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这就是你们下的棋
    秦市省城的高楼无一例外的墙体都仿佛跟着晃了几晃!

    巨大的声响,引得这座城市里的人纷纷诧异无比,一开始以为地震,后来发现并不是,从各处地方都隐隐可以见到,在城郊地带,一朵蘑菇云缓缓升起,下一颗,是滔天大火!

    一声接一声的巨大轰鸣声!

    火焰与化学物碰撞形成的爆炸接连不断,把四周的建筑物,绿化,全部毁掉

    索性的是,这一带,除了钱老,再无人居住,这也仿佛暗示着什么东西

    一阵鸣声呜呜紧急响起

    高速路上

    周一鸣咬着烟踩着油门,都已经过了立交桥的交费站,眼看着离秦市省城不远了,车身忽然晃动几下,不约而同的,车子都有人探头出来看情况

    他也不例外,隔着遥远的距离,就看到了省城的方向,有烟雾升腾而起,隐隐火光冲天!

    伴随着的还有巨响

    他眼皮几跳,“操”

    出事了!

    妥妥的

    “什么情况啊…”

    “出什么事了?感觉好危险”

    “那是省城的方向吧?”

    高速上不方便通讯,此刻,许多人不清楚出了什么事

    “老大…”周一鸣的手下也隐隐震撼

    “别废话”周一鸣加大油门,尽管到达省城,才是关键

    与此同时

    莞县

    东琪儿吃惊的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娇艳的脸蛋有丝意外,“炸了…”

    “研究所干什么吃的?”

    说要的拿人来给她做交易的

    现在炸了,拿什么人给她做交易?

    给她一堆骨灰吗?

    操!

    钱老那糟老头子死就死了,可她要救的人,还在里面……

    东琪儿迅速起身,“转移地方,去省城看看”

    至于封锁

    起顾期和庄名首一撤

    这地方的封锁自然而然的撤离了

    钱老那边出了问题,那这边的戏,也就结束了

    受伤的沈万反而落得个被丢下来的下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昕昕被夏露带走,下落还不明!不跟着——

    鬼知道夏露还能不能带着他老婆回来,想着,到底也跟了上

    ……

    ……

    省城!

    以钱老宅基地起步,方圆千里都被封锁起,三步一哨严禁不相干人等靠近

    钱老的别墅占地数百平,大火一起,连锁反应加上有爆炸物,想灭火都无法靠近,只能在外围找寻时机和切入点和想办法先救人

    刑立,于赤纷纷由暗转明,看着这场大火

    尤恩忽然说,“秦小姐他们呢?”

    于赤沉着脸东张西望,很快就找到了,风国生在手底下人的保护下,已经撤离了出来,手底下的人两个受伤严重,迅速被救护车带走,他迅速过去

    “风先生,秦小姐,我家少爷,秦研究员他们呢?”

    “……”风国生死里逃生,也是变了脸,“什么意思?唐少也进去了?”

    “不止唐少,秦云也在里面”于赤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你们没碰上?”

    “秦红绯兄妹进来我知道”风国生嘴里发苦,“钱老毁了房子,房子坍塌,我和他们散了开…”

    他抱着侥幸心理,以为他们兄妹在孟玉的保护下也能找到机会出来

    结果,没出来

    四个孩子啊还有孟玉!五个人!这……还能出来吗?

    风国生心口狂跳,他哪怕不清楚秦红绯几个的具体情况,但又不傻,猜得到一些

    四个孩子!

    四个希望!

    一刹那仿佛感觉到天可能都要塌了似的

    他眼睛瞬间发红,努力压下来去找救援人员协商看看能不能救人,然而,并不实际

    大火之下!危险重重,不可能为了冒着不一定的概率救里面的人从而导致外边的人牺牲

    刑立看着大火,呆了

    眼圈慢慢发红,大喊了一声:“秦云,红绯!”

    自然是没人回应的

    于赤嗓子也是发干,不再犹豫,火速连线了唐家

    五个人里,一个唐家人,三个培养人,一个秦家人

    唐今南,秦炎,秦红绯!

    孟玉,秦云

    全部进入钱老宅子,如今大火蔓延,无法灭火,生死未知——

    消息一传回研究所

    苍老直接把岳老最喜欢的一套茶具给摔了个粉碎

    “钱老为了保全自己的体面,早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临到最后就启动了屋子自毁装置”

    “估计为了杜绝自己可能被救或者存活的希望,所以他还在屋子里放了大量的爆炸化学物,房子坍塌再加上他放了大量的氯酸钾碰撞破碎在空气里估计与水或者什么东西接触了引发了爆炸”

    这是钱老的后手!

    要死,就死的彻彻底底,防止一切可能生还的希望

    可以说够狠,也够绝!

    如果这种狠绝,只针对他自己,也就罢了

    但偏偏,三位培养人在其中

    存活几率,十不剩一

    “老白!”黎老忽然喊了一声

    众人连忙看去

    白一梦唇色发白,脸上的血色仿佛一刹那都褪去了一样

    苍老勉强从心悸里回神,伸手去扶她,“你…”

    白一梦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迅速后退了几步,冷冷的看着起老,“这就是你们下的棋?”

    “运筹帷幄,步步在营……”

    “最终结果就是把三个孩子搭进去?不,不止三个,还有唐家的孟玉,秦家的秦云以及那个秦晚晚”

    “秦家四个孩子若是出了事,你还有脸去见秦家人吗?”

    秦炎,秦红绯,秦云!

    甚至还有个下落不明的秦晚晚

    秦家四个后代!

    大房两个

    一想到秦红绯,白一梦的心脏都隐隐在疼,她也有错,她对岳老,周一鸣太信任了

    她觉得一切都在他们计划里,孩子们是不会出意外的!

    可是她只想到了岳老和周一鸣的厉害之处,她却没想到过钱老那边……

    这是一位早已备好了后路,打算了一旦被发现就拒绝求死的老人,还把几个孩子,拉下了水

    起老唇动了动

    后悔,懊恼,已经不足以说明什么了

    秦炎出事了

    他嗓子干哑的道,“若是他们出了事,我会以命相抵”

    这话很不理智!但他现在已经毫无理智可言了

    三个培养人!

    中西医和工程三方未来的继承人,两个国家培养了十几年,一个未来前途可期,倾注了心血

    他和老苍,白一梦已经没有更多的能力在去培养一个了——真要出了事,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