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5章 黄金在黄河里
    如果不是陈宇的慧眼失灵,他看一眼就能知道真正的大墓在何处,根本用不着付出惨痛代价,在这里逗留如此之久

    但哪怕慧眼失灵,通过头脑判断和分析,他也能确定真正大墓的位置

    彭明亮问他是如何确定的,因为脚下这片土地,‘鹰’组织和m国考古队都探测过,还来这里下过筒子,这里明明没有任何墓门、通道之类的事物啊!

    陈宇露出神秘的笑容,反问道:“谁告诉你,刘秀一定要把黄金藏在地底下?”说着,他伸手一指不远处滚滚东流的滔滔黄河

    “嘶!”彭明亮顿时明白了过来,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对呀!谁说刘秀一定要把黄金藏在地底下?

    黄河不就是最好的防盗机关吗?

    东汉时期,黄河经历过一次重大改道

    刘秀活着的时候,黄河改道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了

    刘秀神文圣武,他想藏东西,完全可以推测黄河改道的位置,先建藏宝库,把黄金塞进去,把入口做好防水措施

    等黄河改道完成,他要藏的东西,就被黄河淹没了!

    他担心时间一长,这个绝密会**人知晓,因此他又修建了一座完全封闭的虚冢,设下毁天灭地的凶狠机关,意欲屠戮盗墓奸贼

    事后想取黄金,只要派精通水性、能长时间憋气的勇士,跳下黄河,潜游到防水的通道入口,打开通道,钻进去,就能取出黄金了!

    当然,这种方法只能取出小批量的黄金

    如果碰到重大浩劫,直接举国之力进行填埋,令黄河短时间断流,或者干脆把黄河挖改道,黄金不就能全取出来了吗?

    这么做太劳民伤财,只有大汉濒临万劫不复之时,才能进行尝试

    因此,刘秀后代的东汉皇帝们,也没谁主动把这近两百吨的黄金全取出来只是使用前一种办法,派精通水性的勇士,一批一批往外少量地运送

    等到汉末三国时,大汉确实危如累卵,有倒悬之急了,但已经晚了

    董卓、曹操之流纷纷把持朝政,就算汉献帝知道这件事,他敢取吗?

    刘备倒是挺值得汉献帝信任的,奈何刘备前半生让人揍得满地乱跑

    壮年刘备没那个能力,声势浩大地阻断黄河,取出黄金,匡扶大汉

    等刘备正式崛起时,都六十了,大汉早他娘亡国了,自然就错过了

    猜测出刘秀藏黄金的通道入口在黄河里,那么判断真正藏黄金大墓的位置,就不算难事了不看地层,看河道

    看黄河河道,哪里比较浅,哪里水流不是那么湍急,适合跳下去以后,再抱着黄金游上来

    陈宇和彭明亮停留的这处地方,就是最合适的

    ‘鹰’组织和m国考古队,折腾了半年多,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

    他们想方设法研究地层,进行对峙,最后只能挖出刘秀想让他们挖出来的虚冢而真正的储存黄金的大墓,就藏于被他们忽略的黄河里!

    彭明亮直勾勾盯着陈宇,难以置信道:“陈老弟,你不会是外星人吧?”

    陈宇摆摆手,自嘲笑道:“我若真是神通广大的外星人,不会冥思苦想好几个月,直到见到了乐洋送给我的金饼,才思索出答案,温雅更不会出事”

    “咦?”彭明亮又想到了什么,诧异地提出了第三个问题

    “陈老弟,你告诉我计划,让我做好背叛‘鹰’组织的心理准备时,你还没和乐洋喝酒,没见到那块金饼,可那时候,你的计划已经初步成型了!”

    陈宇轻声道:“凑巧而已,我的计划,大致和真相不谋而合只是在见到乐洋给我的黄金后,做了少量的修改而已”

    “什么?”彭明亮惊呼道:“难道一开始,你就怀疑,自来石顶门、墓后藏着幽蓝异火的那座墓,其实是个虚冢?”

    “对”陈宇点头承认道:“我早就怀疑了,只是没见到乐洋给我的金饼,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的猜测是对的”

    “我怀疑那座墓是虚冢的原因,很简单自来石顶墓门倒还好说,可是打开自来石墓门后,喷出来的幽蓝异火怎么解释?”

    “那东西的威力,彭大哥你亲眼见过如此危险性十足、又不可控的幽蓝异火,为什么会是大墓的第一道机关?”

    “万一大墓刚被打开,它就直接失控,把大墓炸毁了怎么办?万一修建大墓时,往里面存放幽蓝异火时,它就失控,直接毁了大墓怎么办?”

    “许多大墓,都有自毁机关但要知道,通常自毁机关都是最后一道机关,出现在存放棺椁的主墓室中盗墓贼一路通过,闯到了最后一道机关,墓主人没办法,只要将自毁机关放在这里,宁玉碎、不瓦全”

    “而不到万不得已,谁会希望大墓在第一道机关就自毁?”

    “这不合理啊!”

    “墓室机关,本质是为了保护墓室的安全,最后一道机关才会自毁”

    “上来就整个幽蓝异火这么猛、这么不可控的,说明修建大墓之人,压根不怜惜大墓里面存放的东西,本意就是全歼盗墓贼!”

    “你见哪个大人物,为了防止被刺杀,在身上缠炸药,随时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的?”

    彭明亮深以为然,补充道:“除非……除非身上缠炸药的,不是真正的大人物,只是大人物用来与对人换命的替身、影子!”

    “对!”陈宇应声道:“于是,在见到大墓的第一道机关就是恐怖的幽蓝异火后,我就开始怀疑,它有可能是一座虚冢了”

    “所以我就开始制定计划”

    “等乐洋把这块金饼送给我,让我彻底确信,我是对的”

    “那边的大墓,就是一座虚冢,旨在索命!”

    “真正藏黄金的大墓,在黄河里!”

    彭明亮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可是……如果乐洋没送给你金饼,你无法证实自己的猜想,你依然会与我执行计划,干掉‘鹰’组织,对吗?”

    “是”陈宇铿锵有力地回答道

    “凡事都有风险,我拿‘鹰’组织所有人的命,赌那是一座虚冢!”

    “我又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