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都是识货的
    很显然,对方也没想到,眼前这看着弱不禁风的公子,胆子居然这么大,若不然就是涉世未深,所以比较天真

    “那既然二位觉得你们此举算不得强夺,那也应该敢报出各位的名讳吧?”事已至此,常小九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对方刚了

    虽然听见了一个叫夜风,一个叫火染,但她要的不是这个

    听她这么说,叫火染的就皱起眉头冷冷的看向她:“听你这语气,还想寻官告我们?”

    常小九眼神不闪不避,直直的迎着:“总有讲理儿的地方吧!”

    “为了一匹马,值得么?你就不想想,我们既敢如此,还会怕你个小子去告官么?并且,你且看看这四周,前后人影都没有,你就不怕,嗯哼?”火染冷笑道

    “怕什么,被你们杀人灭口埋尸荒野么,实话说,我怕,怕的不行,但是,我怕不代表就要妥协这样怕,那样怕的我为什么要出来,躲在家里爹娘的怀中最安全了”对方越是放狠话,常小九反而没那么慌了

    哒哒哒,马蹄声再次响起,比较密集,余光就看见这俩人的同伙都过来了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首的语气有些不好,本就忙着要赶路呢

    “夜风想给老大你换匹马,但是这小子软硬不吃,买不行,用马匹换也不行,就是用马匹换再另外加银子还是不行”火染赶紧解释着

    这语气,听着还带着控诉,倒好像他们很委屈、自己很不讲理似的,常小九不由得想笑

    再看那为首之人,脸上带着个面具,看不清长的什么样,但是那双眼却生的很是漂亮,大大的亮亮的

    那人朝八两看去,确实是一匹难见的好马,却用来拉车,简直是暴遣天物,难怪俩手下在这墨迹呢!

    看这马的体型,应该是西疆那边的野马和汗血宝马交、配的,这种马带着天然的野性,很难被驯服,但是一经驯服就只对驯服它的人认主,绝不再易主

    可是眼前这匹竟然在拉车,这小公子看上去并不像是能驯服烈马的人,躲在他身后的小童就更不像了

    “你二人给的价格太低了吧,所以人家不松口?”为首的一开口,包括常小九在内的,都听出来了,这位也看上这匹马了

    “怎么会,老大你刚刚是没听见,这小子狂的很,放话说十两金、百两金、千两金都不行”火染补充着,虽然没有添油加醋的,但是这个语气,跟先前对常小九时的完全相反

    就好像,是一个吵架失败,跟自家男人告状的妇人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什么眼神?”火染忽然发现常小九嘴角讥讽的笑意,恼火的问

    常小九心说,眼睛还挺尖的:“没什么啊,就是看见阁下刚刚的样子,忽然想起我们村的全大婶儿了,想贪便宜不成,跑到自家男人跟前告状,真的一模一样”

    噗嗤,哈哈哈!

    常小九的话音刚落,四周人都笑了起来

    “你,你小子找死,居然敢嘲笑老子是妇人”火染被众兄弟笑得羞恼,拿着马鞭指着常小九

    常小九指着四周那些马背上的人,对他说:“我只是如实回答你的疑问而已,笑你的是他们,我真没笑”

    “主子,你别拦着我,今个我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火染一听就更恼了,可不是么,刚刚笑声一片的都是他自己的兄弟同伴啊!

    “嗯?”戴面具的低声一个字,火染立马就老实了

    “给他千两金”戴面具的低声对身边的一人说到

    那人先是一怔,随即就从身后解开一个沉甸甸的袋子,催马到常小九跟前递给了她

    常小九知道,在这个朝代呢,千两黄金并不是按照现代的计量方式有一百斤,按照这个朝代的斤两换算一千两黄金大概就是现代的三十来斤

    可是,关键,什么人出门会随身带着这么多黄金啊?不嫌沉?

    “不好意思,你自己人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他是出了这个价,但是在下并没答应”常小九没有伸手去接

    一千两黄金,她以后找到叶凡俩人一辈子的吃穿用度都不用愁了,但是她不会要

    她可没把八两当一匹寻常的马,它是信任她的一个伙伴

    想要千两金,她以后可以去赚

    “小子,你可想好了,这样的好事儿错过就再也不会有了,有了这一千两金,你想买多少好马买不到?”有人提醒着

    “是啊,有这一千两金你们想买多少好马买不到?为何一定要夺人所爱呢?更何况,我这匹马你们看上去是一匹好马,实际上它是一匹残马,不然的话哪里轮得到我买来拉车?”常小九也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用一千两黄金来买八两,忽然想到当初卖八两的那位老伯说过的话

    “少忽悠人,看着不是好好的?”夜风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如果不信,你们可以自己看,后腿这个位置断过的当初卖马的老伯好意提醒过在下,说拉车不成问题,但是不能超重”常小九走到八两后腿处,指出一个位置

    戴面具的人闻言翻身下马,走过去,伸手就朝八两后腿的位置摸去

    “八两不怕,没事没事”常小九怕八两踢人,赶紧上前安抚着

    面具人摸了两遍,心中暗叹可惜

    马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马,可惜腿断过,虽然接的不错,他还是摸出来了

    再好的马买回来也是要跟他在外驰骋的,不是摆在马圈里看的,这断过的马腿虽然接的不错,恢复的也不错,却是不能跟他的

    惋惜的伸手拍了拍八两,面具人翻身上自己的坐骑,看向常小九:“你,不错”

    啥?常小九有点没听明白,什么叫她不错?没撒谎不错?还是千金不卖不错?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对方对八两失去兴趣就好了

    “各位也不错,如此告辞了”常小九抱拳回应道,然后不等对方回应,叫阿顺赶紧走

    阿顺应着,看着常小九上车,立马赶车就走

    没走多远呢,在车厢里刚刚松口气的常小九就听见阿顺惊慌的低声道:“公子,你快看看八两怎么了,是不是他们买马不成,偷偷下手的啊?”

    常小九一听,心里一咯噔,忙让停下车紧张的打量八两,好好的啊

    “公子你看”阿顺一抖缰绳,八两抬蹄子往前行,那条断过的后腿,一瘸一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