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冤家路窄
    最终,在聚合一家的包厢内,在众多服务员的围观下,范彪没理会这群学生,匆匆离去

    当然他不是被谁吓跑的,而是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便匆匆离开了,看来是有什么事情,比和这群学生对峙更为重要

    年长警察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也看不惯范彪嚣张的样子,但他报出的那个名字,却是最近风头正劲的一位人物,他也不好擅自处理,只能按章办事了

    但这样的情况,双方被请到局子里后,也只能关到天亮,其中还涉及这么多学生,影响会比较恶劣现在范彪主动走了,他也好交差了

    叶渊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摆弄手机,此刻直到年长警察让他签字确认时,他才抬起头,说了声谢谢

    一场风波看似就这么过去了,但大部分学生都失去了兴致,那几个被打的学生也没什么伤,便各自散去了

    剩下的几个就是和王凌晶和叶渊比较好的同学,还在为刚才的事情忿忿不平,批评连警察都不敢为他们做主

    叶渊又缓缓说道:“有些事情呢需要审时度势,隐忍是为了更好的爆发好了,刚才不尽兴,我们去唱歌怎么样?老师请客!”

    关晓闻言不禁多看了叶渊一眼,认识他以来,很少看到他去娱乐场所,更不用提唱歌了今天太阳从西方出来吗?他这么好兴致?

    王凌晶本就喜欢玩,此刻叶渊有兴趣,她当然附和,刚才被混混打扰了兴致,此刻要补回来

    就这样,叶渊、关晓、王凌晶和十多个平时玩得比较好的同学一起来到了聚合一家边的大快乐ktv,要了一间大间后,便展开歌喉尽情欢唱

    在包房内,王凌晶又是各色酒水都点了一通,自己则做出了麦霸,一边唱,一边还要拉上叶渊

    在王凌晶身边自然也是围着不少男同学,一个个献着殷勤,却是一个合唱的机会都没赢下来

    “大叔,这首歌我跟你合唱吧”

    这时,关晓突然将麦克风递给了叶渊,而他回头,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歌曲是《知否知否》

    这首歌曲充满了暗示啊,叶渊微微一愣,王凌晶却也将话筒递给了叶渊

    “这时我点的歌,一起唱吧”

    现场的气氛顿时尴尬起来,关晓和王凌晶对视着,谁都没说话而一旁一个男生弱弱说道:“班长,你点的那首在后面,这首是关晓的”

    叶渊此刻咳嗽了声,道了句:“人老不中用了,去个厕所啊”

    说完这句话,人便如一阵风消失在门口

    叶渊这一去就是一刻钟,关晓和王凌晶尴尬坐着,看着其他同学轮流唱着歌

    “我去找下大叔啊,你们继续”

    关晓撩了撩头发,然后也走出了包厢,当她绕过走廊,来到厕所外时,从里面也走出一个人,差点和她撞了个满怀

    关晓连退两步,这才看清对面站着一个花衬衫的男人,一身流里流气的打扮

    这不是范彪吗?他怎么也在这个ktv?就这么冤家路窄吗?

    范彪定睛一看,对面亭亭玉立站着一个美女,还是刚才聚合一家遇到的冤家,顿时嘿嘿怪笑着,一下将关晓逼到了墙角

    “小妹妹,一个人到这里玩啊,这么寂寞,让哥哥我来陪你啊,我可比你那个老师会疼人”

    范彪贱笑着,而跟在他身后的两个小弟也是相视一笑,一起围了过去

    “老师就在这里,你们敢乱来,我就叫了啊”关晓一副害怕的表情,双手死死护在胸前

    “叫?我喜欢,你叫大声点”范彪撩起关晓的头发,作势就要闻上去但也在这时,关晓的大长腿狠狠往上一踢,正中红心!

    范彪哀嚎着蹲在地上,关晓则趁机溜了出去

    “给老子抓住她!”范彪恶狠狠吼道,而两个小弟立刻追了过去

    刚才为了正事他一口恶气还没出,此刻再次见到关晓,范彪怎么会放过?

    就在关晓跑了没几步,便被一只大手拦住,然后一个不算魁梧的身躯挡在了她的面前

    “唉,大叔,你上个厕所这么久吗?”关晓抱怨道

    来者正是叶渊,只听他抱歉道:“准备工作需要做嘛,难免就久了点”

    此刻两个小弟看到了叶渊,根本没将他当回事,直接伸手来抓关晓,结果便显而易见了

    范彪和两个小弟都被打了,而且还是狠狠打脸的那种,半边脸已经是猪头了,被叶渊踢到了角落里

    外面的喧闹声引起了就近包厢内的注意,一个身材壮硕,带着大金链子的中年男人推开了包厢门,看向了外面当看到范彪被人打了后,从这间包间里一起冲出来十多个大汉,他们围着叶渊,将他带到了里面

    这个中年男人叫做宋成蛟,江湖人称混江蛟,原本是做建材生意的,在地面上混得也比较好,为人够凶,胆子够大,生意也越做越大,最近他接到了一笔大生意,正准备大展拳脚,却被这么一个小子打扰了

    “彪子是跟我混的,打他就是打我,你知道吗?”宋成蛟大咧咧坐在沙发上,一副教训人的派头

    “他欺负我的学生,不该打吗?”叶渊毫不示弱说道,但语气却平淡如水

    宋成蛟盯着叶渊语气渐渐变得冷峻起来:“怎么回事,说清楚点,尽量简单,我的耐性不好”

    叶渊当即将饭店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再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番,言简意赅,只花了三分钟

    宋成蛟听完,忍不住大笑起来,似乎听了一个笑话

    “你觉得好笑吗?”叶渊问道

    “不好笑吗?我以为是条龙,结果却是虫这位老师,你以为这个世界真的有理就走遍天下吗?这个世界从来靠得就是拳头,或者是这个!”

    宋成蛟一挥手,一把现金便迎面扑向了叶渊,然后散落在地上

    “有这两样,就不用讲道义了吗?大海当年的规矩算是白费了”

    宋成蛟闻言一愣,说道:“哟呵,还知道海老大?不过,那是老黄历了你要讲规矩,我就跟你讲我兄弟喝醉酒,闯到你们包厢,被你们绊倒,这没问题,作为大哥去为他出头,也没问题,你是老师,给学生解决纠纷,更没问题你知道问题在哪里吗?”

    叶渊问道:“问题在哪里?”

    “问题在于你报警了江湖事江湖了,这就是规矩,你已经破坏了规矩,所以现在我就要教教你如何做人,老师先生”

    宋成蛟豁得站了起来,朝着叶渊走去,而叶渊早就做好了准备,一转身,便转到了桌子后面,顺手抄起了他们留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高高举起

    见到叶渊拿起笔记本,宋成蛟脸色都变了,大喊道:“你把东西放下,知道吗?你想死吗?”

    叶渊闻言,果然一松手,然后笔记本摔在大理石地面上,刹那间四分五裂

    “你让我放手的”叶渊无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