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一章 谁是统帅
    这位军士又哭了:“统帅,可我看见很多没亮点的人也穿着跟我们差不多的服饰,应该也是我们的人,但是还没做标记吧?我们不能杀错人了啊!”

    皮忘语无语点头:“应该是这样,不如你把跟你们服饰一样的人都喊过来,我给他们留下标识”

    结果这位兵士走了不一会儿就忘了自己干嘛的了,皮忘语也用这种办法很快组成了自己的军团

    哪怕再见面依然不认识,皮忘语一指对方头上标识:“你看你身上还有我作的标识”

    对方想想也是,如果对方不是自己统帅,怎么会在自己身上作标识?口称统帅,然后退下,继续转悠

    没有标识的就继续作标识好了

    直到武道江的人进入,发现自己被困后,试图打破大阵冲出去,发出了巨响

    武道江没想到皮忘语忽然变的如此强悍,还以为破阵后通知姬武,姬武让皮忘语直接出来,任务也就完成

    等入阵后发现问题时已经迷失了

    好在他带来的人不多,还都是大乘修士,只带了十艘战舰保护,所以没直接被大阵消灭,但入阵后也遭受了不小损失,一艘战舰破碎

    可倭人矮小,双方服饰也有巨大差别,哪怕双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对方是谁,也立刻知道对方是敌人

    皮忘语振臂一呼:“灭杀这些矮子!”

    魔军直接跟倭军爆发了冲突

    武道江败走,也不往阵法外冲了,就在大阵内跟皮忘语军团打起游击

    双方冲突不断,伤亡不断,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打

    刚刚发射晶石炮攻击西弗的就是倭族

    攻击完就跑了,赶紧通知倭族队伍:“不好了,对方来帮手了,来了一个更加巨大的人族,实力强悍,晶石炮都无法攻击到对方”

    这里没有魔军和倭族的区别,只有矮人和巨人间的战斗

    大家都不记得自己和对方的身份,仅仅通过身高服饰来划分彼此间的阵营

    估计这些人醒过来,听说了这样荒唐的一战,都能哭晕过去,至于说在这一战中陨落的将士,死的更冤枉

    武道江听说对方来了更强悍的帮手,无奈摇头:“我们矮人族本来就为数不多,不能跟巨人族硬拼,尽量躲避对方,那个谁,通知下去,继续游走”

    倭人这边知道打不过西弗,担心遭受更大损失,干脆跑了

    熊大手被西弗一拳打飞,虽然没飞出去十万里远,可他被这一下震晕了,醒来时已经成了魔军战俘,皮忘语正奇怪的看着他

    熊大手刚睁开眼睛,就跟皮忘语四目相对

    “你……”

    “你……”

    两人都觉得对方很面熟,可两人却都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最后还是皮忘语说道:“我是你统帅”

    熊大手直接回复:“我是你亲爹”

    他跟在姬武身边这么多年,也没听说过谁是自己统帅,哪怕没了记忆,也知道没人是自己统帅,面前这人明显是在撒谎

    结果皮忘语这下愣了:“你有什么证据?”

    熊大手挠挠头,冒充别人亲爹这事他也是第一次,没经验,人家跟他要证据,他真拿不出来

    “我记得你小时候尿床尿到六岁”

    皮忘语直接一个大嘴巴呼过去:“放屁!这里没人能记得以前的事,跟我说这个,明显撒谎,押下去,砍了!”

    可就在这时候,他的通讯符宝闪烁起来

    是姬武

    “老皮,我已经到了你所在的阵法内,可是熊大手不见了,你要是看见他,把他留在你身边,我一会儿赶过去”

    皮忘语皱眉想了半天,能跟他用符宝联系的,当然是熟人,不可能骗他

    可对方又是谁呢?疑惑了一会儿他才问道:“我是老皮?”

    “对,你是老皮,皮忘语,我是姬武,我已经感应到你的方向了,很快就能找到你,带你从这个大阵里出去,对了,倭人跟你汇合没?”

    “倭人?那群矮子?”

    “没错,你看见他们了么?”

    “矮人族不是我的敌人么?”

    姬武挠头:“不是敌人,是朋友,你想办法找到他们,我们汇合一处”

    皮忘语直摇头:“矮子很凶,到处屠杀我的将士,是我的敌人”

    姬武瞬间被噎住,皮忘语有自己的下属么?什么时候的事?

    “这样,矮子的事回头再说,看看能不能找到熊大手,把他留在你身边,一个耳朵上长毛的家伙,他是你朋友”

    皮忘语低头看了看被魔军将士按倒在地的熊大手,耳朵上的两朵毛非常显眼

    “这是我朋友?可他说是我爹!”

