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消息 下
    “前阵子你看到了么?”

    “嗯,看到了,当时我在给马车上油,在路边看到,那一队人有二十余骑,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老黄回道

    “之前在城门口,看到有告示,说是城外异兽乱田,内城七家盟带队外出狩猎七家各出高手,聚集一队”

    老黄拿出水囊喝了口,继续道:“今天看,怕是没戏了”

    魏合默然,没再询问

    马车缓缓在夜晚中,一路往前,朝着魏家小院方向去了

    车轮带起一串串雨水,从一个个打着伞的路人身边经过,也刚好经过路边一蓝衣人

    蓝衣人手持白纸伞,伞面上纹着一朵精致红梅,漫步而行

    魏合从窗缝处惊鸿一瞥,隐约看到蓝衣人举着伞的手背衣袖上,绣了一个小巧精致的洪字

    他心头一凛,迅速打开车窗,探头往后看,却已经不见蓝衣人踪影

    街道上冷冷清清,只有几个匆忙打伞行走的人

    店铺门前熄灭的灯笼摇摇晃晃,随风飘动,分外冷寂

    魏合缩回头,坐正身体,心里忽然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直觉中,仿佛就像乌云压顶,暴风雨随时可能爆发一般

    “或许去问问郑老,他可能知道些什么”

    魏合心头定下念头,明日就去问郑老

    作为石桥町有名的大武师,郑老的人脉消息都远不是他能比

    还有那蓝衣人...洪家...

    魏合压下心头杂念,闭目清空一切,深呼吸

    回到家中,魏莹给他烧了水,洗了个澡后,魏合迅速入睡

    第二天天没亮,便直奔老师郑老所住内屋

    他是知道郑老一般很早便起了,只不过每天早上都会偷偷算账一次

    “昨晚上的马队?七家盟的马队啊....”

    放下手里的算盘,郑富贵摸了摸下巴的长须

    “你可知道,我刚刚从一老兄弟那里得知,洪家堡洪道元昨日外出郊游,携娇妻幼子去了明德寺拜香

    还说,洪道元一行偶遇猛兽突袭,但被其亲自出手,猎杀猛兽十数头,毫发无伤”

    “这....!”魏合心头一凛,上下一联系,感觉不妙

    郑富贵笑了笑

    “七家盟和或洪家堡明里暗里交手不下数次,败多胜少,如今洪道元羽翼已丰,只待吉时他七家盟拿什么和人家拼?”

    他站起身,将算盘放进书柜一个格子,又从另一处取出一本薄薄账本册子

    “你可知道,那明德寺,是什么地方?”

    “弟子不知...不是烧香拜佛的地方么?”魏合摇头

    “小河,为师今天告诉你一个道理”郑富贵笑了,“这世道啊,凡是建在城外的,敢在城外的,道馆也好,佛庙也好,不会有简单角色”

    “.....难道这明德寺也另有身份?!”魏合顿时也是心头一凛,他当初还在明德寺一边杀人灭口....

    “不错明德寺,乃是香取教的一处分坛洪家堡去明德寺烧香,这意思还要更明显点么?”郑富贵冷笑,“七家盟也是慌了”

    “那老师,万一这真打起来,我们怎么办?”魏合担心道

    “怕什么,就算真打起来,他们打他们的,管我们什么事?七家盟不说,但洪家堡一向名声不错,又不会没事拿平民百姓下手”

    郑富贵悠悠道

    “更何况,我们回山拳,两边都有人,洪家堡那里有回山拳的人,七家盟那里也有不用急”

    魏合想了想,又问:“那香取教呢?”

    “香取教?一个散乱教派,起不了什么气候,顶多就是煽动下穷苦人”郑富贵毫不在意道

    魏合还想说什么,但被郑富贵扬手止住

    “好了,既然你担心发生什么,一会儿我就公开你的修为,这样你自己选择,看要加入哪边,如何?”

    “老师您这是....?”魏合疑惑道

    “几天前,洪家堡就来人联系过我们这些武师了”郑富贵解释道,“我们教授的弟子众多,影响也大,是他们绕不过的门槛无论做什么事,他们都得考虑我们的态度”

    “您的意思是....?”魏合心头微微提了起来

    很明显,这是选择阵营的时候了

    “我能有什么意思?”郑富贵咧嘴露出大黄牙,笑道,“你们有你们的际遇,出身不同,选择不同,走哪条路,全看自己”

    “好了这事别胡思乱想,还早着你就老老实实练功就行

    一会儿,我叫核心的几个人过来,把你的事先放出风,不然,你就光靠程少久他家里那点蛇肉,就想更进一步?那得走多久?”

