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侠义心肠顾雁枫
    莫冲抚掌而笑,“还不去拿壶好酒来,我要邀莫掌门共饮”

    亭台旁,候着的护卫立刻躬身领命

    外面却忽地传来阵阵哭声,拥挤在院门的徽山弟子也不断发出惊呼

    莫冲下意识的皱眉

    但见徽山弟子纷纷抹着泪,满脸哀容地让出一条通道顾雁枫和苏妙彤一左一右扶棺而入,身后紧跟着顾家的三位族老、大刀会刘震宇和顾家一众精锐

    看着院内遍地的横尸,苏妙彤等人脸色齐变

    尽管他们上山时,就已经有所预料毕竟徽山剑派这么大的家业,不可能沿途连个看守的弟子都没有,但是他们仍未想到徽山剑派,竟然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再看到被莫刚挟持的燕初晴

    苏妙彤忍不住便要开口,顾雁枫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她也只好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顾雁枫入门的那一刻,就已经将院内情形在心中过了一遍

    最远处瘫坐的刘子舟,他附近死亡多时的女弟子,这满地的残肢断臂,伤势愈重的燕九霄,还有状态看上去有些不对劲的燕初晴

    以及姿态嚣张的莫家嫡孙莫冲!

    这片小院,在他们到来之前发生了些什么,并不难推算

    看着燕九霄悲愤绝望的表情

    顾雁枫不禁在心中暗骂燕九霄这个莽夫、废物,只会将事情搞砸的蠢货!

    本来还想顺势接收徽山剑派

    现在看这些废物的样子,还是任他们自生自灭吧!

    就这些窝囊废,顾雁枫可不敢收

    还有燕九霄,之前还想留着他当个活棋用,现在看来……反倒是死了更让人省心

    否则的话——

    自己总有一天会被他的愚蠢连累到!

    更何况,燕九霄这些年做下得蠢事可不止这么一件

    燕九霄,当年名唤燕小九,是燕双行身边的心腹护卫;而杨观月,则是燕双行当年的贴身丫鬟;他们两个人互生情意,珠胎暗结,犯了高门大户的忌讳

    哪怕当时年少的燕双行,只是把杨观月看作姐姐,并没有其它的什么念头

    在外人看来,她也是燕家少主的女人!

    如果燕九霄提前向燕双行坦白,燕老家主看在他忠心护主的份上,说不定还有可能成全他们夫妇,以此彰显燕家对他们的恩宠

    可是等到东窗事发,事情闹成丑闻之后,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换个通俗的说法,那便是我赏给你的才是你的,我没有给你,你自己动手拿,我就得剁了你伸出来的那只手!

    要不是燕双行有心成全他们,借着将他们逐出家门的借口,让家族留下了二人的性命,他们早就成了一对苦命鸳鸯,所以哪怕燕双行丝毫不以为意,他们夫妇心里依然满是愧疚

    这也是他俩为什么对过往只字不提,并且不敢打出燕门世家名号的原因

    燕九霄一手好棋打得稀烂,蠢!

    而且燕双行对他们夫妇是真的关心,否则燕双行也不会在刚刚继任燕门世家大家主的位置之后

    就立刻南下来接他们二人回去

    可见燕双行的确重情重义,他是真的把燕九霄这个护卫当成了兄长

    可惜,他前世晚来了几天,最终只能在荆州城外的乱葬岗上,找到了无名义士为他们一家三口立下的荒冢

    此后,才有了燕双行逼莫家父子跪死荒坟的大事件

    顾雁枫心思流转,看着不远处张狂的莫冲

    既然前世是你逼死了他们夫妇?

    那这一世,还是继续借你这把刀来完成它本该完成的使命吧!

    至于燕双行那边?

    只要把燕九霄夫妇的‘遗孤’燕初晴稳稳捏在手里

    总能从他那里骗到《夺命十三剑》的秘笈

    念此,顾雁枫仿佛没有看到满地的血腥,在叹息中踏步向前,拱手掩面道,“尊驾想必就是荆州莫少侠了恐怕要让莫少侠失望了,莫掌门遭遇宵小暗害,已经故去,恐怕……不能陪莫少侠共饮了”

    莫刚瞪大了眼睛,“什么?这怎么……”

    莫冲却挥手示意莫刚噤声,眯起眼睛打量着顾雁枫,冷声道:“这么说,你是给我送了一个死人回来?”

    “还请莫少侠节哀”顾雁枫继续低首作着揖前行,在路过燕九霄的瞬间,他的真气凝练成丝,向燕九霄传音道:“燕长老那日使出的剑法,现在还能使得出来吗?若成,顾某便是拼了性命,也会帮你救出令爱”

    听到顾雁枫的传音,燕九霄精神一震

    传音入密!

    这分明是先天武者才能掌握得真气运用技巧

    顾雁枫竟然步入先天了?

    燕九霄不可置信地看着顾雁枫

    他们二人境界有别

    顾雁枫更有【潜伏】天赋在身

    除非比他高一个境界的武者,其他人很难一眼看穿他的修为

    燕九霄的眼神变得犹疑不定

    “节哀?”莫冲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族中让他来江陵,除了暂时避避风头,另一个任务就是吞并徽山剑派,重新将莫剑青收归族内否则,他又何必熬鹰训犬般折磨众人?他就是想要把徽山剑派,打造成在他手中唯命是从的疯狗!想要把这些人变成狗,就要先打断他们的脊梁!

    他明明马上就可以成功了!

    现在顾雁枫却告诉他统率群狗的狗王死了?

    这让他如何不气!

    顾雁枫依然低头,再度向燕九霄传音,“我和你可没什么交情,但是看在道义的份上,我可以豁出去帮你一次,没时间考虑那么多了,答不答应给我个痛快话!”

    看着被莫刚挟持的燕初晴,燕九霄眼中闪过一抹果决,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顾雁枫继续传音,“好,你们与我合力攻莫冲,莫刚必定会放弃令爱,转去救他主子!到时,我便趁机将令爱带回来”

    燕九霄侧着身子微微向杨观月使了眼色

    杨观月目光凝重,轻轻点头

    顾雁枫忽地抬头,指着这满地的尸身,愤慨道:“莫掌门尸骨未寒,莫少侠就这么对待他的门人弟子,这恐怕有些说不过去吧?”

    莫冲眼睛微敛,“说不过去?那要怎样才能说得过去!”

    “放了她,换徽山剑派一个公道”顾雁枫满身正气,指了指燕初晴

    曾经和顾雁枫不对付的徽山剑派弟子羞愧难掩

    看着顾雁枫和莫冲硬呛

    燕九霄心中满是感动,甚至还有着丝丝羞愧

    他之前对顾雁枫了解太片面了

    这个年轻的心思虽然密了些,但是能在这个关头站出来,心中自有一副侠义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