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桃园三人组
    “你也是夏侯家的人?”

    左边那个气势浑厚的男人打量起夏侯安,脸上露出狐疑之色,在他印象之中,并未见过这个少年

    “小子并非谯县夏侯氏”

    夏侯安拱手回道,这个男人应该就是‘独目苍狼’夏侯惇了吧!

    不过这个时候的夏侯惇,两只眼睛都还在

    “原来如此”

    右边的男人点了点头,相较于夏侯惇的气势外放,他则内敛许多

    此人也是三国里鼎鼎有名的人物——‘白地将军’夏侯渊

    来到曹操面前,两人下马跪地,抱拳尤为自责:“令主公蒙难,我等罪也!”

    见到这两位宗族老弟,曹操悬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放下,过去扶起二人此时,又有几波残兵向着这边聚拢,乃是曹仁、李典、乐进等人

    见到曹操安然无恙,三人心底舒了口气的同时,也同样跪地请罪

    曹操上前挨个扶起,没有任何责备言语,反而好言宽慰:“这与你们无关,此番追击,皆是因我过于冒进,想获全功,才以致中了董贼埋伏……”

    清点人数,起初的五千人马,只剩三百不到

    诸将为此感到沮丧

    “胜败兵家常事,这次输了,下回再来就是,不必这般沮丧!”曹操翻身上马,眺望远方亮起一抹曙光的地平线,眼神深邃,浑然忘了方才差点就死在徐荣手里

    临近晌午,曹操等人回到洛阳以东的盟军营地

    营地里氛围古怪,到处都在低声谈论

    曹操让人问过之后才得知,原来在昨夜子时,洛阳上空惊现万丈霞光,好多将士都亲眼目睹

    望气士说,这是五色云气,代表将有圣人临世,乃祥瑞之兆

    而当时的洛阳城里只有孙坚的部队,孙坚麾下的将士也个个都说,是天佑江东,要让他们的主公成就大事

    曹操听完之后,表示无稽之谈

    夏侯安倒是内心一动

    走进中军大帐,各路诸侯都在

    得知曹操战败的消息,诸侯们并未有太多的惊诧,反而有些幸灾乐祸,仿佛是在说:我说不能追吧,你非要逞能,现在好了,把军队打没了吧!

    当然,嘴上肯定还是少不了一阵安慰

    曹老板开会去了,小老弟们累得不行,全去歇着睡下夏侯安倒是还有几分精神,于是带着许褚在军营里面晃悠

    逛着逛着,夏侯安也不知道自个儿到了哪里

    他隐约听到个大嗓门儿再喊:“大哥,这些个鸟人早就忘了匡扶汉室,那董贼西逃,他们也不乘胜追击,反而将十几万人驻在这个鸟地方,天天饮酒作乐,咱们还跟他干啥!”

    夏侯安顺着声音,往前几步,便又听到另外一道声音:“三弟勿要急躁,袁盟主此番做法,自有他的深意”

    稍许沉默之后,还是那道粗犷的大嗓门儿:“二哥,你怎么说?”

    大哥、二哥、三弟……

    听到这些称呼,夏侯安霎时激动起来,快步疾走过去

    穿过几处营帐,竖起的将旗上面,飘着‘公孙’二字

    说话的三人也终于浮现出庐山真面

    中间那人,相貌温儒,言谈举止间有一股君子之风,光从相貌上就给人以很强的亲和感

    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耳垂很大

    在他的右手边,是一个身长八尺的黑汉,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乍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儿

    而居于左边之人,身形最为高大,身长九尺不算,蓄起的长髯也飘到了胸前,少说也有二尺,再看肤色,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眉卧蚕,端的是相貌堂堂,威风凛凛

    这么明显的特征,就算是傻子,也该猜出身份来了

    桃园三人组!

    夏侯安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见他们仨兄弟

    二话不说,主动走了过去

    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先拉起刘备的手,进行了友好交流:“刘皇叔,你好你好!”

    握完手后,又冲关羽抱拳:“二哥,幸会幸会!”

    之后,又当场给了张飞一个熊抱,抱完之后,夏侯安轻擂自个儿胸膛:“三哥,啥也不说了,俺也一样!”

    一顿操作猛如虎

    刘关张三兄弟彻底懵了

    眼神交流之后,三兄弟表示都不认识眼前此人

    不过看此人装束,应该是哪位将军或郡守家的子侄后辈

    自打跟着公孙瓒加入讨董联军以来,三兄弟一心想建功立业,博取名望,然而却从来没人给他们好脸即便是关羽斩杀了华雄,三兄弟联手击退虎牢关boss吕布,他们仨的地位,也依旧没能高到哪儿去

    说白了,这是个讲出身讲背景的时代,刘备虽然挂着皇叔的头衔,但那是他自个儿标榜,在没得到官方认证之前,这里的诸侯们,根本没人鸟他

    更何况,联军之中还有个正儿八经的皇室贵胄——兖州刺史刘岱

    于是,有人问刘岱:你认识这位刘皇叔吗?

    刘岱当然不认识,只管摇头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

    “阁下是……”

    作为团队主心骨的刘备试探询问起眼前少年的身份

    夏侯安则是摆手,对此表示:“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三兄弟那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走走走,去我帐内喝酒!”

    说完,夏侯安拉起刘备就走

    刘备本来可以反抗,也可以叫两位兄弟拦下

    可他没有

    他只觉得,拉他手的这个少年不仅长得好看,说话还很好听,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回到帐内

    夏侯安好酒好肉的款待起刘关张三兄弟

    至于酒肉从哪儿弄来,他救了曹操,这些都不在话下

    三兄弟看着满桌的酒肉,感动得差点儿落下泪来,加入联军这么久,说实话,这还是头一次感受到社会主义的温暖

    夏侯安很会唠嗑,几杯酒下肚,就和三兄弟打成一片

    “你这小子,合我老张胃口照我说,你干脆跟我们干得了,我大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张飞一碗接一碗的往嘴里灌着酒水

    不多时,黝黑的脸庞上就浮现出两坨醉酒的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