    魏合被点明,也是点头

    到他这时候,银吻黑蛇肉确实已经不够他积攒气血了

    速度太慢了

    每个月供应的那点蛇肉,连供应自己积攒气血都不够,就别说积攒破境珠

    “石皮,也是二次气血的好手精锐,在洪家堡也是可以做小头目的人,在七家盟也能混个中层在一般大户人家里,那是贡为上宾三帮二派里,也算是中流支柱所以你自己可要挑选好了”

    魏合重重点头

    他知道郑师将这些都点明出来,就是要他自己少吃亏

    很快,郑富贵叫门外一健妇,去外面叫院子里的几人进来

    不一会儿,天慢慢大亮

    第一个进来的,是姜苏

    这女孩一身修身白衣,露出白皙双臂,上身丰满呼之欲出,相当惹眼

    也不知道她怎么练的,似乎比刚来时,胸口更大了

    面容也白里透红,透着长期锻炼身体带出的天然苹果红她一走进来,便带进一股子浓浓的女性荷尔蒙气息

    姜苏一进门,看到魏合站在一旁,微微一愣

    这里可是郑师的私人内屋,是卧房,不是亲近弟子,根本不会被允许进来

    而现在....

    姜苏眼中闪过疑惑,但没有出声,走到一旁静静站定

    很快,程少久,江严,赵宏,都一一到了

    加上魏合,以及缺席受伤了的萧然,一共六人便是回山拳如今最核心的弟子

    五人站成一排,列在郑富贵身前静静等待他的吩咐

    郑富贵咳嗽几声,端起茶杯,抿了口水

    他两只鱼尾纹老眼,扫过五人一遍等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

    “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一件事,要交代一下.....”

    他停顿下来,慢条斯理的放好茶杯,吐了口气

    “对了”

    他忽然看了看姜苏,似乎想起什么事

    “姜苏你今年多大了?”

    “回老师,十九了”

    “十九啊.....也不小了”郑富贵捏了捏胡须,“这样吧,你师弟魏合也十八了,其人本分老实,潜力不错,实力也不错,正是良人,你们两不如凑在一起,也好相互扶持,如何?”

    他这一番话,顿时震得在场众人都是一滞

    江严一直对姜苏有想法,听到这话,手里的扇子都差点忘记拿了,啪的一下掉在背后地上

    程少久正咽口水,闻言差点被呛到,低头连连吸气

    赵宏最是镇定,只是楞了下,随即便正常不动

    两个当事人,姜苏脸上迅速变红不是羞,而是气

    “老师,我和魏合?!您这....魏师弟性格个性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且我很早便发过誓,只会嫁给比我更强的男人他,不行!”

    魏合也吓了一跳,赶紧开口

    “多谢老师美意,只是弟子对姜师姐确实没有半点男女之间的想法,只有敬重,还请老师谅解”

    实话说,姜苏这种眼高于顶的女人,送给他他都嫌累

    他理想中的另一半,至少也该是二姐那般,温柔贤淑,居家过日子的好女人

    姜苏此女,功利心太重,性格太要强,或许那种软绵绵的小白脸会更适合她

    一旁的姜苏睨了下他,心道:‘这小子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主动拒绝’

    两个人都被郑富贵这一通乱操作吓到了,赶紧拒绝

    郑富贵摆摆手

    “这不是挺合适么?魏合今天突破了石皮,潜力不错,姜苏也不差,姿容家世都有,这不就是那个什么...什么之合?”

    “天作之合”一旁的程少久弯腰小声提醒

    “哦,天作之合”

    “......”程少久笑了笑,重新站直,继续看向魏合

    忽然他神色一愣,刚刚老师说什么来着?

    小河,突破,石皮了?

    他脸上的笑容一顿,感觉自己听错了,于是仔细回想

    “不对,老师,您刚才是说,魏合突破了?二次气血突破?”程少久赶紧出声问

    “我不是说了么?”郑富贵看了他一眼,“不错,他现在和你们一样,都是一个层次”

    这话,刚刚几人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但现在重新说一遍

    顿时,江严,姜苏,都是怔住了

    魏合这个一直是程少久小跟班的家伙?居然也能到石皮?

    江严眉头皱起,仔细看了看一旁镇定自若的魏合,但很快,他便又眉头散开

    之前程少久的不起眼小跟班,一下有了好运么?倒是不错

    这魏合出身贫贱,家中还带着一个拖油瓶,如今程家势弱,正好,他可以稍加拉拢,说不定就能得一忠仆

    江严心里迅速有了定计

    另一边,姜苏则是心头情绪压抑,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就算突破二次气血了又如何?凭什么直接给我指婚?看之前这魏合的资质,石皮恐怕就是他的极限了,无非是碰运气过了而已还真当他是天才了?’

    她心里不忿对郑师也生出不满来

    要她嫁给魏合,岂不是把她置于程少久的跟班一个层次?

    她连程少久也不怎么看得上,现在居然要被和程少久的跟班凑一起?郑师这是老糊涂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