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要挟
    来者相当年轻,看上去与方唐相差仿佛,面容普通,乍一看完全就是个丢进人堆可能再也找不到的普通人

    这普通青年走出树林,脸上挂着和善的笑意就开口说道:

    “我没有恶意,二位道友不用如此紧张,我之所以等到这位……刚才似乎听到地上那两位喊道友方唐?”

    “我之所以等到方唐道友完成突破才靠近过来,正是不愿引起二位的敌意,换个说法,我若对你有恶意的话,直接趁你突破之时动手打你个措手不及岂不是更好,又何必现在出现?”

    见方唐、方靖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开始交流眼神有动手的意思,普通青年无奈一笑:

    “而且……就算我真有恶意,你们二位可能早就跟地上这两位去作伴了!”

    一边说着,只见此人收敛至无的修为突然显露,气势也随之一路攀升到炼气巅峰,最后甚至透出了一丝独属于筑基期的威压

    见此一幕,方唐面色变了变,直接以双方联系示意方靖稍安勿躁

    尽管方靖本质上是方唐【修仙自走棋】支配下的棋子,但在他觉醒自我意识之后,方唐便将他当成了一个真正的个体,并不会再以控尸术对其进行操控,所留烙印也只是为了修行阴尸决罢了,平时只把这联系当成队内语音来用

    该说不说,效果还真挺不错的!

    方唐稍作沉默开口说道:“我观道友气息,似乎也是阴尸宗的弟子,为何不自报家门?”

    这位普通青年给方唐的压力不小,虽然看上去对方仅比他修为高了两重而已,还没有当初他六重战包家两兄弟两个十重修士差距来得大

    可其间的真实差距,却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炼气期的修行,一重在积蓄法力,二重在打通经脉,十二重之前的经脉打通后仅是对应区域驾驭法力会更加顺畅,法力积蓄会更深厚,可达到十二重后,周身十二正经具通,自成循环,法力生生不息,无论是法力的质还是量,乃至恢复速度都不是十二重以下的修士能够比拟的

    同时,也只有初步达成法力内循环了,才真正具备开辟气海更进一步的资格

    炼气十二重,才是修士真正质变的开始!

    在这之前的修士在本质上也只不过是掌握了些许道法手段的凡人罢了

    得到过金丹强者教授的方唐,对此自然再清楚不过,不到逼不得已他是不愿和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动手的

    “失礼了,在下赵佳泽,与方唐师弟同为阴尸宗弟子”

    听方唐这么一说,这赵佳泽才恍然大悟般介绍了自己,并收敛了气势,恢复到之前人畜无害的模样

    “赵师兄应当是看见刚才的全过程了吧,可是有何赐教?”

    方唐直截了当地问着

    纵使是邪魔歪道也会注意传承避免内耗过多有损宗门底蕴,阴尸宗早有规矩严禁宗门弟子互相残杀,违者必有重罚

    但明面上的规矩是这样,你暗地里如何做只要不被人揭穿拿出证据来,那便被默认的

    毕竟邪道宗门讲究一个弱肉强食,若连暗地里的手段都挡不住,那死了也是活该

    同样的道理,若你暗地里敢做,却连首尾都收拾不清被人掀到明面上来,那就是触犯了宗门律法,必然是要受到宗门处置的

    此刻的方唐,就正好落入了这样的尴尬境地,暗杀同门却被人揪住了辫子,想杀人灭口对方却比自己还强,只能先交涉再考虑其他手段

    鬼将军的任务还未完成,他也无法一走了之,只能暂且虚与委蛇

    不过方唐心里也是有些犯嘀咕,明明他都已经用几具尸魁埋伏在这座山头四周了,却根本没发现对方的存在,不然又怎么可能会被对方抓到了把柄

    好在对方这幅做派虽然是看到了他斩杀李旭峰和张山的全过程,但此时突然冒出来,多半是想以此为要挟从他身上扣出点好出来,属于可以交涉的那种

    若是要求合理也就罢了,他得了那些金丹鬼将们的“随手打赏”倒是有几分身家,大可破财免灾,可若是他提出的要求太过分的话,方唐就只能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

    “方师弟是说地上那两位叫……李旭峰和张山的同门?”

    赵佳泽指了指地上两具尸体,一拍脑门装模作样地说着:

    “不巧,之前方师弟动手之事还真被我不小心给撞见了,而且还不小心用留影球记录了全过程,唉,在下本无意窥探宗内弟子相互仇杀之事,这次撞见实乃无心之失……”

    “可既然见到了这一幕,就此让两位同宗弟子死得不明不白,实在有违我做人的准则,所以我就来了,想必方师弟应当不会让我白来一趟的吧?”

    赵佳泽笑得相当无害,可他嘴里说出来的话无一不是在提醒方唐他手里有着刚才他动手时的全部证据,想要让他闭嘴,就拿出点让他满意的代价来

    一边说着,这家伙还拿出留影球出来抛了抛,法力触动下不时冒出来的影像正是之前方唐动手杀死李、张二人时的场景

    这人证物证俱在,方唐自然就受制于他

    ‘这家伙说话怎么那么欠揍?’

    方唐心头腹诽

    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家伙到底是靠什么手段瞒过尸魁形成的感知侦查网潜入进来的,只有弄清了对方的手段才能避免日后再被阴第二次

    不想再跟他绕弯子,方唐直接开口:“这里没有其他人,赵师兄大可直言要如何才愿意闭嘴,并把这留影球交给我!”

    “呵呵,方师弟倒是快人快语,其实今日之事只是一个巧合罢了,凑巧碰上,我也不欲与方师弟为敌……”

    赵佳泽说得客气,特意做出沉思状半响才开口:“听说方师弟乃是尸众长老的弟子,不若这样吧,我只需要方师弟在将来为我提供一个指定的信息,我便将这留影球交给你,并保证在这之前绝不泄露此事,如何?”

    此话一出,方唐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这家伙居然一开始就是盯着他来的!

    “事关我师尊尸众长老么?”

    方唐面上皱眉问着

    赵佳泽依旧是那副职业假笑:“不排除这一可能,方师弟可还需要考虑一二?”

    “哼!不用,我答应了!与我签下九幽大誓吧,不然我不放心!”

    方唐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一副咬牙被迫答应下来的模样,开始以法力在空中书写九幽文

    见此一幕,赵泽佳反倒是迟疑了:“没想到,方师弟竟懂得九幽文这般高阶的咒文,这……”

    “签不签!我都愿意答应你的条件了,若你还不知好歹,休怪我玉石俱焚!”

    根本没给对方迟疑的机会,方唐直接翻脸逼迫

    此时他对此人的身份多少有了些猜测

    若真如他所猜那般的话,被此人要挟未必就是祸事,其中同样有着可以利用的空间……

    就算猜错了,他亲手立下的九幽大誓要做些手脚太容易不过,绝不会真给自己留下隐患

    对方能谋算他,他同样也可以算计回去,接下来就看谁的手段更高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