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不加钱跟不下去了。
    省会议结束

    秦晚晚不得不找秦红绯了,想要药,得去找她才行

    她去找周大恩

    秦家的孩子都跑了,就剩这一个在,周大仁一直和家里是有联系的,周大恩就把秦晚晚要找他们的消息让转达了

    秦红绯在查东西,听到周大仁的话才抬头,“秦晚晚?”

    哦,对

    还有她呢

    差点忘记她的存在了

    “她找我们?”

    “我爸说的”周大仁问道,“我去把她接过来吗?”

    “可以让她过来吗?”孟玉说,“她心思那么多”

    “给她买张车票,让她回秦怀街呆着去…”秦红绯说,现在没功夫管她,她忙着在查江木生的痕迹呢,不过还是得出去一趟

    想着,就和风国生的人提了一句,借车

    唐今南说道,“我能一起吗?”

    见秦红绯看来,他淡笑一声,“买点东西”

    秦红绯硬生生的把拒绝的话咽了回去,“行”

    秦炎眼底带出一点点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好友

    不明……

    但也未多说

    秦红绯除了要见秦晚晚,也是要把周家那三个人还给周大期

    跟着自己真出了事,不好交代

    所以她先去见了一趟周大期

    周大期前几天的时候就已经收到这三个保镖的消息了——哭着要加薪水,跟着秦红绯太危险了

    小命随时不保的那种,还要被鄙视,不加钱跟不下去了

    周大期:“……”

    更夸张的是,这班孩子居然住到了那位的家里去

    这秦家孩子的来路,已经远超了他的想像

    不过他还是默默的给允了加薪,知道了危险,就更没道理放着不管了

    而现在……

    秦红绯过来,身边还多了带了一个人,青年!

    二十岁上下,但那骨子里的气质,周大期见到的一刹那觉得有几分眼熟,但一时也说不出来是谁

    总归,不简单

    唐今南礼貌的颔首

    秦红绯直接了当,“周二伯,我把你的三个人带回来了,你带回去吧”

    周大期唇动了动,开口道,“我没恶意…”

    真的

    他就是怕这几个孩子走上歪路,想着派人暗中保护一下省得出事

    好吧!

    这怀疑终归也是不信任

    秦红绯不大在意,“毕竟不熟,能做到这份上,你们已经很好了,换我我也会介怀,不用担心,我爸和周大爷爷的交情终归只是长辈之间的交情,而且生死相隔,时间又长了,你们会如此,正常,而且,你的人也帮了我的忙”

    这三个人

    虽然不怎么好使

    但当时在宁凤那里终归是出了力,当然,哪怕不出力,唐今南的人埋伏着,也不会出事就是了,但用上了,就要记情

    周大期听到她是讲道理的,也松了口气,还有点不好意思

    “那三个人,我加了薪水,先让他们跟着吧”周大期没问他们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总归跟着,有人使比没人使好

    “不用”秦红绯说道

    “不用客气”周大期也说不来煽情的话,“交情虽淡,但央城你总归救了少安一命”

    “而且,之前你送给我父亲的那个助行器,价值也很贵!”

    “几个保镖的钱,远远还不上”

    秦红绯欲言又止,最后到底还是直接说了,“我不是怕钱的事…”

    “而是你找的人,三打一也才勉强抵御住,不大好使”

    “……”

    “……”

    周大恩和周大期有点木

    你不是怕欠情

    你是嫌那几个人废?

    秦红绯也不想说太直接的,伤感情,可不说直接,伤钱又伤命!

    她诚恳的说,“不知道你打哪找的,下次你需要保镖还是找我给你推荐吧,贵了些,但保管好使不能一打二也不至于三打一”

    周大期:“……”

    你知道你用完就嫌的样子像极了渣女吗?

    秦红绯也不担心自己这么翻脸不认人不大好

    武力不够就是不够!这样贸然用着让人家送了命才是不厚道

    不管牛博士也好,其他人也好

    那都是狠人!

    赚几个钱不易,没道理叫人家把命搭上

    周大期无奈,“那行,我把他们喊回来,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秦红绯笑道,“我会主动开口的”

    周大期点头,“那行”

    其实还有许多好问的,但又不好问

    他目光又放在了唐今南身上,“你母亲,是不是唐月?”

    唐今南好看的眸色微微一抬,“伯父认识我家母?”

    周大期诧异,“还真是啊,我就说你长得有几分像你父亲,又不敢肯定”

    秦红绯意外,“周二伯你认识唐月阿姨?”

    周大期说道,“谈不上认识吧,也不是我认识…”

    周大恩开口道,“是你爸爸认识的”

    “那会你爸爸还在的时候,朋友遍布世界,和霍家的少爷也有些交情,霍家的少爷曾和你爸爸一块来找过我,我们三个人一起喝过酒,但都十几年前了吧?”

    他也记不大清了

    但笑道,“当时你们父亲还许过娃娃亲来着”

    孟玉瞪大了眼睛,“娃娃亲?”

    周大恩摸着下巴点头,“恩,霍家那位少爷和江科许的,好像是谈了什么越谈越欢,然后就老丈人,亲家的喊起来了,算定了吧?”

    牛逼!

    秦红绯撇撇嘴

    呵,男人

    喝了酒一样不靠谱

    不过……

    她扭头看着唐今南,“这么说的话,你是不是得和我姐结婚?”

    唐今南温和一笑:“然后三天一次大追杀,两天一次小追杀吗”

    秦红绯:“……”

    算了吧!

    什么婚约

    谁许的谁结去

    而周大恩说,“许的不是你姐姐吧,是你,你爸爸当时拿出来你的照片,然后一通夸…后来好像说是你爸看上了唐家小子的长相,你姐长得好看,不愁嫁,你…咳,说先骗到手”非要算的话,应该是许的秦红绯才对

    秦红绯:“……”

    什么那时她才几岁?就盘算着给她骗老公了?

    她当时是在她那父亲眼底是得多丑?

    周大恩有些神奇的看着两小朋友说,“不过都十几年前的事了,后来霍少爷死了我也有耳闻,你母亲的事,我也有听说,不过也只是听说了…”

    一个在央城

    一家在秦怀街,本身谈不上交情又多深,就是有共同话题,坐下来喝喝小酒罢了

    本以为再无交集,谁曾想,俩家小娃娃居然碰上了,仿若冥冥之中自由注定

    真是人到中年不得不信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