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失之交臂的古之恶来
    装备有了,接下来干啥?

    自然是刷经验升级

    这和网游同一个道理

    不攒经验,等级升不上去

    不管是联军将领还是董卓麾下的虎狼,那都是些高等级的怪物,至于吕布,更是代表了整个三国战力天花板的boss

    这些少年等级太低,平时横行乡里,自以为无敌,一个个叫嚣得厉害一旦出了谯县,其实也就是些刚出新手村的萌新

    除了满脑子建功立业的中二幻想,也就只剩一腔热血

    少年最无畏,却也最可贵

    至于怎么去刷经验升级,同样也需要技巧

    那种动不动就出动上千人的贼寇,不仅不能上,还得主动避开,刷不动不说,真要撞见了,立马调头就跑

    毕竟,小命最重要

    那么,什么样的野怪适合刚出新手村的萌新呢?

    自然是沿途的强盗流寇,人数少,战斗力弱,拿来练手再也合适不过

    只是这些拦路强盗也不是那么好刷,欺软怕硬是他们的强项,在瞧见夏侯安等人的兵马装备后,知道干不过,扭头就往山林里窜,几下就没了踪影

    山上地形复杂,马匹难以行进,夏侯安想追也追不了,除非下马

    所以一路走来,刷到的贼寇屈指可数,倒是给少年们增了不少胆气

    这一日,一行人骑马出了梁国,进入陈留地界

    诸侯就在陈留郡最北边的酸枣会盟

    照这个速度行军,再有小半月,就能成功抵达

    少年们神情雀跃

    休息的时候,夏侯安拿出地图查阅,根据图上的标注,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名叫己吾县,属于陈留郡东南方的县地

    沿途的乡邑人烟稀少,夏侯安见了,也只当是乡民躲避战乱,逃往其他地方

    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

    直到来到己吾县城,县城的四面城门紧闭,夏侯安这才发觉,事情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开门开门,大白天的关门干啥?”

    夏侯杰骑马上前,暴躁的大喊起来

    城楼上的守卒向下探长脖子,神情戒备的大声询问:“尔是何人,来我己吾作甚?”

    “城上的听好了,我们是来讨伐国贼董卓,建功立业的!”有少年策马出列,大声嚷道

    “怎么就你们几个?”

    守卒显然不太相信,据他所知,讨伐董卓的义军队伍,大都成千上万,而且这支小队的成员,看起来年岁不大,所以守卒更愿意相信他们是来闹着玩儿的

    “瞧不起人是吧,信不信本少爷打断你的狗腿!”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质疑我们!”

    “给我滚下来!”

    少年们为之大怒,用手指着城头,破口大骂

    他们以前在县里都是横着走得主儿,最恨被人小觑

    守卒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也不敢发作

    这些少年鲜甲怒马,携带装备精良,俨然不是寻常身份

    禀报之后,城门缓缓打开

    站在城门口迎接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材消瘦,看起来病恹恹的,蓄有文士须,穿着县丞的吏员官服

    “己吾县丞陈清,见过诸位义士”

    中年男人拱手作礼,作为仅次于县令的二把手,主动向这些小辈行礼,已然算是给足脸面

    夏侯安拱手回礼,带着一众少年下马入城

    进城之后,城门再次关上

    少年们不爽了,有话就问:“我说,你这大白天的关城门,是几个意思?”

    陈清对此长吁一声,叫苦说着:“诸位少侠有所不知,大黄山上盘踞着一群贼寇,时常下山劫掠,故而不得不关闭城门,以防侵袭”

    “有贼寇就去剿啊,县城里又不是没兵!”徐淮不以为意,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要人教?

    陈清面露难色

    要是能剿除,城门也不会一直紧闭了

    “贼寇很多?”夏侯安问

    陈清摇头,“其实也不算多,约莫三四百人”

    “三四百人都搞不定,你这县丞干啥吃的,也忒窝囊了!”夏侯恩冷声笑道

    少年们更是无情嘲讽

    陈清一阵窘迫

    夏侯安又问:“县令怎么说?”

    回答他的,是一阵叹息

    县令是灵帝时期花六百万钱买来的官,胆子小的很,除了会变着法儿的搜刮钱财,其他啥也不会,半月前就已经跑路

    “没了县令,你们可以上报给郡守啊!”有少年做出提醒

    唉~

    陈清再次叹气

    为了讨伐董卓,郡守张邈从郡内各县抽调了大批士兵,己吾县也在其中,这就导致县里守备不足,加上大黄山上的贼寇不比寻常,尤为勇猛,县里无力征剿

    写信报告郡府,张邈这会儿正忙着刷董卓涨声望,根本没工夫搭理这边

    回函说,江山社稷为重,唯有先灭国贼,再来覆灭这群贼寇

    所以,陈清和己吾百姓只能苟在城内

    “其实,这伙贼寇之前也没这么猖獗”

    到了县府,陈清招呼众人坐下

    夏侯安对此感到好奇:“这话怎么说?”

    陈清答:“之前本地有健侠,后为友人报仇,在集市杀死了李永可这李永不是平民,乃本土豪绅,府上收养门客百人,横行于县乡,无恶不作……”

    呷上一口水,陈清接着说道:“除此祸害,本是一件值得叫好的事情然,县令私下收了李府钱财,发下榜文进行通缉,没了典韦的庇佑,大黄山的贼寇这才开始入侵”

    哦,原来如此~

    众人恍然

    唯独夏侯安在怔楞之后,猛地抓住了县丞胳膊,似是求证般的迫切问道:“你说谁?典韦?”

    陈清点了点头,颇为纳闷儿:难道少侠认识此人?

    在场的少年们也是一脸好奇的看向自家大哥

    夏侯安当然不认识,但典韦的名字在汉末三国的记载中,可是大名鼎鼎

    一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

    这可是被称作‘古之恶来’的猛人啊!

    “那典韦人呢?”

    夏侯安急忙追问

    “通缉的榜文下发之后,他就逃出了己吾,现在也不知遁去了何处”

    “真的找不到了?”某人仍旧抱有幻想

    县丞摇了摇头,同样感到惋惜

    妈的,县令傻逼!

    夏侯安心中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