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仿佛变了个天呢!
    秦爷爷脸色立即难看了下来

    五房两口子,如今正在老婆子的房间里

    电视开着,正在报道省城的情况,叶如一开始听到秦炎秦红绯秦云都在里面,差点没乐疯了

    死了好啊!

    都是夏露那贱人的报应,大房的报应

    克死了丈夫又克死了儿子女儿!她要看看夏露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她幸灾乐祸着,恨不得放鞭炮庆祝

    然而下一刻,秦庆却提到了秦晚晚……

    秦晚晚也在同行人里的,而外头的周主任刚好就提到了,秦晚晚也在失踪列表里

    叶如一下就炸了

    她辛辛苦苦培养大的女儿!就这么被大房拖累死了?而更让她生气的是秦虎那个怂样!你女儿被大房害死了啊,你居然一点表现都没有?!

    这才有了破口大骂的一幕

    “废物!”

    “孬种!”

    叶如口不择言的

    秦二婶眉头一皱

    秦奶奶越听越不像话,再看老二媳妇隐忍的样子,火气一冲,“够了,你给我住嘴”

    秦爷爷也迅速的冲了进来,沉下了脸来,手里的烟磕在了桌子角上,“干什么呢?嫌家里现在出事的人不够多,还想把你婆婆和我也气出病来是么?”

    “都给我消停点,想吵想闹,回自己的家去”

    他很少发脾气,可一发脾气,叶如还是有些怕这个公爹的,又厌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儿子!

    一个个的,如此窝囊,没用!

    女儿要出了事,叶如想想,自己的后半生还有什么盼头可言啊

    “废物”叶如骂了丈夫一声

    秦虎脸色难堪,却不敢反驳

    本身丢了工作他在这个家就不如以前了,而自从腿瘸了,叶如更是三五不时的要发作一番,他早已习惯

    可越这样,叶如越想骂

    “够了”秦庆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妈,晚晚去省城是她自己想跟去的,没人勉强她去!出了事,也没有怪到大房的道理”

    “而且大堂哥,红绯如今都出了事,秦云也一样,伤心难过的不止你,爸也难受…”

    “啪”叶如一巴掌狠狠的抽过去打在秦庆脸上,目光恶狠狠的,“你说什么?我把你养到这么大,你就这么跟你妈说话的?”

    秦颂国夫妻吃惊

    秦年在旁边惊恐的不敢说话

    秦庆摸了摸脸,罕见的没有选择安静,而是继续说,“这是事实,姐是自己要跟着去的,没人勉强他,大房也不欠我们的,没道理再去怪大伯母,你再打我一百遍,我也还是这句话”这句话,早就想说了

    但一直不敢说

    叶如气到胸口起伏,“逆子!我养你到大,给你吃给你喝,你却胳膊往外拐向着大房说话,早知道,当初就该掐死你”

    秦颂国冷下眉眼,“够了”

    “弟妹,没有你这么对孩子说话的!老五,把你媳妇带回去,想闹想吵,回家吵去,其他的,等找到孩子们再说”

    秦云出事,他本心烦意乱,五房这一出,更让他火大

    就你家孩子是宝,别人孩子是草?

    就你担心,别人不担心?

    在这又吵又闹的

    秦虎才刚张嘴,叶如率先道,“我不走,我要去省城,我要去找我女儿…”

    秦庆平静的说道,“省城那边,我和我爸去就好,妈你和弟弟留在这边,你去了,也只会闹事”

    大房,二房,五房的孩子都出事

    大房如今没人,由秦爷爷过去,二房秦颂国去,五房也应该去一个人

    叶如仇视大房去了现场未必能理智,秦虎不顶事

    秦庆去,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秦爷爷点头定了,“行,我,颂国,小庆先过去,到了那边,有什么消息再说”

    不清楚情况,也不适合去太多人

    眼看叶如还要再说什么,秦爷爷直接看着秦虎道,“别的我不管,在我回来之前,我不希望再听到你媳妇到处造谣大房的不是,你大哥当初怎么对你的,你心里有数”

    秦虎看了眼老父亲,……这是自大哥走后第一次,他的父亲对他提起这个

    大哥走了八年了

    大房三个孩子!如果出事了,那就只剩秦妃了,他眼中情绪复杂

    叶如看在眼底更恨,她巴不得大房就出事了,最好都死了,看夏露那疯婆子以后怎么活下去

    老秦家的把去省城的人订好,收拾了两套换洗衣服,什么也没带,当天就出发赶过去了

    与此同时

    省城……

    夜幕降临!

    汹汹的大火灭了一半,建筑物坍塌成一堆,还余有一半,已经前前后后烧了半天了,因为屋子里化学物不断导致了大火难灭

    中途两三次有人根据风国生提供的位置进去搜查过,但并没找到其中有人

    周一鸣带着手下赶到时,眼中倒印出的就是这场大火!现场还有个小年轻一直去扒拉着废墟,一边扒拉一边还不时拿手背擦眼泪,好像是叫刑立

    这火烧的整个省城半边天都通亮,风国生还有现场救援人员正在拿着房子的设计图,就着坍塌的半边屋子开始寻找痕迹,看看能不能找到秦红绯等人的蛛丝马迹

    戴上牌子,他飞快进入了现场走到风国生身边,“有那几个孩子的痕迹吗?”

    风国生一张脸灰头土脸,已经没有半点领导的架子了,看到他来,只简单的回了个,“还在找”

    就目前的搜索而言,没有尸体,没有找到什么,更没有痕迹

    风国生一脸疲惫:“有反而不是好事,没有,或许反而是好消息”

    这也是他到现在还能撑住的原因

    周一鸣目光沉沉,“未必”

    他看了下手下拿过来的现场报告!

    有化学物引发的爆炸,……这样的情况下不一定真的会留有什么痕迹,可能要等过后进行dna勘察

    没消息,是好消息,但也不是好消息

    在这场大火里,即便那几个孩子找到了躲闭的角落点,要怎么避开烟硝生还,也是个问题,基本上九死一生了

    一天!

    他就慢来了一天而已!为了防止朱宥的dna鉴定被人动手脚,慢了一拍而已,就这一拍,怎么就整个秦市省城都仿佛变了个天呢!

    一想到接下来还要到来的人,周一鸣感觉有点心力交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