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就,挺不做人的。
    秦炎揉了揉眉眼,“一开始我反应和你差不多…”

    “但并不是,如果我没听错的话,黎老师的意思是,江木生是我们的爸爸,秦江科”

    “别闹”秦红绯直接否定,“我和他接触过”

    “那家伙,自私,狂妄,恶毒,狭隘,偏见极重,又蠢又坏…”就算爸爸的印象淡化了,可秦红绯还是有印象的,这完全就不同啊

    “且不说这些”

    “虽然爸爸走了八年,我那时候只有七八岁,但还不至于说七八年时间我连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吧?”

    开什么玩笑呢

    江木生是秦江科

    怎么可能是秦江科…

    秦红绯忽然想起那个3s权限文件,忽然眉头一皱

    不会真特么的是吧?

    她去看秦炎,眉头紧锁

    秦炎把她的反应看在眼底,淡声的说,“我和你的疑惑差不多,但黎老师确实是这么说的,他没必要编这个,他说,当年江木生和爸爸还有朱宥切换了身份,江木生用了爸爸的身份,又切成了朱宥的身份,而朱宥则顶替了爸爸的身份,爸爸则成了江木生”

    “虽然我不知道情况如何”

    “但黎老师,不擅长说慌,应该不会有假”

    秦红绯问道,“朱宥是谁?”

    窝在角落里的尤恩冒了个头,“是太太的一位亲戚,在秦市案里也是受害者,面目全非”

    他本是在外围的,但因为这次出了力,也受了点伤,就让他进来呆着养一养了

    秦红绯还是觉得不对,“顶替身份哪有这么简单,照你的话意思,爸爸是易容成了江木生?那好,我就算他易容成了江木生,他是失忆了?要不然,我和他面照面过的,他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了?他还挖自己的坟,哪怕知道是空的,可那也是老秦家人留念的吧,他就没考虑过爷爷奶奶的心情?”

    “而且,有什么根据说明他是爸爸?”

    “就因为一起留下的证据证明他不是江木生,这不足够吧?”

    秦红绯问了很多问题

    而这些问题,也确切的都是实际的疑惑点

    秦炎静静的不语

    唐今南感觉到了不对,看向他

    目光对上,秦炎淡淡地说,“黎老师说的,我老师和江木生私下好像有什么合作”

    众人瞪大了眼睛

    难怪你忘记了问问题,这任谁也都会忘记

    冷不丁的江木生成你爹了,你老师知道事实

    这得多大的震撼啊

    秦炎抿着薄唇,情绪看起来没多少波澜,又有一点点嘲讽:“和你说的一样,大人都是自以为是的”

    起老知道江木生的身份

    他知道妈妈苦等爸爸,但若不是这次一起留下来的东西,他却只字不提

    唐今南出声道,“江木生承认了吗?”

    这才是关键

    秦炎说,“他跑了”

    众人又去看他

    秦炎说,“下落不明,但周一鸣来秦市了,不管我老师说的是不是事实,先采集朱宥的血进行dna鉴定,如果朱宥是朱宥,那我老师说的就有问题,如果他不是朱宥,那可能就是江木生,如果有证据能确定他是江木生的话,那现在的江木生……”

    秦红绯目光微闪,“根本不用这么绕,直接找现在的江木生,把他抓住,和我们做亲子鉴定就行”

    真是秦江科的话,dna一检测就知道了

    秦炎也知道是这样,“就是抓不到他,所以才需要从朱宥那边来进行排除”

    “等周一鸣那边出结果,带过来,就知道了”

    秦红绯不语,但任谁都看出来了,她现在心情不好

    秦云有些担心,连忙说“绯,没事没事,你想开点或许只是个乌龙,可能那起老也不是好东西,为了逃脱骗你的,咱想开点,你不是喜欢喝可乐吗,我去给你买?”

    刑立不由拉了拉他

    那……好歹也是你堂兄的老师

    不过好在,秦炎似乎不怎么介意的样子,好叭,自己的老师瞒了好多东西,可能也伤了心了

    秦红绯抿唇,“不喝”

    秦云:“那我们吃火锅?”

    他苦恼,“不行的话,我去问问爷爷最近五房有什么倒霉事,说来给你开心开心”

    众人:“……”

    就,挺不做人的

    秦红绯焉巴焉巴的,兴趣明显不高

    尤恩忍不住弱弱的出声道,“爸爸没死,不是好事吗?”

    为什么?

    你们好像一副比死了爹还惨的样子?

    唐今南余光看过去,尤恩闭嘴了,怕怕

    兄妹二人皆沉默

    还是秦炎打破了沉默,“你不希望他是爸爸吗?”

    秦红绯反问道,“你希望是吗?”

    秦炎沉默了下,“不希望”

    秦红绯说,“我也不希望”

    “真是他,宁可他死了算了”

    这话,无比冰冷

    如果秦家二老在,一定骇然,暴怒,气急败坏,觉得她枉为人女

    可哪怕秦家二老在,秦红绯也是这句话

    她不希望江木生是秦江科!

    一点也不希望

    八年!

    夏露女士等了他八年,如果江木生是秦江科,那在夏露女士等他的八年,他这是在干什么?

    他活着,他不回来

    夏露女士等着

    他活着,他成了首富,他收养了一对孩子!

    而夏露苦苦的拉扯着她和傻秦妃,还是等他,等他,除了等他,还是等

    忍受着流言蜚语的等待

    夏露女士眼底的秦江科是那么美好的一个人物

    江木生若是爸爸

    秦红绯无法想像,夏露女士该怎么样去承受这样一个结果

    她等了八年,一百块给她花九十九块,自己喝汤给夏露女士吃肉包,下雨天为了不让她鞋打湿,会蹲下来背她,会给她洗头吹头发梳头发,会在夏露女士病重时,哭的像个孩子,期盼她好起来

    如果江木生是爸爸!那他去死好了

    即便他不死,秦红绯都想找人去暗杀他了

    不然让他出现,应证了是秦江科这个事实的话,那这八年来夏露女士做的一切,那就是个笑话!八年的梦被一朝打碎,秦红绯无法想像她要去怎么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