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长安闹出的乌龙
    第263章、长安闹出的乌龙

    坏消息影响心情,好在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网店茶叶上架之后,销量很好,就连本来只是做展示的明前茶叶卖出一些

    “总算有个好消息让人高兴高兴,不容易啊!”杨明友说道,“照这个情况,以后我们的茶叶直接在网上销售就行了”

    “这样才是利润最大化”杨明仁说道,“不走网上销售,那就只能大宗交易,利润就被分走了一大块”

    “看来明年收生茶又要涨价了”李远山笑道

    “当年让社员种茶叶的主任,怕是也想不到茶叶会这么贵吧!”杨明才笑道

    “谁能想得到!”宋相说道,“我想那个时候,公社主任想的怕也只是利用这些贫瘠的坡地让社员挣点零花钱”

    “当时确实挣了些钱”宋瑜说道,“我记得那时候栽烟,就是卖了茶叶去买竹子回来做烟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嘛!”李远山笑道,“要不然前人的树不就白栽了?”

    几人都笑起来,杨明友说道:“其实,这树差点就着砍了”

    “怎么会?”寨方平说道,“没这么夸张吧”

    “你把一切都当理所当然了”杨明友说道,“供销社改制之后,茶叶是我们出力销出去的可你想想,要不是远山他们来我们寨子,我们会想着做生意吗?”

    见寨方平摇头,杨明友说道:“这不就结了!没有我们,这些茶叶没有销路,那还留得住吗?以前种茶叶是因为坡地贫瘠,种地没多少收成但后面可是有化肥了,坡地收成一样不少,既然茶叶卖不出去,可不会放着不管,肯定会挖了茶叶种地啊!”

    “啊!”寨方平拍了一下脑袋,“这么分析也合情合理”

    杨明东笑道:“我记得当时茶叶价格也不高,也不晓得有没得人把茶叶挖了种地?要是有,现在怕是后悔得要死!”

    “这个还真没有注意”李远山说道,“就算是有,现在可能也重新种上了”

    “肯定会种上”杨明仁说道,“种茶叶可比种粮食牧草划算,他们一样会算细账的”

    “为了赚钱,他们可会开动脑筋”杨明才笑道,“胭脂稻价格贵,前些年乡亲们就把自家离水源近的旱地都改成水田了,收入一下就增长了一截”

    时间刚进八月,夏茶已经采收结束,李远山正想带着摇椅去大树下吹吹风? 接到长安班主任张老师打来的电话? 说长安打架了

    “打架?”李远山问道,“对方没事吧?”

    “应该是没事”张老师说道? “不过一会儿可能还要打起来? 你还是过去看看,他们在梨花湾”

    “梨花湾?”李远山说道? “这小子不好好补课,居然去梨花湾干什么?”

    “一个同学的爷爷去世了? 他们几个同学去看看”张老师说道

    李远山说道:“行? 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李远山疑惑道:“怎么会打起来呢?”

    “那个叫周明真的女孩就是梨花湾的”江明月说道

    “哦,这么说我得赶紧过去? 别闹大了”李远山说着拿了钥匙就出门

    开着车赶到梨花湾? 顺着哀乐声找到地方,正看到长安他们三个男同学在跟三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对峙着,边上好些人围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正在劝解

    还没挤进人群,就听到长安的声音:“别以为周明真家就只有她一个女孩了? 就可以欺负,还有我们这些同学呢!哪个想欺负她? 先过我们这一关”

    对面一个说道:“不要以为你打架厉害就了不起,再厉害厉害得过刀!”

    长安说道:“你可以试试!”

    这时李远山挤进人群? 笑道:“动刀?你以为你是黑社会啊?”

    长安见到李远山,忙叫了一声:“爸!”

    人群里年纪大的见是李远山? 也纷纷跟他打招呼毕竟李远山是镇里的名人? 又年年都要查看茶园? 年纪大的人都认识他

    李远山回应之后,说道:“长安,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就打起来了?”

    长安指了指对面中间那人说道:“他爹想五六百块钱就租周家的土地和茶园,我同学不同意,他爹就骂骂咧咧的,着我拍了几下”

    李远山听了,转头看向三人,说道:“一个寨子的人,不说互帮互助搞好邻里关系,也不应该想着占人便宜何况现在人家老人还没有上山呢,你爹就跑来想占便宜,不好吧?”

