背的差不多了”

    “所以就想着趁现在,让她把人体穴位的基础知识也学了,还有识百草也要纳入下一步计划,你看,收了这么个烧钱的徒弟,我也没办法”

    黎老:“……”

    中医书有多难啃,多枯燥,黎老哪怕不是那一行也晓得

    白一梦当初花了三个多月背完基础,半年背完皇帝内经,消化完一年,倒背如流时间就更长了,叠加起来不短的,真不短

    三个月内完成

    一想到这是之前他看上的苗子,结果看了半天是为别人做嫁衣,顿时后悔的肠子都青了,直接咔的挂断了电话,心疼的直抽搐,“你看看,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苍老:“……”

    黎老气到不能自己,“以后你们俩人的事别来找我,再找我自闭给你们看”

    苍老无语,幼稚!

    他心里暗骂了一声

    但是秦红绯这学习消化速度也让他吃惊!

    要知道秦红绯可不是专心学中医的,她一天有大半的时间在学校,剩下的五五分,一半做自己的科研,一半用来学习,三个月就消化了

    难怪白一梦这么清高的人会愿意以自己的名义去卖东西!不是出了什么事,那就行

    再看黎建天被气的快七窍生烟了,苍老无奈地道,“行了,再给你优惠点,八折,最大限度了,别臭着张脸了,我先走了”

    这边的事,秦红绯是不清楚的,临离开前她去见了一趟唐女士,然后回了酒店,周少安已经出院了,问题不大,几个人订了明早飞秦市的机票,周大仁和周家也通讯了,周家表示会派人在机场接

    首解除了和江家之间的恩怨,现在出入也自由多了,晚上就过来酒店送东西

    唐今南给准备的新药,放在一个小包里,分类的很清楚,他丢过去,“唐小今让我给你的,之前他不是给了你很多吗?”

    秦红绯说,“啊,哦,被偷了”

    不远处的秦晚晚脸一白

    首也敏锐的看过来,四目相对,他冷酷的在脖子做了一个抹杀的动作,吓的秦晚晚彻底落荒而逃,他冷哼一声

    秦红绯把药包给孟玉,好奇的问,“你妹妹的事怎么说?”

    首沉下了脸说,“有点消息,但不明确,我留下等唐姨消息…”

    秦红绯诧异的道,“我不是问你这个,人能被从别院绑走哪有那么容易找到,我是问你拿到江家的把柄了没?”

    首目光古怪的看着她

    秦红绯挺不解地,“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别告诉我,你没领会岳老的意思”

    首一脸冷酷,“不是,我是在想,你和唐小今其实才是心最脏的吧”

    秦红绯先不懂,后领会到了,唐小今也和她想到一处去了是吧,看看,江家多不做人,把好好一个单纯的人逼成什么样了:“江家一直在抓你,他们不可能没想过对你亲人下手吧?这个亲属不管是你亲戚也好,你妹妹也好,你找一个把柄,到时候找到你妹妹,栽赃给江家啊,栽赃给江家,不管是不是江家派人绑的你妹妹,反正你一口咬定和他们脱不开关系把锅丢给他们背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