    姬武半天没说话,他不知道发声了什么事,犹豫半天才说道:“他跟你开玩笑呢!”

    皮忘语也犹豫了一会儿:“开玩笑开到了一个统帅的头上?自称是对方的爹?”

    姬武就差没破口大骂了,顺了半天气才说道:“你现在不要再运行功法,收敛自己气息,在原地等我,熊大手也肯定落在你手里了吧,把他留在你身边,等我过去”

    他旁边的离宝宝已经笑的上不来气

    切断通话的姬武直接斥责道:“笑个屁!你的伤刚恢复,小心笑崩了伤口,大出血,神仙都救不了你”

    离宝宝这才收敛笑声:“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奇葩下属,我真想见见对方,别说,对方这功法真霸道,要不是他帮助,我还真没这么容易摆脱轮回眼控制”

    姬武嗤了一声:“别高兴太早,西弗醒过来,还会找你的”

    离宝宝的眼里立刻涌出恶毒神色:“我一定想办法弄死他”

    姬武摇摇头:“他一直隐藏自己修为,就连熊大手都接不住他一招,你还是别做梦了,再遇见他能逃命就不错了”

    “不如我们联手……”

    “跟你联手?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姬武,你能不能别这么瞧不起人,怎么说我也大乘后期,比我父修为还高,难道我还没资格跟在你身边么?”

    “你又不是猪头,我说的是你修为不够么?我说的是你这个人不咋地,修为再高我也看不上,这次帮你是看你父亲的面子,以后你离我远点”

    “我父的面子?不是魂石的面子么?那你把魂石还我!你是不是奸诈过头了?一货不卖二主,你收了魂石,又说是给我父的面子?好人都让你当了?”

    姬武撇撇嘴:“离宝宝我警告你,别说你付了魂石,就算你把一座宝山摆在我面前,就凭你,我也不会管”

    离宝宝眼珠转悠着:“你说宝山我倒是真想起一件事,我跟西弗在大熊域作战时,真发现了几条灵脉,大概中品那样,可惜对我修炼没帮助,当时激战正酣,我也没时间下去抽取,要不然我们合作,一起抽取回来?”

    姬武两眼瞬间放光:“大熊域哪个星球?”

    离宝宝眼神瞬间变冷:“就你姬武这德行也好意思说我?听见宝物两眼放光的主,还瞪眼说给我父面子?你眼里除了宝物哪有谁的面子?”

    姬武瞬间明白过来,被离宝宝给套路了

    真有灵脉,哪怕他修炼用不上,也可以抽取出来卖掉,换取他需要的资源,怎么可能会放过?

    “你忽悠我?”

    离宝宝眼神不屑:“咱老大不说老二,既然你帮了我,也别说嫌弃我的话,我离宝宝从今天起就是你的人了,想赶走我?没门!”

    姬武回头瞪视着离宝宝,对方的心思他明白,什么当他姬武的下属,仆从,纯粹扯淡,离宝宝就是担心再被西弗抓住,这是想抱住自己大腿,受自己庇护的意思

    姬武虽然不能把西弗怎么样,可西弗想对付姬武也不容易,诸天万界,也许离宝宝只有呆在姬武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这玩意别的能耐没有,就是能曲能伸,以前跟姬武叫号喊的山响,现在希望得到姬武的庇护,瞬间就露出了无赖嘴脸

    见姬武瞪自己,离宝宝眨了眨眼,从心底,他还是有几分惧怕对方:“你不用瞪我,这也是我父的交待,成为自由身后就留在你身边,如果离开你,死了他都不会再管我,你有意见跟我父谈去,不用那么看我”

    姬武舔了舔嘴唇,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一刀劈死这个混蛋

    欺师灭祖,认贼作父,欺男霸女,滥杀无辜,离宝宝算是恶事做尽,姬武打心眼里恶心这个人,更不要说他还曾经对月影如,几位宫主动过龌龊心思

    这种人留在姬武身边,就是姬武的耻辱

    就算离天张嘴也不行

    可是看对方的态度,仿佛就赖上了姬武一样,姬武怎么能不愤怒?

    就在这时,姬武看见了熊大手

    熊大手被人用捆仙绳五花大绑,定在虚空,正看着姬武来的方向迷惑着

    皮忘语就站在他下面,也看着姬武,同样一脸困惑:“你真的认识我?我不是你统帅?”

    此时的姬武虽然还在青冥殿保护下,可是没有开启隐形阵法,二话不说,连山诀运转,气息四溢,很快皮忘的眼神澄清,记忆慢慢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