    “农村有农村的道德观念,你爹这么做,即使占得点便宜,却把名声搞臭了”李远山摇头说道,“你啊,还是回去好好劝劝你爹他这样搞,你以后说媳妇都困难,谁家愿意把姑娘嫁到这样的人家?”

    接着转头打量了一下刚才说“厉害得过刀”的小伙说道:“你这体格还行,不过,就算动刀也不一定打得过我儿子再说你是来帮忙你朋友的还是来害他的?打个小架也就批评教育,动了刀子是要拘留的留了案底,以后你儿子如果想考个公//务员,政//审都通不过,还不恨死你!”

    小伙虽然心里觉得李远山说的应该是对的,但同时又觉得丢脸,微红着脸说道:“你算老几?我的事用得着你管?”

    “我算老几?”李远山笑了笑,一晃眼来到小伙面前,伸出右手抓着他裤腰带将他拎起来转了一圈又放下小伙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脸色唰一下白了刚才那速度实在太快,他一点也没反应过来!

    围观的人这时才知道,原来李远山不但是镇里的富豪,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打架有什么意思,赚钱才是正经!”李远山拍了拍手,说道:“你们刚从中学毕业,打工年纪不到,那就学门手艺现在来镇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弄点小玩意也能赚点钱”

    “诶!”几人干脆地答应着李远山露了一手,几个年轻人立刻就服气了,看向李远山的目光充满了敬意

    李远山心里好笑,年轻人就是这样,你跟他讲道理难以讲通,但展示一下力量,他们立刻就敬佩起来,你再说什么他都会听

    事情解决完了,长安他们的班主任才骑着摩托赶到

    进门上过香,一坛经结束,周明真才得以起身问候

    “伯伯,为了我家的事,倒给你们添麻烦了”周明真歉疚地说道

    “这不算什么麻烦”李远山摆手不在意地说道,“长安这小子做得对,你们是同学,看着同学被欺负怎能不帮忙”

    张老师听着李远山的话,以为李远山不知道长安和周明真的事情,心里觉得好笑之前他发现两人谈恋爱,本着老师的职责是要通知家长的可又了解到两人已经谈了半年了,学习成绩不但没下降,反而提升了很多如果通知了家长,说不定反而坏事,于是只是告诫了两人一番

    “小周,事情都安排好没有?要是有困难就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解决”

    “没有了”周明真摇头说道,“寨子里的长辈们都帮忙安排好了”

    休息了一会儿,先生起坛,李远山将长安叫到一边,掏了一叠钱递给他,说道:“长安,这些钱你先拿着,要是钱不够就垫上”

    玩到下午,李远山才回家车刚开出寨子,有人招手,李远山一看,招手的是刚才那小子,他旁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李远山停车一问,原来是来讲和的接着李远山才搞清楚,男子今天私下找周明真租地和茶园,只是周明真嫌弃租金太少本来这没什么,后面跟来的长安听他讲话带口号,于是……

    挨了两下的他,也觉得丢脸,灰溜溜回家了他儿子从街上回来见老爹衣服上的脚印,没问清楚什么事就带了两人去找场子

    “原来是长安误会了,对不起啊”李远山说道,“我们说话不带口号,长安习惯了,就听不得别人说话带口号不过,租地也该出个合适的价钱,乡里乡亲的,传出去名声不好”

    回到家里,跟江明月说了经过,然后说道:“小姑娘很坚强,让人挺佩服的”

    江明月说道:“坚强只是强撑着”

    江明月说对了,周明真确实是强撑着,这次她爷爷去世,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爷爷上山之后,她就跟长安说道:“长安,我不想读书了”

    长安惊讶道:“为什么不想读书?你不是一直想上大学吗?”

    周明真回答道:“人是会变的以前想读,现在不想了”

    “嗯?”长安说道,“你不可能不想读书,肯定有原因!我想想……我明白了,你是担心费用吧?放心,有我呢!”

    周明真其实主要是因为爷爷去世,突然认为努力没有意义,然而听到长安驴唇不对马嘴的话,顿时气道:“用你的钱读书,你把我看成什么了!我再怎么穷,也不会……唔唔……”话还没说完被长安捂住了嘴

    放开捂着她嘴的手,长安说道:“就当是提前给嫁妆了,除非,你不喜欢我”

    “我……我……”

    “还是喜欢我的吧!”长安说道,“那你也得为我着想,没有你,我哪还能学得进去?你得陪我一起上高中,上大学”