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蜘蛛的意义
    为了捕猎团长,叶渊和宁海月费尽了心思

    就在团长洛奇思带队追杀宁海月的时候,叶渊和宁海月在极短时间内就达成了默契叶渊成为了诱饵,而逃脱的宁海月则开始布局

    整个捕猎时间被定在了八点零一分,并不是八点

    交易的时间是种强烈的心理暗示,蜘蛛们的神经也是在那时紧绷起来的,但一旦错过时间,他们就会产生怀疑,注意力也会从四周环境转移开,这才是行动最好的时机

    苏玄通过烟花将行动时间和计划告诉了叶渊,这是他们守护者某种暗语,就如同摩斯密码一般

    这次行动,不但是苏玄和王佩佩参与了,工藤部这里也全力相助,派出了他的精锐人马,拯救叶渊等人

    无论是大堂里那些歌舞表演者,还是那些客人,甚至是那个保洁,都是一个个吸引蜘蛛注意力的局,让他们将精力都放在环境变化上,忽略了叶渊的小动作,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王佩佩扮演的保洁故意犯了一个大错误,弄坏了电梯自切电源,大堂主管才叫来电工修理,而这个电工自然是杨天成

    一切布置妥当,就等着八点零一分的到来,当灯光熄灭的瞬间,众人一时间无法适应瞬间来临的黑暗,而叶渊提前有了准备,事先记住了身边众人的位置,挣脱锁链束缚后,便开始了行动

    这次行动中,每个步骤都要用零点几秒来计算,包括宁海月出手的时机

    那时,洛奇思伸出左手抓住了理发师的手腕,左边方位的防御是最低的这时,叶渊掐着点出手,将理发师击飞出去,也在那个瞬间,宁海月射出了锁链!

    要在蜘蛛环伺下带走团长,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能疏忽,无论是时机、环境还有准头力道,都要达到入微级别,反应误差更要小于0.01秒!

    在这样的环境下,在瞬间光影变化下,宁海月能完成这样的创举,足以载入捕食者的史册

    此时此刻,洛奇思被锁链捆负着,坐在加长款越野车车子后排,身边则是宁海月顺着他手中的锁链,锁链头的一段赫然插入了团长的胸口“杀死金刚的就是这根锁链吧”洛奇思终于开口了,打破了车内的平静

    “没错,今天我的锁链就要终结你!”宁海月咬着牙回道,面对他的灭族仇人,他没有直接暴走已经算够克制了

    洛奇思却笑道:“如果你想杀我,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说实话,你的锁链上包裹着一种奇异的气息,我十分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宁海月却是打断了洛奇思的话:“这个你不用知道,现在你只有一种选择”

    洛奇思依然笑着:“你是想用我威胁他们吧,可惜这是没用的”

    宁海月猛地回头,盯着洛奇思语气冰冷道:“那是你没尝试过,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洛奇思若有所悟点点头,装作沉思的样子说道:“唔,我记得你拍下了一个红宝石眼,说实话,那也是我最喜欢的收藏记得在几年前吧,我们在东亚杀了一千多人,那是个神奇的民族啊”

    洛奇思的话刚说到这里,宁海月突然便暴起,直接一拳打了过去

    宁海月的拳头很重,一点不比杨天成差,洛奇思没有办法防御,用脸将所有攻击都接下了

    嘴角溢出鲜血,一只眼睛也肿了起来,但洛奇思仿佛感觉不到痛一般,接着淡然说道:“原本我只是怀疑,现在却完全明白了,更知道你为什么非要杀金刚了你就是那个红眼族的幸存者,唉,如果我是你,就会乖乖躲起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活下去,而不是送到我们嘴边”

    宁海月双眼变得通红,声音因愤怒而变得有些颤抖道:“我等了十年,经历了地狱般的历练,才能找到你们,我做不到将你们全部杀光,但我却可以杀死你,这样他们自然便散了!”

    洛奇思闻言,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十分张狂

    宁海月感到自己被羞辱了,单手一握拳,洛奇思感到胸口剧痛,竟然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海月,冷静点”这时,坐在车头的叶渊开口劝道

    宁海月一把掐住团长的脖子质问道:“你笑什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洛奇思微笑着看着宁海月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蜘蛛吗?”

    宁海月说道:“蜘蛛是永远不知道满足的猎杀者,躲在暗处,吞噬所有猎物,从不会留下活口,你们不就是这样吗?”

    “不单是这样,蜘蛛有八条腿,无论断了那只,我们依然是蜘蛛,即便是头断了,我们依然还能杀死敌人对于蜘蛛而言,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团,只要还有一只脚,蜘蛛依然是蜘蛛!”

    宁海月呆住了,看着洛奇思不知道说什么

    而坐在另一边的苏玄却沉重地说道:“他说的是真的,这是我的经验”

    与此同时,除了魔术师之外的七个蜘蛛聚在了一起,一边追踪着,一边商议着

    “锁链手把团长带走了,他到底想干什么!”理发师恨恨说道

    “威胁我们,让我们乖乖听话,或者是更糟的情况”天灵通回道

    “还有什么更糟的情况!”理发师几乎要暴走了

    “他们想控制我们所有人,因为有人质吧”飞炮此刻插嘴道

    “那个甲先生我认识,是个难缠的人物,这个计划我猜测就是他的主意不过他应该想不到我们的宗旨是什么吧”小恶魔此刻说道

    “那个大叔?我就看他不顺眼,如果这次不能扒了他的皮,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理发师想起了和叶渊交手的几个场景,貌似他都是吃瘪的,这是他无法忍受的事情,就像无法忍受游戏中被人欺负一般

    “如果他们真的用团长威胁我们,怎么办?”白素素看着众人问道

    众人都沉默了,最后小恶魔才开口道:“蜘蛛不会团灭,只要信念存在,便会一直存活下去,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也不是为了团长而活,而是为了蜘蛛而活!”

    理发师双手紧握着,咬着牙问道:“那么我们就不管团长了吗?”

    小恶魔叹了一口气,看向天灵通说道:“我们要竭尽全力救出团长,如果团长不在了,天灵通,你来代替吧”

    天灵通看着前方,神情无比肃穆

    “我会救出团长的,这也是我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